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本站獨家刊發!來自作家嚴歌苓的最新作品——《舉報隨想》

編者按:近段時間以來,中國大地上文革沉渣再次泛起,先是在武漢封城期間勇於揭露真相的作家方方被舉報,並在中國互聯網上遭到中國網軍攻擊,又出現上海震旦職業學院女教師宋庚一講課時因對南京大屠殺死亡數據提出缺乏史料支撐而遭到學生舉報事件。鑑於此,本站特约作家嚴歌苓女士写下此篇《舉報隨想》, 以饗讀者。

舉報隨想

嚴歌苓

早晨我把這篇隨想發出去後,朋友們一整天都在給我餵料。早上憑著意氣,有些事沒想透,此刻書寫個修訂版吧。

還是從河南鶴壁那仨人說起:頭一個人叫張岳全,第二個叫牛洪,第三個,叫艾某軍。艾是個首長,在紀委主管“糾風”(顧名思義:糾不正之風)。以下我們稱艾為艾首長,怕直呼其名也給自己招來誣告之禍。事情很簡單:張岳全實名舉報艾首長受賄一百九十萬元(人民幣),牛宏將張的舉報視頻發到了網上,張在幾小時後被警察逮捕。一天之後,牛也被捕。我納悶,警察急什麼?不能容舉報人和被舉報人見個面,對質一番?或者,派出偵查人員,對雙方做個調查?還有更容易的,既然艾首長是糾風前辦公室主任,現任糾風辦各級首長應該會避監守自盜之嫌,必然會重視這間神聖辦公室的傳承,傳承有污點,那麼糾風公正性合法性必然不看推敲。單為澄清,他們也該出面調查。既然事發地點、銀行、人物,舉報人已經做了那麼準確詳細的交代,糾風辦可以利用本身的技術資源和多年“糾風”的寶貴經驗,順便對前艾首長做一次糾風調查,事情很快會水落石出。可是辦事的人偏偏避易求難,大動干戈派出警察部隊,抓人,刑拘。抓舉報人就算了,連帶發布視頻的人,也不放過。難道他們連這點常識都沒有?一旦視頻上了網,呈幾何倍的翻轉就開始了,你把發視頻的人抓起來,翻轉出去的資訊,以及它所引發的疫情大潮,你抓得住嗎?所以,我看到朋友轉來的信息後,第一反應就是:你們急什麼?並且,舉報的受賄額是一百九十萬元啊,二零零九年的一百九十萬是什麼概念?夠養活多少舉報無門的老百姓家庭?夠偵緝多少類似的艾首長?

反貪腐是中央和政府的大事業,已經進行了十數年,決心是“老虎”、“蒼蠅”一塊打。那麼,有人發現了蒼蠅,帶領蒼蠅拍兒,剛剛對準目標,舉拍子者卻一反手,先把蒼蠅發現者一拍擊倒。這是怎麼個道理呢?假如拍蒼蠅者說:“蒼蠅發現者不安好心,讓拍子去拍非蒼蠅!”那麼好,請把非蒼蠅的物種名稱說出來,把非蒼蠅的物種證明擺出來,大家心服口服,有那麼難嗎?即便是蒼蠅發現者眼神差,把蜜蜂錯認成了蒼蠅,但人家初衷可嘉;人家是幫著中央和政府完成神聖使命,怎麼也不該挨這反手一大拍吧?假如給蒼蠅拍兒找蒼蠅的老百姓為此都寒了心,從此停止指認蒼蠅,糾風辦必將失去多臂之力,不就成了盲眼糾風了嗎?老百姓是不好得罪的,永遠要記著:百姓是絕大多數,而舉拍者是絕對少數,百姓在暗處,而舉拍者在明處。指鹿為馬一時可能,一世?絕不可能。有歷史為證。

與此同時發生的,還有另一出舉報人和被舉報人的大戲。戲開演在上海,倆主人公:宋老師和董(迅)同學。 (“台後伴唱”和“導演”及“舞台監督”,我都缺乏調查,不敢胡言)。戲眼是宋老師在課堂上的講課,課呢,有關南京大屠殺。宋老師認為南京大屠殺的後期追責很成問題,這件反人類慘案因為沒有在當時被及時記錄,以至於作為後人的我們,很難在向日本拿出遇難者實名,作為實據向日本索賠或追責。在此我倒不那麼史盲。在我寫作小說《金陵十三釵》之前的十多年,我一直參加海外的“南京大屠殺年度紀念”。加上我的姨祖父是大屠殺親歷者,遺產中有一部《陷京三月記》,記錄了他作為國軍軍醫未及撤出南京,化妝成平民所見聞的大屠殺日月,給提供了我大量史料。從朋友的研究中,我得知戰後對南京在大屠殺中的遇難者做過統計,是根據南京的戶籍系統進行的:屠殺前的人口和屠殺後比較,銷戶的三四十多萬就是遇難者。但由於工作不細緻,沒有把戶籍中銷掉的遇難人口姓名逐個登記,所以作為後人的我們,還是很難讓日本認罪。支持董同學的舉報的,是董同學錄下和剪輯的一份視頻,結果很快就遭致了宋老師被震旦職業學校的開除。我不禁又要問:幹嘛這麼急呀?不要一看了節選過、編輯過的舉報視頻就急著砸人飯碗嘛,可以先看完原版視頻,再跟宋老師、董同學談談,不妨也和周遭的同事、同學都談談,之後該教育的教育,該解釋的解釋,該澄清的澄清,因為人家宋老師是飯碗關天的事,她怎麼就不配為自己辯解一番,她怎麼就不配一場透徹的調查呢?

順著邏輯來,假如用同一則法理,是否也該先把董同學先抓起來再說呀?都是視頻做為罪證,人家張岳全、牛宏還是原版視頻,怎麼就不容分說地給塞進了拘留所,並在那裡說不清道不明地吃住了三天(牛宏兩天)?假設,張岳全舉報的不是艾首長,而是宋老師,後果會怎樣?也會在幾小時之內被銬起來,先拉走再說嗎?當然不會。所以關鍵之關鍵,是你舉報的人是誰。把董同學換到張岳全的位置上,或者換到全然無辜的牛宏的位置上,他會淪為同樣下場嗎?答案是肯定的。只不過,董同學絕不可能換到張、牛的位置上,因為他不會舉報艾首長那樣的首長。

董同學在自己後來上傳餓視頻裡,英雄面孔一張,斷言:“她(宋老師)把這個事惹大了,看她怎麼收場。”同時還英雄眷顧百姓那般,微微搖了搖他年輕的頭顱。他那一晃腦袋,把我們民族,又拖回了好幾十年。

上午寫完這篇隨想,就收到朋友轉來的“今日頭條”消息:“鶴壁紀委準備啟動核查程序”,為我的小文加了個Happy Ending。是否結局能Happy,我有足夠的時間等著看。我急什麼?

在此特別鳴謝嚴歌苓女士對本站的支持,此稿件為本站獨家刊發,若需轉載請私信聯繫本站推特管理員。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