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弗裡德曼:美國對權力的追求正在給中國的獨裁者帶來嚴重問題

俄羅斯目前正因其烏克蘭戰爭而自我毀滅,中國正面臨著經濟和政治方面的巨大問題。這意味著,美國幾乎是自動回到其作為全球超級大國的舊角色。但其他國家也在從當前的危機中獲益:一個在歐洲,另一個在遠東。

73歲的喬治-弗裡德曼(George Friedmann)是美國最知名的地緣政治分析家之一。他經營著自己創辦的智囊團 “地緣政治的未來”,並撰寫了許多書籍。最近,《平靜前的風暴:美國的分裂、迫在眉睫的危機和隨之而來的勝利》由Plassen-Verlag出版。以下是他的評論。

美國剛剛宣布,在中國入侵的情況下,它將保衛台灣。更有趣的是,日本–一個自1945年以來沒有采取過軍事行動的國家–現在也在以同樣的方式定位自己。

在軍事上,這並沒有什麼變化;美國人可以在兩棲攻擊中使用他們的導彈,在中國軍隊到達台灣海岸之前進行毀滅性的反擊。這就是為什麼,順便說一下,北京對可能的入侵進行了很多猜測,而沒有實際入侵。但是,美國的宣布使政治環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尤其是因為經濟影響。
美國和日本不僅分別是世界上最大和第三大經濟體,而且也是中國的重要客戶。軍事警告與經濟警告隱含在一起。

除此之外,華盛頓還宣布了所謂的 “印太經濟框架”,據稱該框架將包括日本、澳大利亞、新西蘭、韓國、印度、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越南、菲律賓、泰國和文萊。目前還不清楚這個團體到底打算做什麼,何時做。

然而,顯而易見的是,許多亞洲國家願意參加一個具有共同經濟利益的協會,該協會基本上由美國發起,其第一個成員是日本。

中國將失去競爭力

這不是一件小事。中國陷入經濟困境,習近平主席也因此而陷入困境。中國的經濟奇跡依賴於出口來產生國內資本。然而,由於各種原因,對出口商品的需求下降,這與其他問題一起,破壞了中國金融體系的穩定。

印度渴望取代中國作為世界最大出口國的地位,而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越南、菲律賓和泰國也希望能分一杯羹。因此,如果他們中的任何一個能免費(或至少更好)進入美國和日本市場,中國將失去競爭力。

然而,中國問題的出發點是政治。美國曾是中國最大的客戶(現在也是,雖然規模沒有以前大),這讓美國的許多社會群體受到傷害。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對銷往美國的商品征收關稅,標志著美國政策的改變。

對中方來說,這意味著放棄無限制出口的想法,轉而考慮如何應對可能出現的出口下降的問題。從長遠來看,這導致了一場信心危機,破壞了中國的金融體系,因為它是以房地產為基礎的–現在必須在經濟結構調整的痛苦中穩定下來。這反過來又導致了政治危機,要麼產生新的統治者,要麼產生更多的壓制。

目前有兩種武器對准中國。一個是軍事方面,包括日本、印度、澳大利亞和美國之間的四邊安全對話。
另一個是經濟問題,對中國的出口戰略構成了嚴重挑戰–早在中國准備轉向國內消費之前。戰爭可以解決經濟問題,正如第二次世界大戰對美國的影響一樣。然而,針對中國的軍事聯盟煽動戰爭的可能性極小。相反,北京也知道,如果它自己要發動戰爭,它將不得不與一個強大的聯盟打交道。
俄羅斯猜測這一切都發生在俄烏戰爭肆虐的時候。俄羅斯決定入侵是基於烏克蘭將迅速崩潰的假設。這並沒有發生,主要是因為向烏克蘭提供了大量武器,以及對俄羅斯進行了經濟制裁。中國還面臨著越來越強大的軍事反擊力量,而且中國也越來越孤立。幾個月前,它與俄羅斯結成了一種聯盟,但從來都不清楚這種聯盟對兩個國家有什麼好處。

現在我們無論如何都不會知道了–感謝俄羅斯迄今為止對烏克蘭的不成功的入侵。中國根本無法再在政治上或經濟上支持俄羅斯。而俄羅斯不能在軍事上站在中國一邊。

所有這些的總和是,美國已經重新成為全球霸主(即使它從未真正消失過)。俄羅斯和中國的增長使美國回到了1945年至1991年間的位置。美國現在正在與俄羅斯和中國,以及歐洲進行接觸。
波蘭和土耳其可能出現上漲

我早在2009年就預言俄羅斯會進攻烏克蘭–盡管我對入侵的時間和俄羅斯的表現有誤。我還預測,戰爭將導致俄羅斯內部的危機,與此同時,中國的經濟危機將導致中國的政治危機。其結果是,美國將有效地恢復其作為世界主導力量的作用。

所以,現在我的一些預測已經成真,我想再來談談我當時對其他地區未來10到20年的預測是什麼。我認為,波蘭將確立自己作為歐洲主要大國之一的地位,而日本將作為亞洲的主導力量回來,這是非常有道理的。

同樣,我們也會看到土耳其的崛起。目前的烏克蘭戰爭實際上將波蘭置於歐洲軍事大國和決策者的地位。日本將成為亞洲大陸的一個決定性權力因素,因為它的軍事和經濟實力正在復蘇–特別是在中國衰弱的時候。

誠然,目前沒有什麼證據證明我對土耳其的預測。但我仍然堅持這一點。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