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索羅斯:習近平的獨裁威脅中國國家

本文是索羅斯(George Soros)先生為《華爾街日報》撰寫的評論Xi’s Dictatorship Threatens the Chinese State的中文版,由開放社會基金會(Open Society Foundations)翻譯 。

中國的統治者習近平,正飽受若干內部矛盾的困擾,這大大降低了他的領導凝聚力和有效性。

習的信念和行為之間存在矛盾,正如他對公眾聲稱想讓中國成為超級大國,和他作為國內統治者的行為之間的衝突。這些內部矛盾,是在美中衝突日益加劇的背景下暴露出來的。

這場衝突的核心,是兩個國家所代表的截然相反的治理體系這一現實。美國代表民主的開放社會,政府的作用是保護個人自由。習近平認為,毛澤東發明了一種優越的組織形式,他正在加以繼承,即一個個人服從於一黨制國家的極權封閉社會。從這個角度來看,它是優越的,因為它更有紀律性、更強大,因而將在競爭中獲勝。

中美關係正在迅速惡化,並可能導致戰爭。習近平明確表示,他打算在未來十年內佔領台灣,並正在相應地加強中國的軍事實力。

他在國內面臨著2022年的一個障礙,屆時他打算打破既定的繼任制度,終身擔任國家主席。他感覺至少還需要十年,才能將一黨制國家及軍隊的權力完全集中在自己手中。他知道這一計劃會有很多人反對,要確保他的敵人沒有能力阻止他。

當前金融市場的動盪,正是在這種背景下發生的,出乎很多人意料,讓他們不知所措,混亂加劇了動盪。

雖然我不再從事金融市場業務,但我曾經是一個活躍的參與者。自1984年以來,我也一直積極參與中國事務。當時我將中國共產黨的改革者,介紹給我母國匈牙利的同行。他們互相學習了很多東西,我隨後在這兩個國家設立了基金會。那也是我稱謂的政治慈善事業的開始。我在中國的基金會獲得了近乎完全的獨立,這是獨一無二的。 1989年,在天安門廣場屠殺之前,當我得知它已被中國政府控制後,就將其關閉了。當習近平成為統治者時,2013年,我恢復了在中國的積極參與,但這一次是作為一個直言不諱的反對者,反對至今已成為極權主義的政權。

我認為習近平是世界上開放社會最危險的敵人。整個中國人民都是他的受害者,但國內的政敵、宗教、和少數民族遭受的迫害更多的多。尤其令我不安的是,那麼多中國人似乎對社會信用監控系統不僅可以忍受,而且認為很有吸引力。它免費為他們提供社會服務,並告戒他們,如何通過不發表任何批評習近平或其政權的言論,避免陷入困境。如果習能夠完善社會信用體系,並確保大眾生活水平穩步提高,他的政權就會更加穩固。但在這兩方面,他肯定都會有麻煩。

要理解其中的原因,需要一些歷史背景。習近平於2013年成為國家主席,他是其前任鄧小平大膽改革議程的受益者,鄧小平對中國在世界上的地位有著截然不同的概念。鄧意識到西方要發達得多,有很多值得中國學習的地方。鄧希望中國在西方主導的全球體系之中崛起,而不是截然與之對立。鄧的方法奇蹟般地奏效。中國於2001年被接納為世界貿易組織成員,享有欠發達國家地位帶來的優惠。中國進入了前所未有的增長期,它甚至比發達國家更好地應對了 2007-08 年的全球金融危機。

習近平不理解鄧小平是如何取得成功的。他把鄧的成功認為是理所當然並加以利用,而他對鄧懷有強烈的個人怨恨。他認為鄧小平對其父親習仲勳的遭遇負有責任,其父親於1962年被從政治局撤職。習近平因此在非常困難的農村環境中成長,他沒有受到應有的教育,沒有出國,也從沒學過一門外語。

習近平極力消除鄧小平對中國發展的影響。他個人對鄧的敵意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但其他因素也同樣重要。他有強烈的民族主義傾向,希望中國成為世界的主導力量。他也深信,中國共產黨必須是一個列寧主義的政黨,要用政治和軍事力量來強加自己的意志。習近平強烈認為,為確保中國共產黨足夠強大,這是必要的,為實現他的目標需要必要的犧牲。

習近平意識到,為完成其人生使命,他必需維持無可爭議的統治地位。他不懂金融市場是如何運作的,但他很清楚自己在 2022 年必須做什麼才能繼續掌權。他打算超越鄧小平規定的任期限制,這一限制保證了習近平的兩位前任胡錦濤和江澤民的繼任。由於許多政界和商界精英可能會反對習近平,他必須阻止他們聯合起來反對他。因此,他的首要任務,是使任何富有到能夠獨立行使權力的人屈從於他。

這一進程在過去一年中一直在展開,並在最近幾周達到高潮。它始於2020年11月,阿里巴巴的螞蟻集團被突然取消新股發行,其前執行主席馬雲暫時銷聲匿跡; 隨後於2021年6月,對在紐約上市的滴滴出行採取了紀律處分措施;最終三家美國投資的補習公司被封殺。這對國際市場的影響比習近平預期的要大得多。中國金融當局試圖安撫市場,但收效甚微。

習近平正在進行一場系統的運動,清除積累了大量財富的人或抵消其影響。他最新的受害者是孫大午,一位與政治保持距離的億萬富翁養豬戶, 孫先生已被說服,將其大部分財富“捐贈”給慈善機構。

這場運動在威脅著要摧毀下金蛋的鵝。習近平決心將財富的創造者置於一黨制國家的控制之下。他將雙重管理結構重新引入大型民營企業,這一做法在鄧小平改革時期已基本放棄。現在民營和國有企業,不僅由他們的管理層經營,還有一個級別高於公司總裁的黨代表。這會產生一種不當誘因,即不去創新而是等待上級當局的指示。

中國最大的高債務槓桿房地產公司恆大,最近在償還債務方面遇到了困難。推動經濟復甦的房地產市場陷入混亂。當局一直以其足夠的靈活應對危機,但他們正在失去靈活性。舉例來說,一家國有企業國藥控股生產的疫苗,已大量出口到世界各地,但其性能不及其他廣泛銷售的疫苗。因此國藥控股不會為中國贏得任何朋友。

為了在2022年獲勝,習近平已經將自己變成了獨裁者。他不是讓黨告訴他應該採取什麼政策,而是他授意政策,讓黨遵循。國家媒體正在播放一個驚人的場景,習近平率領政治局常委,在他身後奴隸般地重複對黨和對他個人忠誠的誓言。這一定是一種屈辱的經歷,即使是曾經接受了習的人,也很可能對他產生反感。

換言之,他已經廢除了鄧小平的認同性統治遺產,把他們變成了唯唯諾諾,惟命是從的應聲蟲。對習近平來說,幾乎沒有製衡機制的餘地。他很難根據不斷變化的現實調整其政策,因為他靠恐懼來統治的。他的下屬因為害怕激起他的憤怒,不敢告訴他現實情況已經發生變化。這種事態危及中國一黨制國家的未來。

索羅斯先生是開放社會基金會(Open Society Foundations)的創始人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