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WTA宣布——鑑於彭帥的情況,即刻中止在中國舉辦的任何比賽

女子網球協會(WTA)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史蒂夫-西蒙(Steve Simon)宣布立即暫停在中國的所有WTA賽事,包括香港。

在周三發布的一份聲明中,西蒙表示,這一決定是基於網球運動員彭帥被指控對一名中國政府高級官員進行性侵犯後,中國官員缺乏透明度。
西蒙說:“憑良心說,當彭帥不被允許自由交流,並且似乎被施壓來反駁她的性侵犯指控時,我不明白我怎麼能要求我們的運動員在那裡比賽。”
“鑑於目前的狀況,我也非常擔心,如果我們2022年在中國舉辦賽事,我們所有的球員和工作人員都可能面臨風險。”

彭帥在2020年澳大利亞網球公開賽的女單首輪比賽中向日比野直發球。

根據11月2日的社交媒體帖子截圖,作為中國最知名的體育明星之一,彭帥公開指控前副總理張高麗脅迫她在其家中發生性關係。
在這一指控之後,彭帥從公眾視野中消失了,促使幾位網球運動員在社交媒體上使用#WhereIsPengShuai(彭帥在哪裡)的標籤表示擔憂。
11月21日,國際奧委會在一份聲明中說,其主席托馬斯-巴赫與三屆奧運會選手彭帥進行了30分鐘的視頻通話,一名中國體育官員和一名國際奧委會官員也加入其中。
聲明說,在通話過程中,彭帥似乎 “做得很好”,而且“很放鬆”,說她 “希望她的隱私得到尊重”。國際奧委會沒有解釋與彭麗媛的視頻通話是如何組織的,也沒有公開該視頻。
國際奧委會長期成員迪克-龐德說,與彭麗媛通話的人得出的 “一致結論 ”是,她很好。
但歐盟週二表示,它希望中國公佈 “可核實的證據”,證明彭帥是安全的,並對她的性侵犯指控進行徹底和透明的調查。
西蒙說,當彭帥在11月發表聲明時,WTA認識到她的“信息必須被傾聽和認真對待。WTA的球員,更不用說全世界的女性,都應該得到這樣的待遇。”
西蒙說:“從那一刻起,彭帥就證明了發聲的重要性,特別是當涉及到性侵犯時,尤其是當涉及到有權勢的人時。 ”正如彭帥在她的帖子中所說,‘即使像雞蛋撞石頭,或者我像飛蛾一樣被火焰吸引,招致自我毀滅,我也會說出你的真相。’她知道她將面臨的危險,然而她還是公開了。我敬佩她的力量和勇氣。”
在聲明中,西蒙繼續解釋說,他 “嚴重懷疑她是否自由、安全,沒有受到審查、脅迫和恐嚇”。
他說:“WTA一直清楚這裡需要什麼,我們再次呼籲對彭帥的性侵犯指控進行全面和透明的調查 — 沒有審查制度。”

“這些都是不可接受的,也不可能成為可接受的。如果有權勢的人可以壓製女性的聲音,將性侵犯的指控掃到地毯下,那麼WTA成立的基礎–女性平等–將遭受巨大的挫折。我不會也不能讓這種情況發生在WTA和其球員身上。”
中國當局沒有承認彭帥對張繼科的指控–張繼科在2018年退役後已經淡出公眾生活–也沒有跡象表明正在進行調查。目前還不清楚彭帥是否已經向警方報告了她的指控。
上個月末,中國外交部表示,政府希望有關彭麗媛的福祉和下落的 “惡意猜測”能夠停止,並補充說她的案件不應該被政治化。
週三,國際網球名人堂成員比莉-金讚揚了WTA的決定,“在捍衛中國和全世界的人權方面採取了強有力的立場”。
“WTA已經選擇站在歷史的正確一邊,捍衛我們球員的權利,”Jean在一份聲明中說。“這是女子網球成為女性運動領導者的又一原因。”
由于冠狀病毒的流行,過去兩年沒有在中國舉辦WTA賽事。
WTA尚未發布2022年的賽事日程,但平均而言,職業網球巡迴賽每年在中國舉辦約10場比賽,包括賽季結束的WTA總決賽。
“我對WTA在這個問題上的立場所得到的大量國際支持感到滿意,”西蒙說。“為了進一步保護彭帥和世界各地的許多其他女性,人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大聲疾呼。WTA將盡一切可能保護其球員。在我們這樣做的時候,我希望世界各地的領導人將繼續發聲,以便為彭和所有婦女伸張正義,無論其經濟後果如何。”
“我非常遺憾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中國和香港的網球界充滿了偉大的人,我們與他們合作了很多年。他們應該為自己的成就、熱情好客和成功感到自豪。然而,除非中國採取我們所要求的措施,否則我們不能讓我們的球員和工作人員因在中國舉辦賽事而面臨風險。中國的領導人讓WTA別無選擇。我仍然希望我們的懇求能被聽到,中國當局將採取措施合法地解決這個問題。”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本-莫爾斯報導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