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市氣象局五次預警,但鄭州市委要求「重要交通不中斷」終釀成重大傷亡慘劇

中國中部的河南省近日遭遇罕見特大暴雨,鄭州等多個城市出現內澇。鄭州市地鐵五號線運營中淹沒,京廣隧道水淹上千輛車,死亡人數估計超過千人。暴雨抵達之前,鄭州市氣象局連續五次發出暴雨紅色預警並建議全市停業,但被中共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否決。

河南省氣象局官方微博稱,河南省今次降雨「突破歷史極值」;官方媒體也報道,鄭州市單日降雨量突破歷史極值(建站以來)、單小時降雨量超過日曆史極值。

根據本媒獲得的資料,鄭州市氣象台於2020年7月20日09時08分第五次發布“暴雨紅色預警信號”,預計未來三小時內降水量將達到100毫米以上,並建議停止集會、停課、停業,但鄭州市政府未遵循建議。


前一夜,7月19日21時59分,鄭州氣象局已經發布第一次暴雨紅色預警信號。此後18小時內,暴雨紅色警報又重複了四次。

但是,鄭州市市委書記徐立毅無視氣象部門意見,要求“重要交通不中斷”,不允許地鐵、公路、鐵路停運。

大水灌入鄭州地鐵造成多名乘客溺斃倒臥月台。鄭州地鐵官方22日宣布,鄭州地鐵五號線12名乘客經搶救無效不幸罹難,而一名自稱地鐵從業者的網友爆料,當時領導接到紅色警戒預警後堅持運營,導致不可挽回的局面。該網友痛斥決策者根本就是「殺人犯」,憤怒直言:「現在好了,帶著愧疚活一輩子吧」。

一名自稱地鐵員工的網友「只是曾經」在微博Po文表示,領導不敢拍板做決定,為了保全烏紗帽不給自己添麻煩,在已經接到紅色預警的情況下,堅持運營,造成最後不可挽回的局面。從水開始倒灌進軌行區,到沒過軌底,到沒過軌面,到不能行車,到觸網必須斷電,到水沒過疏散平台,到求生無望。整個過程中間有時間,但決策者沒有把握,扼殺乘客活命機會。

該網友說:「當值調度沒有把車扣住不放進區間。當班司機也沒有第一時間開門疏散乘客到平台組織大家逃生。大家都規規矩矩不越雷池不犯錯,一片祥和,都是殺人犯!」他強調,人禍一定是主要因素,為什麼地鐵會在區間裏?為什麼水都到頭了車門還沒開?視人民的生命如無物,市裏不給下命令就堅持運營不背鍋,整個事情匪夷所思。

受災最嚴重的鄭州京廣路隧道,7月20日晚被淹平,今日(22日)抽走積水,網友發出視頻顯示,汽車翻覆堆積如山,慘不忍睹。鄭州類似的隧道還有多少?逃出來的人有多少?而警察忙拉警戒線,不許市民靠近。

鄭州京廣快速路隧道,位於京廣路與中原路交叉口南側,是京廣路—沙口路快速通道的主要組成部分,也是鄭州最主要的交通動脈之一,該隧道南起航海路,北至建設路,全長約4公里,雙向6車道。

週二(20日)當晚,這條隧道「5分鐘被淹平」,大量車輛及人員被困。到昨天(21日)10時39分,鄭州交通廣播才發消息稱,京廣路多處積水嚴重,全線斷行。救援人員說,他們剛到達時「隧道的水位是滿的」,幾乎平行於路面。從21日晚7時到22日下午4時,除了車輛加油,一直在抽水。

到今天(22日)北京時間18點30分左右,北京日報報導,京廣路隧道內還在全力排水,當前水位警示線刻度顯示為2.2米。預計明天中午前可排淨積水。白天,鄭州官方在抽走隧道裡的積水時,很多市民到現場觀看。一位男市民告訴記者:「這條隧道三四公里。現在能看到的已經抽水了,抽水之後汽車已經飄出來了,或者已經落到一塊了。這都是實打實能看見的,有幾十輛了。」

但是他說,「還有隧道裡邊水沒抽完呢,那裡邊都看不到啊。」「三四公里,目測的話也得上百輛吧。」

流亡海外的前中央黨校教授蔡霞說,大水過後的鄭州京廣路隧道。人們能看到的是隧道口逐漸上坡露出水面的現場,慘不忍睹。橋洞下面的水里是什麽樣的?真不敢想。鄭州市氣象局事前連发數次(據說5次)紅色預警,但從災情看,整個市委市政府毫無作為。大災面前是市民自救互救,中共黨和政府的官員哪去了呢?警察武警國保們哪去了?

一位自稱傘兵的網友說,“收到預警,部門停運”是現代國家的行為。中國朝鮮這種國家對上負責,所以只有上層官府明示停運才會停運。你在水災大雨中看到城市灑水車居然還在運行就可以看到體制的僵化已經達到反智和匪夷所思的程度。

推特網友@fangshimin 說, 作為一個河南人,我從來就沒有對河南的各級政府抱有任何的希望。鄭州這次全城被淹,包括京廣路隧道被淹,我相信人禍大於天災。

流亡海外的異見人士劉仲敬指出,專制體制大部分精力都用於各種內耗中,不能應付日常工作以外的事件,更無法應付突发事件。劉仲敬破除所謂“專制國家比民主國家有決策迅速的優點”這種迷思,他認為實際情況恰恰相反。

“越是專制國家,各部門越像獨立王國一樣相互不能溝通。一般信息不能相互流動,例如水庫放水時,地鐵完全不知道水庫在放水,軍隊當然也不知道他們不久會接到救災的命令。”

在水災爆发第一時間,鄭州市指揮系統幾乎陷入當機狀態,鞏義氣象局更因為氣象局長趙建彪被大水沖走,氣象網站竟然長達10小時沒人更新。劉仲敬分析,專制國家各種信息匯集到最高層,又不可能及時處理所有信息,國家集中絕大部分資源卻不能有效利用,使整個社會處於癱瘓狀態。

劉仲敬:“不要說戰爭,就算是小小災變,使整個體制負擔過重。如果爆发戰爭的話,社會會馬上陷入癱瘓狀態。然後體制必然做法是運用自己資源來保護,跟自己、包括自己家屬有關系的小社會,對於小社會以外的人,讓他們聽天由命。”

根據河南省應急管理廳,此輪強降雨還造成全省103個縣(市、區)877個鄉鎮300.4萬人受災;已緊急避險轉移37.6萬人,緊急轉移安置25.6萬人,農作物受災面積215.2千公頃,直接經濟損失12.2億元。

河南省防汛抗旱指揮部宣佈,7月21日凌晨3時將防汛應急響應級別從二級提升為一級。此前7月20日,鄭州市的防汛應急響應已經提升至最高級別的一級。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