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顏純鈎:一切都是「定於一尊」惹的禍

      河南鄭州特大洪災,官方至今輕描淡寫,但當地民眾自發傳出的消息,水災的嚴重性已歷歷在目。

       初步綜合,最大傷亡應該來自兩個地方:一個是京廣隧道,因大雨造成公路堵塞,洪水突然湧至,沖入隧道,隧道中堵住的車輛均在瞬間沒頂。隧道有六公里長,來回六線行車道,估計有數百輛車被堵在隧道裡,每輛車上都有人,相信可僥倖逃命的人不多。這樣光是這個隧道,至少應有數百上千的人命傷亡。

       另外一個地方是在農村,現在的農村大部份都是留守的老人和兒童,政府連鄭州市的救援都姍姍來遲,更不必說零散的鄉村了。大水極短時間湧至,農村的房屋都不高,留守的老幼只有爬到屋頂,來不及上屋頂的就被水沖走了。鄉村建築質量都不高,給大水沖一沖泡一泡,輕不起太長時間,雨停後給太陽一曬,隨時都會倒塌,房子一倒,人都跌落水中。

       官方公佈的死亡數字,迄今只有三十三人,光是我在不同的視頻上看到的浮屍,已不只這個數字。

       天要下雨,人力阻止不了,人唯一可做的,只是事先做足預防工作。鄭州的悲劇不是大雨,也不是水庫洩洪,是政府完全沒有應急的工作安排。

       筆者前天文章中,把水災歸咎於下水道建設,因當時資料有限,顯然沒有道中要害。下水道問題固然也是問題,但水來得那麼急,一定不是雨水緩慢積成的。現在基本上清楚了,上游水庫無預警洩洪,水庫決堤,以及軍隊爆破分洪,這才是主要原因。

       水庫蓄了過多洪水,為免堤壩崩塌,通常都會洩洪,減少大壩壓力,為保護大城市,有時也會炸開大壩,把洪水引到鄉村地方。這種事在大雨來臨之前,當局已經可以估計得到,問題只是洩洪的時間點。事先當地氣象部門已連續發出七次大雨紅色警告,市政府與省政府沒有理由不知道面臨一場大天災,沒有理由不知道後果嚴重,按理應該公佈政府的預警方案,到什麼地步會洩洪,會用什麼方式通知,各部門應作出什麼安排,如何調集救援人手和物資待命,民眾應該籌足糧水,一應行政安排,應讓全市民眾心中有數。

       但鄭州市與河南省政府,居然粒聲唔出,當作沒有這回事。直至二十一日當天,當地官媒還在歌頌黨中央,水災報道被擠到小角落,電視台還在播放抗日神劇。那究竟出於什麼原因,市政府與省政府毫無作為?

       這又讓人聯想到武漢疫癥初期,武漢市與湖北省政府也是毫無作為,繼續舉行萬家宴,繼續放行春節返鄉人流,直至釀成大禍為止,市長才出來交代,說是沒有中央批准,他們是無權公佈疫情的。那麼中央又為什麼不批准呢?因為中央正準備「歡渡春節」,習近平要在年三十晚的春節酒會上講話。

       鄭州政府的無作為,顯然與武漢的情況相同,便是凡屬大的社會災難事件,如非經過上級批准,當地政府不得擅自採取應急措施,以免造成社會混亂,給反動勢力有機可趁。地方官擅作決定,造成的社會動盪﹑經濟損失,日後都記在他的功過簿上,影響他的仕途。

       於是可以推測,鄭州政府把氣候異常的預報(因為未發生,沒有人敢打包票災情有多嚴重)上報省政府,省政府當然不敢拍板,於是又上報國務院,國務院相關部委也不想孭鑊,於是上報給總理李克強,李克強知道茲事體大,也不想攬事上身,上面不是還有「定於一尊」的習近平嗎?最安全的做法,當然是上報習近平,等他拍板才做事。

       習近平接到報告,他案頭等待他批覆的各地來的專案堆積如山,即使是天縱英明,也很難在多如牛毛的各類報告中分出輕重緩急,什麼案子要先批示,什麼可以押後,叫他如何取捨?更別提他滿腦子都是煩心事,外交上處處碰壁,維穩風波四起,黨內權爭刀光血影,哪一件事不重要?

       即使習近平確定鄭州水災很嚴重,你叫他如何拍板?他又不是專家,一旦提前預警,社會震動,影響生產生活,要調配人手,調集資源,一大籮筐的煩惱隨之而來,很可能把鄭州搞得人仰馬翻,而水災又沒有來,到時豈不是顯示他的決策錯誤?如此一來,報告便被壓在習近平案頭,而下面從李克強起,到相關部委,到河南再到鄭州,一級級都久旱望雲霓一樣,眼巴巴等習近平的指示,指示不來,沒有人敢動,整個政府停擺等候指示,直等到災難臨頭。

       這便是「定於一尊」惹的禍,全國上下沒有人明白,即使有人明白,也沒有人敢說。習近平自己明白嗎?當初下面的人吹捧「定於一尊」時,他當然很高興,但等到全國上下大小事都堆到他案頭,他也知道事情不妙了。所以前不久他在一個高幹會議上抱怨:難道我不作指示,你們都不用做事情了?

       問題實質就是這句話。習近平沒有批示,各級幹部都「躺平」,等到災難發生,他的批示才到,下面才敢做事,但災難已成,人命已逝,他的「定於一尊」,還有什麼意義?

       看到一個視頻,在街道上過膝的水流中,駛過一輛公車,公車側面車身上,很鮮明地寫著一句宣傳口號:「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看到這一幕,想笑,只是笑不出來。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