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美國總統拜登華沙演講全文:這個人(普京)不能繼續掌權

3月26日,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在波蘭首都華沙皇家城堡發表演講,呼籲全球聲援烏克蘭,並嚴厲譴責普京發動侵略戰爭,他也呼籲俄羅斯民眾不要支持這場戰爭,並表示:這個人(普京)不能繼續掌權。

「不要害怕!」,這是 1978 年 10 月就任的首位波蘭裔教皇,在首次公開演講時說的第一句話,這是教皇約翰·保羅二世(Pope John Paul II)的標誌性話語;是改變世界的話語。

約翰·保羅二世是在 1979 年 6 月第一次帶著這個信息來到華沙。這是關於信仰的力量、抵抗的力量以及人民面對殘酷、殘酷的權力體系力量的信息。 30 年前,正是這一信息幫助人們結束了蘇聯在中東歐的鎮壓。

這一信息也將克服這場不公正戰爭的殘酷和殘暴。

1979年約翰·保羅二世傳達這一信息時,正值蘇聯鐵幕統治時代。一年後,「團結工會」在波蘭成立。美國和世界各地的每個人都對 萊赫·瓦文薩(Lech Wałęsa )心存感激,我知道他今晚不能在這裡。我想起了哲學家克爾凱郭爾(Soren Kierkegaard)的一句話:「信仰在黑暗中看得最清楚」,那時是黑暗的時期。

10年後,蘇聯解體。波蘭、中歐和東歐很快恢復了自由。在這場爭取自由的鬥爭中,沒有什麼是簡單易行的,這是一場漫長而痛苦的戰鬥,不是幾天和幾個月,而是幾年和幾十年但我們在爭取自由的偉大斗爭中取得了新的成就,民主與專制的鬥爭,在自由與壓制之間,在基於規則的秩序和由蠻力統治的秩序之間。在這場戰鬥中,我們必須保持清醒。這場戰鬥不可能在幾天或幾個月內獲勝。我們必須為今後的長期鬥爭做好準備。

總統先生、總理先生、國會議員、尊貴的客人、波蘭公民,我相信還有烏克蘭公民。我們聚集在一座城市的皇家城堡裡,這座城市不僅在歐洲歷史的篇章中,而且在人類對自由的無盡追求中佔有特殊的地位。

幾代人以來,華沙一直是自由受到挑戰並最終獲勝的地方。正是在華沙,一名在蘇聯統治下逃離捷克斯洛伐克的年輕難民返回並與持不同政見者並肩站立和發聲。她的名字叫奧爾布賴特 (Madeleine Korbel Albright),她已成為世界上最堅定的民主支持者之一。她是我曾為之工作過的朋友,美國第一位女國務卿,她三天前去世了,她一生都在為民主的基本原則而奮鬥。

現在在為民主和自由而永恆的鬥爭中,烏克蘭和它的人民站在前線,為拯救他們的國家而戰。他們勇敢的抵抗是爭取將所有自由人民團結在一起的民主基本原則的更大斗爭的一部分:法治、公平和自由的選舉、言論、寫作和集會的自由、按照自己的選擇表達信仰的自由、新聞自由等,這些原則在自由社會中是必不可少的,但它們總是被圍困,戰鬥總是為這些自由而戰。

每一代人都必須與民主的道德反對者作鬥爭。世界就是這樣,因為我們知道,世界是不完美的。少數人的慾望和野心總是力求主宰多數人的生活和自由。

我給烏克蘭人民的信息就是今天我向烏克蘭外交部長和國防部長傳達的信息:我們與你們同在!我相信他們今天也在現場。

當前在基輔、馬裡烏波爾和哈爾科夫的戰鬥是另一場長期抗爭的戰鬥。 1956 年的匈牙利,1956 年和1981 年的波蘭; 1968年前蘇聯坦克鎮壓民主起義的捷克斯洛伐克,但抵抗一直持續到 1989 年柏林牆終於倒塌,蘇聯統治的所有牆都倒塌了,人民贏了。但爭取民主的鬥爭不會、也沒有隨著冷戰的結束而結束。

在過去的 30 年裡,專制權力在世界範圍內復蘇。它的特點是眾所周知的:蔑視法治、蔑視民主自由、蔑視真理本身。俄羅斯今天粉碎了民主,不僅是在你們的祖國,它還打算在其他地方推行。普京有膽量說我會讓烏克蘭「去納粹化」,這是一個謊言!這是玩世不恭,他自己也知道,這是陰暗的。

澤連斯基總統是民主選舉產生的。他是猶太人。他父親的家人在納粹大屠殺期間被謀殺。和以前的所有獨裁者一樣,普京有膽子相信​​武力造就法律。在我的國家,前總統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在內戰期間本著反對拯救美國聯邦的精神大聲疾呼。他說:「讓我們相信法律會產生力量」!讓我們今天有這個信念,讓我們用民主的力量來挫敗專制的計劃,讓我們記住,我們目前正在經歷的考驗是有史以來就有的考驗。

克里姆林宮將北約擴大視為破壞俄羅斯穩定的帝國計劃,沒有什麼比這更糟糕的了。北約是一個防禦聯盟,它從不尋求俄羅斯的崩潰,在當前危機的前夕,美國和北約為了避免戰爭而努力了數月時間讓俄羅斯參與進來。我親自與他們會見,並通過電話與他們多次交談,我們一次又一次地提出真正的外交和具體建議,以加強歐洲安全、提高透明度並在各方建立信任。

但普京和俄羅斯對這些提議都缺乏興趣,及至使用謊言和下達最後通牒,俄羅斯從一開始就謀求暴力。

我知道,當我們重複說他們會越過邊界,他們會發動攻擊時,並不是所有人都相信我。普京反复保證他對戰爭不感興趣,他保證他不會有所動作,也一再表示他不會入侵烏克蘭,一再表示18萬俄羅斯軍隊集結在邊界,只是在那裡進行訓練。

俄羅斯決定在沒有正當理由或挑釁的情況下發動戰爭,這是人類最古老的衝動之一的範例——使用蠻力和虛假信息來滿足對絕對權力和控制的慾望。

這無非是對二戰結束以來建立的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的直接挑戰。在引入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之前,它有可能重演在歐洲肆虐的數十年戰爭的歷史。我們不能回到那個狀態,我們不可以。

威脅的嚴重性使西方的反應如此迅速、如此強大、如此統一、前所未有且勢不可擋。只有迅速而痛苦的代價才能促使俄羅斯改變方向。

在入侵後的幾天內,西方聯合實施制裁以摧毀俄羅斯經濟。俄羅斯中央銀行在全球金融體系中被封鎖,使克里姆林宮無法獲得分散在世界各地的戰爭資金。我們通過停止向美國進口俄羅斯能源,打擊了俄羅斯經濟的核心。迄今為止,美國已經制裁了140名俄羅斯寡頭及其家人,沒收了他們的財產、遊艇、豪華公寓和豪宅;我們已經制裁了 400 多名俄羅斯政府官員,其中包括這場戰爭的主要策劃者。

這些官員和寡頭從與克里姆林宮有關的腐敗中受益匪淺,現在他們必須承受痛苦。企業也加入了這場制裁運動, 400多家私營跨國公司退出了在俄羅斯的業務,甚至完全離開了該國。從石油公司到麥當勞。由於這些史無前例的製裁,盧布幾乎立即被摧毀。順便說一句,這是真的,大約 200 盧布等於 1 美元。

未來幾年,俄羅斯經濟將減半。在這次入侵之前,它在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中排名第 11 位。很快,他甚至不會進入全球前二十名。

總的來說,經濟制裁和新型經濟是一種可以損傷對手軍事實力的國策。國際制裁削弱了俄羅斯的實力、補充武裝力量的能力和投射力量的能力。普京是罪魁禍首。

在這些經濟制裁的同時,西方世界聯合起來,以令人難以置信的規模向烏克蘭人民提供軍事、經濟和人道主義援助。在入侵之前,美國人向烏克蘭運送了價值 6.5 億美元的武器,包括防空和反坦克設備。自入侵以來,美國又承諾在武器和彈藥上投入 13.5 億美元。感謝烏克蘭人的勇氣和勇敢,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送來的設備,被用來保衛烏克蘭的領空
和土地免遭具有毀滅性的影響。

我們的盟友和合作夥伴也採取了行動,但應該明確指出,在歐洲的美國,他們未在歐洲與俄羅斯軍隊發生衝突,美國軍隊來這裡是為了保衛北約盟國。昨天我會見了與我們的波蘭盟友並肩作戰以加強北約防禦的士兵。我要說明的是,在烏克蘭發生動亂的情況下,任何人都不要考慮侵犯北約一厘米的領土!根據第 5 條,我們有神聖的義務用我們集體的力量保衛北約的每一寸領土!

今天,我訪問了一個國際體育場(華沙國家體育場),那裡有成千上萬的烏克蘭難民,他們試圖回答一個人能提出的最困難的問題:我的天,我會怎麼樣?我的家人會怎樣?

當我擁抱她們時,我看到了許多母親眼中的淚水,還有孩子們,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的孩子們,一個小女孩說:總統先生,我哥哥和我爸爸還好嗎?我會再見到他們嗎?

這裡沒有她們的丈夫和父親,在大多情況下,她們的兄弟姐妹沒有離開,而是為國家而戰。

當他們抓住我的手時,我無需言語或聽懂他們的語言,就能感受到他們眼中的情感。小孩子緊緊抓住我的腿,帶著絕望中的希望,這一切都是暫時的。擔心他們可能永遠遠離家園。一種幾乎壓倒一切的悲傷,這一切又重新發生了。

然而,華沙民眾和所有波蘭人的慷慨也讓我印象深刻。他們的同情心有多深,以至於他們敞開心扉和家園只是為了提供幫助。

我還要感謝我的朋友、偉大的美國廚師何塞·安德烈斯( Jose Andres )和他的團隊,他們幫助提供食物給那些渴望自由的人。

但幫助難民不是波蘭或任何其他國家應該單獨做的事情,世界上所有的民主國家都對援助負責。烏克蘭人民可以指望美國履行這一義務。兩天前,我宣布我們將接受100,000烏克蘭難民,每週已有 8,000 名其他國籍的難民來到美國;

我們將捐贈近3億美元的人道主義援助,提供數萬噸食品、水、藥品和其他必需品。在布魯塞爾,我宣布美國準備提供超過 10 億美元的額外人道主義援助。世界糧食計劃署通報說,儘管存在嚴重障礙,但至少有一些援助到達了烏克蘭的主要城市。但不是馬裡烏波爾,因為俄羅斯軍隊正在阻止援助的運送。世界糧食計劃署將繼續努力在烏克蘭任何需要的地方提供人道主義援助。

不管弗拉基米爾·普京的殘暴程度如何,毫無疑問,這場戰爭已經是俄羅斯的戰略失敗。我自己也失去了孩子,我知道這對失去家人的人來說不是安慰。但他,普京,認為烏克蘭人會放棄,不會戰鬥,他不太擅長歷史。相反,俄羅斯軍隊面臨著勇敢而強硬的烏克蘭的抵抗。

俄羅斯的野蠻戰術非但沒有打破烏克蘭人的決心,反而加強了它;西方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更團結,而不是北約的分化。俄羅斯希望減少北約在其邊境的存在,但現在憶有超過 10 萬人。美國士兵和所有其他北約成員。俄羅斯已經設法激發了一些我敢肯定從來沒有打算做的事情。

基於目標和團結,世界民主正在復蘇,這在幾個月內就實現了,而這種方式曾經需要我們數年時間(才能達到)。不僅是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行動提醒我們民主是一種幸運,克里姆林宮正在自己的國家監禁抗議者,顯然,20萬人已經離開了俄羅斯。人才正從俄羅斯流失,獨立報紙正在那裡關閉,俄羅斯官方媒體正在宣傳,屏蔽它們在烏克蘭以為平民目標襲擊的圖像,以及俄羅斯軍隊在烏克蘭的飢餓戰術等。

難怪一個月內有 20 萬俄羅斯人離開了他們的國家,這讓我想向俄羅斯人民傳達我的信息,我與俄羅斯領導人打交道了幾十年。回到前蘇聯,我坐在談判桌的另一邊,談論冷戰高峰時期的軍備控制。我一直直接和誠實地對你們俄羅斯人說話,現在讓我再說一遍,如果你能聽聽我的話。

由於製裁,已有 400 多家公司從俄羅斯撤出。俄羅斯貨幣也受到了這些制裁的影響,目前,200盧布只能兌換一美元。俄羅斯經濟將分崩離析。這是弗拉基米爾·普京(導致的惡果)..

你們,俄羅斯人民,不是我們的敵人。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不敢相信你會接受殺害無辜的孩子和老年人,或者你接受醫院,學校,醫院婦產科被俄羅斯火箭轟炸;或者俄羅斯軍隊包圍城市,使平民無法逃離,切斷供應以使烏克蘭人挨餓並迫使他們投降,數以百萬計的家庭被趕出家園,其中包括一半的烏克蘭兒童……。

這些都不是大國的作為。在所有人中,無論是俄羅斯人還是歐洲所有人,你們都對與上世紀三四十年代二戰期間類似情況留有新的記憶,不管你們這一代人經歷了什麼,無論是經歷過列寧格勒的圍城,還是從父母和祖父母那裡聽說過,火車站擠滿了逃離家園的驚恐家庭,地下室成為夜間避難所,早上坐在一片瓦礫的家中,這些還不是過去的記憶。因為這正是俄羅斯軍隊現在在烏克蘭所做的行徑。

2022 年 3 月 26 日,就在數天前,你們還對全世界人民、對你們自己和家人懷有希望和夢想。現在弗拉基米爾·普京的侵略已經把你們俄羅斯人民從世界其他地方切斷了。這將把俄羅斯帶回 19 世紀。這不是你們,這不是你們為家人和孩子應得的未來。我跟你說實話。俄羅斯人,這場戰爭不值得你們去參加,普京必須結束這場戰爭。

美國人民將支持你們,勇敢的烏克蘭公民渴望和平。

我向歐洲其他國家傳達的信息:這場新的自由之戰已經讓一些事情變得清晰。首先,歐洲必須結束對俄羅斯石化能源的依賴。我們,美國,將在這方面提供幫助。這就是為什麼昨天在布魯塞爾,我與歐盟委員會主席一起宣布了一項指導歐洲度過能源危機的計劃。從長遠來看,為了經濟和國家安全,為了地球的生存,我們都需要盡快開始使用清潔的可再生能源,我們將共同努力,幫助實現這一目標。其次,我們必須打擊從克里姆林宮流出的腐敗,給俄羅斯人一個機會。

最後,我們必須保持世界民主國家之間的絕對統一。僅僅口頭談論民主和自由是不夠的。我們所有人,同樣在波蘭,我們每天都必須為民主而努力,我的國家也是如此,這就是為什麼本週我再次來到歐洲,向北約、七國集團、歐盟和所有熱愛自由的人民發出明確而堅定的信息:我們現在必須長期致力於參與這場鬥爭;我們必須在今天、明天和後天保持團結,在未來的幾年和幾十年裡!

這並不容易。會付出代價,但這是我們必須付出的代價,因為助長獨裁統治的黑暗最終無法與點燃全世界自由人民靈魂的自由之火相匹敵。歷史一再表明,正是在最黑暗的時刻取得了最大的進步。歷史表明,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任務,這一代人的任務。

讓我們記住打破柏林牆的錘擊,掀翻鐵幕的力量,不是一個領袖的話,數十年來為自由而戰的是歐洲人民。他們的勇氣打開了奧地利和匈牙利之間的邊界,開始了「泛歐野餐」,他們在波蘭支持團結工會,它們共同構成了前蘇聯無法抵抗的不可否認的力量。我們今天再次看到它。勇敢的烏克蘭民族證明了許多人的力量大於一個獨裁者的意志。

讓教皇約翰·保羅二世的話在這一刻變得清晰:永遠不要放棄希望。永遠不要懷疑,永遠不要氣餒!不要害怕!

一個獨裁者,一個重建帝國的人,永遠不會抹去人們對自由的熱愛。烏克蘭永遠不會是俄羅斯的勝利,因為自由人民不想生活在一個充滿絕望和黑暗的世界裡。我們將擁有一個不同的未來,一個更光明的未來,植根於民主和原則、希望和光明、正派和尊嚴、自由和機會。看在上帝的份上,這個人(普京)不能繼續掌權。

願上帝保佑你們所有人,捍衛我們的自由。願上帝保護我們的軍隊。感謝您的耐心等待。謝謝你們!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