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重磅!中共前高官再爆重量級性醜聞,張高麗:「宇宙很大很大,地球就是宇宙的一粒沙」

北京時間11月2日晚22時07分,網球名將彭帥在个人微博爆料,曝光了自己和中國國務院前副總理張高麗的性醜聞,目前該原微博已經刪除,以下是彭帥微博原文:

我知道說不清楚,說了也沒有用。 但還是想說出來。 我是多麼的虛偽不堪,我承認我不是一個好女孩,很壞很壞的女孩。 大概三年前張高麗副總理你退休了,找天津網球中心的劉大夫再聯繫到我,約我打球,在北京的康銘大廈。 上午打完球,你和妻子康潔一起帶我去了你們家。 然後把我帶進你家的房間,和十多年前在天津時一樣,要和我發生性關係。 那天下午我很怕,根本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人在外幫守著,因為誰都不可能相信老婆會願意。 七年前我們發生過一次性關係,然後你升常委去北京就再沒聯繫過我。 原本埋藏了一切在心裡,既然你根本不打算負責,為何還要回來找我,帶我去你家逼我和你發生關係? 是我沒有證據,也根本不可能留下證據。 後來你一直否認,可確是你先喜歡的我,否則我也不可能接觸的到你。 那天下午我原本沒有同意一直哭,晚飯是和你還有康潔阿姨一起吃的,你說宇宙很大很大,地球就是宇宙的一粒沙,我們人類連一粒沙都沒有,還說了很多很多,就是讓我放下思想包袱。 晚飯後我也並不願意,你說恨我! 又說你這七年從未忘記過我,會對我好等等……我又怕又慌帶著七年前對你的情感同意了……是的就是我們發生性關係了。 感情這東西很複雜,說不清,從那日後我再次打開了對你的愛,後來與你相處的日子裡,單從你人相處你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人,對我也挺好,我們從近代歷史聊到遠古時代,你同我講萬物的知識再談到經濟哲學,聊不完的話題。 起下棋,唱歌,打乒乓球,桌球,包括網球我們永遠可以打得不亦樂乎,性格是那麼的合得來好像一切都很搭。 自小離家早,內心極度缺愛,面對發生這一切,我從不認為我一個好女孩,我恨我自己,恨我為什麼要來到這個世界,經歷這一劫。 你同我說你愛我,很愛很愛,來生希望在你二十歲我十八歲時我們就遇見。 你說你很孤獨,一個人很可憐,我們有聊不完的天,講不完的話,你說你這個位置沒有辦法離婚,如果你在山東時認識,還可以離婚,可是現在沒有辦法。 我想過默默無聞就這樣陪著你,開始還好,可是日子久了慢慢的變了,太多的不公與侮辱。 每次你讓我去,背著你你妻子對我說過多少難聽侮辱的話,各種冷嘲嘲諷。 我說喜歡吃鴨舌,康潔阿姨會衝著我說〜咿真噁心。 冬天北京霧霾我說有時候空氣不太好,康潔阿姨會對我說,那是你們郊區,我們這兒沒感覺。 等等諸如類似的話說了很多很多。

張高麗夫人康潔,圖片來源於網絡

你在時候她不這樣說,好像和我們一樣,兩個人相處時是一個樣,有旁人時你對我又是一個樣。 我同你說過,這些話聽多了心里特別難受委屈,從認識你第一天到現在沒用過你一分錢,更沒通過你某去過任何利益或者好出,可名分這東西真重要。 這一切我活該,自取其辱。 從頭到尾你都是一直讓我保密和你的一切關係,更不可以告訴我媽和你有男女關係,因為每次都是她送我去西什庫教堂那兒,然後換你家的車才能進院裡。 她一直以為我是去打麻將打牌,去你家玩。 我們在彼此的生活中都是真實生活中的一個透明人,你的妻子好像甄嬛傳的皇后一樣,而我無法形容自己多麼的不堪,很多時候我覺得我自己還是一個人嗎? 我覺得自己是一個行屍走肉,裝,每一天都在裝,哪個我才是真的我? 我不該來到這個世界,可又沒有勇氣去死。 我好想可以活的簡單點,可事與願違。 30號那天晚上爭議很大,你說2號下午再去你家我們慢慢談,今天中午打電話來說有事再聯繫,推脫一切,藉口說改天再聯繫……

就這樣和七年前一樣“消失了”,玩玩想不要就不要了。 你說我們之間沒有任何交易,是,我們之間的感情和錢,權利沒有任何關係,可這三年的感情我無處安放,難以面對。 你總怕我帶什麼錄音器,留下證據什麼的。 是的,除我以外我沒留下證據證明,沒有錄音,沒有錄像,只有被扭曲的我的真實經歷。 我知道對於您位高權重的張高麗副總理來說,你說過你不怕。 但即使是以卵擊石,飛蛾撲火自取滅亡的我也會說出和你的事實。 以你的智商某略你一定否認或者可以反扣給我,你可以如此玩世不恭。 你總說希望你母親在天可以保佑你,我是一個壞女孩不配為人母,你為人父也有兒有女,我問過你就算是你的養女你會逼她這麼做嗎? 你今生做的這一切日後心安理得的去面對你的母親嗎? 我們都很道貌岸然……

彭帥原微博截圖,圖片來源於推特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