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鄭州市民在地鐵站外獻花悼念死去親人

河南大洪水,鄭州地鐵五號線遇難者頭七,家屬在五號線沙口路站獻花祭奠;地鐵運營卻拉上檔板。見義勇為的市民將擋板拆除。

7月25日晚,河南鄭州地鐵5號線沙口路站D口處,鋪滿了市民自发前來獻祭的菊花花束。上面寫著一些心里話:只願你在天堂,幸福快樂,再無恐懼……5天前,鄭州市罕見的特大暴雨,造成鄭州地鐵5號線一列車在沙口路站至海灘寺站區間內迫停,致使500余名乘客被困積水車廂,12名乘客不幸遇難。

7月26日晚間,河南鄭州地鐵5號線沙口路站B1站口處站滿了人,不斷有市民前來送獻花悼念,還有不少女士帶著孩子送花。

26日是鄭州遭遇特大暴雨第七天,也是地鐵事故遇難者的“頭七”,有市民在黃色圍擋外點燃蠟燭悼念。相比昨日,站口已經有人用高1.7米的黃色圍擋將市民送來的獻花圍了起來,透過圍擋的縫隙,可以窺見里面擺滿了獻花,後來的市民只能將鮮花放在圍擋外,數量越來越多。

一名東區上班的李女士打車1個多小時趕來,感慨“发生這件事,對鄭州是一種打擊。昨天看到5號線地鐵車廂拉出來,感到更加悲痛,可是我以後還是得坐5號線上下班。”

一位網友在微博寫道,這個操作我真是滿臉問號了…到底是哪個腦殘的主意??你們這樣做代表了誰??你們的家人一生就能順順利利沒有意外嗎??將來你家如果有人出意外我祝你燒紙都點不著火!往逝者家屬心上戳刀子,你們感覺不到疼是因為你們沒有心的!

另一位市民說,圍起來的黃色圍擋,是鄭州地鐵的恥辱柱!他們想把人們悼念的資格也擋住…圍得住車站,圍不住人心。

也有人傷心地說,“擋花的圍擋,要是能擋住水就好了。”輿情管控不力。在罵聲未出時沒有及時宣傳工作人員的施救行動,渲染感人事跡;逝者家屬悲痛欲絕時卻跳出來立了圍擋。大方緬懷正視錯誤才可能被社會輿論所接受,而此時越是掩耳盜鈴,反而會引起不良社會影響。

有記者買了花,見到沙口路站C出口已經拉上擋板,只能放在沙口路的另一個出口B口。剛放下花,有一個家屬過來向記者鞠躬感謝。記者只能給她鞠躬致以同情和哀悼。沒想到,地鐵運營在下午將B出口也拉上了擋板。

微博網友說,“不要擋著他們回家的路。”有幾位鄭州“爺們兒”去拆擋板了。他們說,擋什麼擋,不要攔著別人回家的路。旁邊的人鼓掌說,“謝謝哥,要麼我們也沒這麼勇氣。”

市民拍手鼓掌。有人說,拆了,都拆了!所有人都拍手叫好!幹嘛攔起來?看著就礙眼!好好的讓大家祭拜不行嗎?你們怕什麽?不願承認什麽?他們為什麽會在這里逝去你們不知道嗎?不準再攔著了,讓他們回家!

一位加州居民李先生說,我想,民眾並不是我們看上去那麽粉紅的, 就如同文革時代,文革前洗腦那麽瘋狂了, 時機一到, 民眾還是會分成保(支持黨和政府)和造(造反派,要造政府的反)的。只要有一個機會窗口出現,民眾就會去做一些事情,而知識分子則是在這時候配合和引導民眾。在這些獻花的人里面,就有下一個歷史節點到來時的黨言川(大造反派黨言川)。

歷史學者執經生說,知識分子提供的是符號、理念。 行動是民眾去做的。 沒有保路同志軍背後的千萬巴蜀人, 也不會有清國滅亡。在這之前, 知識分子需要做的 則是盡量向民眾傳播一些東西。 如有可能的話 影響一些民眾里有組織能力的人。

一個失去親人的鄭州人,在殯儀館找到了她死去丈夫的遺體。

鄭州地鐵5號線失聯乘客沙濤的家屬,在微博发布沙濤遇難的消息。沙濤妻子稱,此次事故鄭州地鐵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前期防汛預備工作沒有做到位,部分地鐵線路已進水,5號線卻還在正常運營;发現地鐵進水後,在長達一個多小時的時間里沒有及時疏散乘客逃生;後期发生事故沒有及時上報,並做好後續搜救工作等等,她認為有一連串的重大失誤。

7月20日,鄭州市罕見的特大暴雨帶來了“地鐵五號線”的悲劇,造成鄭州地鐵5號線一列車在沙口路站至海灘寺站區間內迫停,致使500余名乘客被困積水車廂,12名乘客不幸遇難。

7月20日,河南鄭州,暴雨致地鐵5號線隧道積水,一輛列車被洪水逼停,500余人被困。當天下午汪晨星坐5號線回家,在海灘寺和沙口路站間列車涉水。積水漫進車廂,沒過腳踝直到胸口,汪晨星和其他被困者四處求救。當晚8點45分,在消防員幫助下,汪晨星所在車廂門被打開。因消防員需要身體強壯的幫忙,汪晨星第一個被救出車廂。汪晨星和消防員先救出幾個男的,然後一起將車廂里的人抱出來。當晚,汪晨星幫助救援到10點多,離開時還擡著一位暈倒的乘客出去。他說雖然僅僅300米距離,但感覺走了有半個小時。事後汪晨星在朋友圈寫道:“被困、自救、救援、活著”。

河南財經政法大學史璞教授写到:據各方信息匯總分析,鄭州市7-20水災,可以初步判定為天災加系統性人禍,最終引发大區域水災。所謂“系統性人禍”,是指造成這次水災惡果的人為因素諸多且系統化,諸因在水災之前已經匯聚,在水災中聚合放大,最終造成國家和人民生命財產的巨大損失。

史璞教授指出,水災前的硬件問題:1)常莊水庫等水利設施失修。2)賈魯河因修建道路,沿河建築等造成數十段的堵塞,阻斷,狹窄等,形成嚴重影響泄洪的隱患。3)鄭州市區的道路排澇設計標準低,重視地表工程,忽視路下工程,造成排泄不暢。4)城市非生態化发展,地面硬化影響雨水滲透。5)投巨資的“海綿城市”不達標,成為形象工程,洗錢工程,既浪費巨資,又耽誤水利設施等的修建。6)主幹道等在雨季綠化施工等開挖地面,路面等,造成隱患和影響疏通。7)道路規劃建設失控,造成諸多道路積水點並長期不治,典型如花園路與中州大道之間的國基路段。8)城市交通規劃水平低下,導致交通不暢,為此多建地下通道治標,但排澇設計標準低,質量差,造成嚴重隱患。鄭州市的地下通道遇雨積水由來已久,但政府官僚已經熟視無睹。9)城市建築的地下設施防水配套不足或缺失。10)城市防洪的系統性設施缺失,包括預警系統,防洪系統及防洪物資設備工具等。

史璞教授分析指,水災前的軟件問題:1)應急法規等不能貫徹落實。2)應急預案不完善,非優化。3)系統性忽視應急預案的演練,落實。4)應急預案和應急知識缺少宣傳普及,束之高閣,與民眾脫離。5)應急管理沒能制度化,程序化,標準化,被形式化,運動化。6)應急管理的決策體制極權化,非專業化,非規範化,關鍵時刻靠政治一把手決策。7)應急救援組織和管理能力弱化。8)系統性的缺失預防意識和責任意識。9)報喜不報憂的官吏心智和官場文化。10)掩蓋問題,缺少追責和懲治,造成應急失職瀆職的成本小,風險小,收益大,放縱應急失職瀆職,擴大化為系統性不負責,避責,回避風險,不願擔當。

上述硬件和軟件問題,本質是官僚體制的極權化並官僚主義,形式主義,利己主義,機會主義,不能以民為本,不能長期負責,執政行為短期化。

史璞教授认为,鄭州7-20水災,超常暴雨是”緣”“,不是“因”,“因“是水災前的系列軟硬件問題。

因緣聚合,水災发生:1)省市氣象部門的連續高頻率紅色預警被忽視。2)預防水災會議化,沒有貫徹落實。3)暴雨前常莊水庫等沒有騰出庫容。氣象預警後,依然沒有騰出庫容,在暴雨時造成水位迅速提高。4)暴雨造成的水壓和失修等導致常莊水庫管湧,為防潰壩急於泄洪。5)賈魯河沿線的數十處阻斷,狹窄,淤積等隱患嚴重影響泄洪,導致賈魯河的泄洪洪水四溢,並沖向鄭州市區。6)政府應急失控,不能迅速通過各種媒體,移動端等警告市民和各單位防洪,造成市民和各單位不能應急。7)城市的日常管理,執法部門對應急和災情無動於衷,尤其是交警管理室內化,攝像監控化,導致現場嚴重缺少交警指揮,主要靠民眾自救和互救,並導致京廣隧道等的嚴重傷亡。8)地鐵等應急決策有誤,造成違規違法行車,造成重大傷亡。9)電力,通信等部門無力無能保護電力和通信設施,造成停電和通信障礙,加劇社會失穩。10)疾速泄洪導致鄭州東和鄭州南大面積水淹,尤其是造成鄭大附屬醫院,華中阜外醫院等的嚴重水災,造成巨大損失。11)為保護鄭州,加大泄洪,與暴雨聚合,造成鄭州下遊周口等地區的洪災,形成“蝴蝶效應”“多米若骨牌效應”。

史璞教授總結,鄭州市的7-20水災,是天災加系統性人禍,天災是誘因的“緣”,人禍才是“因”。因緣聚合,发生鄭州7-20水災,造成國家和人民的生命財產巨大損失,並導致剛享受小康生活和脫貧的眾多農民等遭受嚴重損害。因此,必須依法追究鄭州市的主政者的失職讀職罪責,否則,國將不國,民將不民,黨和政府的領導權威和公信力將損失殆盡!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