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独派人士进行线上会议 悼念512汶川大地震

5月14日,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非政府组织“巴蜀独立会”(Basuria Association)举办了名为“5.12巴蜀大震灾纪念”的线上活动,来悼念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的死难者,并研讨“大中华主义”在东亚天灾加剧、生态恶化中扮演的作用。

会议发起人、巴蜀独立会负责人罗宗渝在活动开场发表演说,介绍此次活动的意义:“我们巴蜀独立会今天发起纪念‘5.12巴蜀大震灾’的活动,就是想要告诉世人,不是所有人都接受了中国当局的说辞。巴蜀人不会忘记在震灾中死难的同胞和他们的家属,不会忘记报答国际社会的善意,也不会忘记中国长期对巴蜀的殖民政策造成的生态危机,不会忘记中国当局对巴蜀自发的救援和问责活动的打压。我们不会放弃,直到每一个在震灾中死去的亡灵都得到安息,每一个相关的责任人都得到他应有的判决,每一个巴蜀人都能获得自由和追求真相的权利,好让巴蜀震灾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

他同时表示,巴蜀人如有追求真相和问责的诉求,他们无法在中国当局的统治之下得到满足。“只有当巴蜀从中国独立出来,当政治权利重新回到巴蜀人手上以后,我们才有可能真正了解事情的真相,真正地追究相关人士的责任,真正地告慰死去的亲人和孩子们的在天之灵。”

活动发言人接下来分别介绍了自己在地震当日的回忆。巴蜀代表Valora谈到这场十多年前的灾难时,仍然悲愤不已:“(事发当日)我们这些在外地的四川人非常着急,但是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最初的七十二小时没有任何(救灾的)进展……马上要开奥运会了,可能是怕影响不好。(因此)媒体记者都不能进去(灾区)。只有他们允许的(媒体)才能进入灾区。”谈到这些惨痛的回忆,Valora坦诚这是自己思想转变的契机:“后来我很容易地就不爱国。我爱我生长的家乡和朋友,但是我为什么要爱这个国家呢?过不下去,我们可以分家。”

在讨论“中国主义”对东亚生态的破坏,滇人代表Ginger表示,这些所谓的“天灾”,大多是“人祸”。她提到中国当局在云南当地、湄公河上游修建水电站,就是这种“人祸”的表现。她表示,湄公河下游的东南亚国家,多要依靠河水灌溉田地,这种“断水断粮”的威胁,是中国当局的另一种政治筹码。而在云南当地兴建的水电站,则多是空降而来的“央企”,毫不顾忌本地人的利益。这种权力结构,则是中国对云南“殖民主义”的最好写照。

参加本次活动的上海民族党成员韩隐指出,中国的殖民主义对各地的表现也各有不同。在沿海,一种“殖民式的资本主义”是一种压榨式的、不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模式,不但存在同样的对生态的破坏,也愚弄了部分的本地小企业家,让他们认为“可以赚钱就可以”,“自己的政治身份不重要”。这种思维,很多已经在最近的上海封城中破灭,他也呼吁沿海地区的有志之士可以尽早清醒,并表示上个月的《华尔街日报》对上海独立运动的报道,就是真正有利于东亚各族自由的事件。

会后,会议参与者Ray在社交媒体上评价这次活动时表示:“当我们放下作为‘中国人’的心结,以自由人的身份,就可以很自然地对帮助过我们的国家,比如美国和日本,表达我们自然的感激。这里没有来自中国人的傲慢和偏见,只有来自各族人们内心深处自然的真诚。”

与会的独派组织粤国独立党 (Cantonia Independence Party) 成员詹先生在会后接受了采访,说道:“参加这个活动是因为适逢5.12,在推特上看到了它的推广帖文。因为记忆中的地震死难者很多是因为中国的豆腐渣工程,此前已经有很多民运维权人士为了调查付出牺牲。这件事虽然过去很久,中国一直有意淡化它,但能够看到第一个以四川本位进行的悼念活动,还是很想参加。”

詹先生还表示,作为支持独立和解体的广东人,他认识到了中国大一统多年以来的统治下,不同地区的人民都受到了本来不应有的摧残。天灾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后来的人祸。在广东,潮汕多年来的水灾问题,粤西一些地区的重金属污染问题,其实也有着类似的成因和顽疾。他说:“很感动有这样一群巴蜀出来的人愿意搞这个活动,能够为未来远东地区的民主自由事业展开新的可能。”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