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中國公安等九名非法代理人在美國跟蹤騷擾美國居民,遭美司法部起訴

美國司法部在一份起訴書中,指控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非法代理人在美國從事國際跟蹤行為,其中兩名還被指控妨礙司法。

在大約2016年至2019年期間,中國公安部在“獵狐行動”中,一名中國的檢察官和一名武漢市公安局警察),前往美國並指示其他人脅迫目標受害者返回中國。

2017年4月,在中國官員屠蘭(音)和胡驥(音)的指揮下,將無名氏1號的老父親從中國運送到美國,向住在美國的無名氏1號发出威脅,如果他不返回中國,他在中國的家人將受到傷害。

在2018年9月4日左右,兩名被告開車來到無名氏1號和無名氏1號在新澤西州的住所,敲打前門。 兩名被告試圖強行打開住所的門,然後在住所留下一張紙條,上面寫著 “如果你願意回到大陸,在監獄里待上10年,你的妻子和孩子就會沒事。這件事就到此為止!”

紐約的一個聯邦大陪審團七月二十二日提交了一份起訴書,指控九名被告在沒有事先通知司法部長的情況下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PRC)的非法代理人在美國行事和共謀行事,並從事和共謀從事州際和國際跟蹤行為。九名被告中的兩名還被指控妨礙司法和共謀妨礙司法。

據稱,九名被告參與了一場威脅、騷擾、監視和恐嚇無名氏1號及其家人的國際運動,目的是迫使無名氏1號和無名氏1號返回中國,這是 “獵狐行動 “的一部分,該行動是中國公安部為尋找和遣返逃往外國(包括美國)的所謂中國 “逃犯 “而采取的舉措。執行獵狐行動的中國政府官員沒有在美國政府的批準和協調下開展行動,而是前往美國,指示在美國的非官方人員從事違反美國刑法的活動。

在大約2016年至2019年期間,中國政府官員,包括被告人屠蘭(音,中國檢察官)和胡驥(音,中國武漢市公安局警察),前往美國並指示其他被告人代表中國從事未經批準的非法行為,以脅迫目標受害者返回中國。

美國代理檢察官傑奎琳-M-卡蘇里斯 (Acting Attorney General Mark Lesko) 說:”正如指控的那樣,被告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理人,開展了一場非法的秘密活動,騷擾和威脅目標美國居民,以迫使他們返回中華人民共和國。”

根據法庭文件,被告據稱在中國政府官員的指示和控制下行事,對美國某些居民進行監視並參與騷擾、跟蹤和脅迫他們返回中國的活動,作為被稱為 “獵狐行動 “的全球一致的法外遣返工作的一部分。

根據起訴書,50歲的屠蘭(音)是武漢漢陽人民檢察院一名檢察官。屠蘭前往美國,指揮騷擾活動,並命令同謀者銷毀證據以阻礙刑事調查。

根據法庭文件,46歲的被告胡驥(音)來自中國,是中國武漢公安局的一名警察。65歲的被告李敏俊(音)是湖北襄陽中心醫院一名醫生。

50歲的屠蘭和46歲的翟永強均來自中國,是補充起訴書中9名被告中最新的兩名。

其他共同被告,朱峰(34歲,居住在紐約皇後區的中國公民);邁克爾-麥克馬洪(53歲,來自新澤西州馬赫瓦);鄭聰穎(24歲,來自紐約州布魯克林);以及朱勇(又名朱傑,64歲,來自康涅狄格州諾維奇),此前在2020年10月发出的相關刑事指控和2021年5月的相關起訴書中被起訴。第九名被告的名字仍在保密中。

未經注冊的外國勢力的遊動代理人不允許在美國領土上從事對美國居民的秘密監視,他們的非法行為將受到美國法律的全面制裁。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尋求將其公民遣返回國的情況下,其代理人必須向美國司法部長登記,與美國官員協調,並遵守美國法律和協議。

“司法部國家安全司代理檢察長馬克-萊斯科說:”全世界的執法官員都是按照專業的行為準則行事。”他們的行為是為了執法,而不是以如此惡劣的方式違反法律。檢察官和警察不僅指揮和參與了在美國領土上的犯罪計劃,然後還試圖掩蓋它,這是對最高級別的司法的侮辱。”

“正如補充起訴書中指出的,中國政府派特工到美國騷擾、監視和脅迫美國居民返回中國。這些行為是不民主的,專制的,違背法治的,”聯邦調查局反間諜部門助理主任艾倫-E-科勒說。”聯邦調查局將繼續保護那些受到中國政府或任何其他政府的騷擾和恐嚇的受害者。

據稱,在2012年和2014年前後,中國政府促使國際刑事警察組織(又稱國際刑警組織,一個政府間執法組織)對無名氏1號和他的妻子無名氏1號发出 “紅通”。根據紅色通緝令,無名氏1號因 “貪污、濫用權力[和]接受賄賂 “而被中國政府通緝,根據中國法律,最高可判死刑。無名氏1號因 “收受賄賂 “被中國政府通緝,根據中國法律,最高可判處終身監禁。

正如補充起訴書中進一步指控的那樣,這一犯罪計劃的核心是2017年4月,在中國官員屠蘭(音)和胡驥(音)的指揮下,將無名氏1號的老父親從中國運送到美國,向無名氏1號发出威脅,如果他不返回中國,他在中國的家人將受到傷害。在屠蘭、胡驥和其他人的指示下,幾名被告努力調查、監視和尋找無名氏1號和他的妻子。隨後,屠蘭與無名氏1號的父親和醫生李敏俊一起前往美國。在美國期間,屠蘭指示幾名共謀者監視無名氏1號及其家人,以便被告知道在哪里將無名氏1號的父親帶到美國,要求無名氏1號返回中國。之後,屠蘭回到中國,繼續與胡驥和其他中國官員一起監督行動,指揮其他在美國的同謀者繼續跟蹤無名氏1號,然後在他們試圖渲染無名氏1號和無名氏1號未果後,下令將無名氏1號的父親送回中國。

朱峰、胡驥和朱勇與私人偵探麥克馬洪合作,收集有關無名氏1號和無名氏1號的情報並找到他們。為了逃避偵查,挫敗對其行為的刑事調查,據稱屠蘭指示其中一名同謀者 “刪除所有同謀者之間的聊天內容”。隨後,在2017年至2019年期間,其他被告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指示下繼續騷擾和跟蹤受害者。

所有被告都被指控充當和密謀充當中華人民共和國特工,最高刑罰分別為10年和5年監禁。被告還被指控犯有州際跟蹤和密謀從事州際跟蹤的罪行,每項指控的最高刑罰為五年監禁。被告人圖和朱分別被指控妨礙司法和共謀妨礙司法,每項指控的最高刑罰為20年監禁。聯邦地區法院法官將在考慮美國量刑指南和其他法定因素後決定任何判決。

加州居民李先生自稱是”遠東青年自由同盟“的一名成員,他說:中方這個作法是非常無恥的。中國當局這樣做,正反映了他們對海外反共抗爭者的恐懼,企圖阻止人們的抗議,阻止人們暴露他們的罪惡。 我們的組織已經在美國各地的中國使領館外進行過很多次集會抗議活動,並將繼續進行下去。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