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中韓冰雪比賽爭議的背後,更深的是文化裂痕

中國和韓國的短道速滑愛好者正在網上就犯規行為的指控展開較量,並利用兩國之間的歷史唇槍舌戰。

本週,韓國對兩名短道速滑運動員在北京奧運會上被取消資格感到憤怒。有人提出抗議,韓國人在網上呼籲球隊退出以示抗議。

相反,他們留下了。週三,黃大憲在男子 1500 米比賽中獲得金牌,這讓韓國在六屆奧運會上獲得了第四個這樣的冠軍。

兩天前,黃和隊友李俊秀在1000人的半決賽中被取消資格,這促使韓國隊向國際滑冰聯盟和國際奧委會投訴。

對一項相對晦澀的運動的挑剔突顯出亞洲超級大國與鬥志旺盛的高科技民主國家之間的激烈競爭,儘管中國的盟友朝鮮一直存在威脅,但這些民主國家仍然蓬勃發展。

中國民族主義者說,幾個世紀以來,韓國人已經接受了中國的習俗,並試圖將它們變成自己的。韓國人說,中國試圖削弱他們的獨特性,並指責政府挪用文化,最近一次是在上週的奧運會開幕式上,一名代表中國朝鮮族的表演者穿著被稱為韓服的傳統女性民族服飾。

這在韓國互聯網上引發了抗議的咆哮,中國網民同樣強烈回應,聲稱中國的文化主導地位,並指責韓國選手故意犯規以在賽道上謀取優勢。

雖然尚未建立明確的聯繫,但周三在韓國釜山市發生的一名中國學生遭到襲擊也引發了中國外交部不同尋常的關切聲明。

「我們正在高度關注此事,」發言人趙立堅週五表示,「我們將盡最大努力維護中國公民在海外的合法權益和安全。」

中國還憑藉兩部票房大片激起了民族主義情緒,這些影片頌揚了中國軍隊在 1950-53 年朝鮮戰爭中的作用,這場戰爭在沒有達成和平條約的情況下結束。中國的宣傳將美國及其盟國描繪成衝突的侵略者,衝突始於朝鮮入侵南方並隨著中國派遣大規模軍隊援助北方而擴大。

短道速滑是一項混亂的運動,滑手們在沒有車道的狹窄賽道上不斷地爭奪位置,長期以來一直受到激烈的評判糾紛的困擾。

但本週這樣的情緒罕見地達到了让韓國全國憤怒的程度。這一反應突顯了多年來對歷史和文化的爭議被壓抑的沮喪情緒——並呼應了對中國日益增長的軍事和經濟影響力的更廣泛的不安。

韓國在過去的奧運會比賽中以創紀錄的24枚金牌進入北京奧運會,是中國10枚金牌的兩倍多。但是,由於非法接觸而受到處罰的黃和李被取消資格,確保了韓國的緩慢開局。

韓國一連串社論指責中國濫用主場優勢,而一家報紙在網上臨時發表了一篇重複同一句話的文章:「就讓東道主中國拿下所有獎牌,就讓東道主中國拿下所有獎牌。」

滑冰之爭蔓延到政治領域,因為韓國總統候選人在 3 月投票前陷入激烈的競選活動,他們指責奧運會東道主在該國多年來一直自豪地主導的一項運動中竊取獎牌。

中國駐首爾大使館在臉書上發表了激怒的回應,對韓國政客和媒體煽動「反華情緒」表示「嚴重關切」。

然而,大使館也很快祝賀黃某在 1500 米比賽中獲勝,並表示中國人民對他的「出色技術」持「積極」看法。

執政的共產黨喉舌報紙《環球時報》試圖淡化這場爭端,同時也指出了韓國對「地區地緣政治以及對美國安全的依賴」的擔憂。

「有些人將這種情緒轉向中國,這就是為什麼小事件有時會升級的原因,」該報在週五的一篇社論中說。

自 1990 年代初以來,韓國和中國在貿易的推動下發展了密切的關係,但近年來,隨著北京在與華盛頓爭奪地區影響力的同時對鄰國變得更加自信,兩國關係惡化。

2017 年,當韓國安裝了先進的美國導彈防禦系統以應對來自朝鮮的核威脅和導彈威脅時,雙邊關係受到重大打擊。這一決定激怒了中國,中國聲稱可以重新配置韓國的反導系統以窺視其領土。

作為報復,北京暫停了中國團體赴韓國旅遊,並抹殺了為導彈系統提供土地的韓國超市巨頭樂天的中國業務。

除政治外,摩擦長期以來還受到文化問題的推動,甚至包括泡菜的起源,這是韓國的一種發酵白菜國菜,中國稱其為自己的混合物。

雙方還就領土從朝鮮半島一直延伸到滿洲的古代王國的歷史存在爭議。

韓國人將這些王國視為韓國人,但中國在 1980 年代初開始將它們視為其國家歷史的一部分。專家表示,北京的意圖是為其管理少數民族的政策提供意識形態支持,其中包括居住在中國東北的大約 200 萬朝鮮族。

在總統競選的熱潮中,執政的民主黨候選人李在明警告中國不要篡奪韓國文化。

他的競選發言人將開幕式上身穿韓服的表演者與韓國人對 2000 年代初發起的中國政府支持的學術項目的憤怒聯繫起來,該項目產生了一系列爭論高句麗王國的研究(公元前 37 年至公元 668 年)和渤海(698-926)是中國人。

與李展開激烈角逐的保守派候選人尹錫烈(Yoon Suk Yeol)也贊同這種觀點,稱高句麗和渤海是「韓國歷史上光輝的組成部分」。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