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顏純鈎:美政府警告在港美商,預示美中對抗將升級

       美國政府向香港美商發出營運風險警告。拜登在與德國總理默克爾舉行聯合記者招待會時指出,香港的形勢正在惡化,中國政府不遵守對香港的承諾。隨着中國加強對香港這個金融中心的控制,美國企業在香港的風險將愈來愈大。

       美國政府這個動作,顯示美國將有步驟地提升與中共對抗的程度,美中衝突將會更加激烈,而中共對在大陸和港澳的外商的報復,也會加劇。

       美國政府提醒美商,不要低估未來美中衝突的激烈程度,以免遭致不必要的損失。

       有消息稱,美國政府已下令不准進口由新疆地區生產的任何產品,這比先前只對強迫勞動和少數民族滅絕相關的產品實行禁令相比,又往前走了一大步。

       近日美國政府放出風聲,要對香港中聯辦七個官員實行制裁,懲罰他們在踐踏香港自由與人權問題上的惡行。

       拜登政府在香港問題上長期沒什麼作為,遭致國內輿論的巨大壓力,最近彭斯和蓬佩奧相繼發聲,要求政府在香港問題上採取更強硬的對策。

       國安法後,中共在香港肆意拘捕抗爭人士,未經審判拘押,凍結私人資產,扼殺民間傳媒,立法懲處新聞界查冊,對教科書和書籍影視作品作政治審查,學生會活動也被壓制。

       香港人的民主已經無望,原本享有的自由和人權都被剝奪。香港的淪落顯示普世價值陣營的嚴重挫敗,顯示西方世界對中共在香港橫行霸道毫無辦法。

       拜登政府本期望以美台關係的進取,來警示中共在香港有所收歛,可惜中共已經「洗濕個頭」,退無可退,對香港採取更嚴厲的全面管治。美國政府對香港束手無策,使美國朝野如骨梗喉,國會與民間的壓力一起上升,逼使拜登不得不考慮更多對策。

       美國對香港還有什麼手段我們不知道,但在金融和貿易方面還有不少空間,這些手段若一步步深化執行,對香港的打擊必然不小。香港遭受打擊,中共若只是打嘴炮,又讓世界各國和大陸小粉紅們「睇衰」,形格勢禁,中共不能示弱。

       中共早前訂立「反外國制裁法」,便是為反擊西方制裁作準備,最近港府又要修私隱法,對外國網絡巨頭造成威脅。雙方全面「紥馬」,你來我往,不斷升級,香港的處境會很快惡化。

       商家比一般人更敢於火中取栗,為暴利而冒風險是本能,這便是特斯拉在美中關係惡化時,仍到大陸投資車廠的原因。人棄我取,市場有空隙,不怕死的人得嚐甜頭。中共仍需外商投資時,拍胸口打包票給你優惠,一旦你上鈎了,巨量投資出手,中共便隨時變臉,特斯拉在大陸被針對,處境尷尬,便是這種原因。       

       拜登政府提前向香港美商發出營商警告,這也是一個民選政府負責任的態度。至於美國商人聽不聽,那是他們自己的事,日後有什麼冬瓜豆腐,便與政府無關。

       香港人要把安全帶繫好,準備有更多更大的震蕩。今日美中關係已不是拜登描述的競爭關係,競爭是良性的,大家好來好去,看誰做得好而已。現在美中之間是,不但我自己要做得好過你,而且我要千方百計壓住你,讓你日子不好過,讓你衰下去。

       這就像兩個人賽跑,正常是按規則各自發揮,但如果你跑到一半,一把將對手推倒,那就不是競爭,而是惡性對抗。

       長遠而言,美中已不可能共存,有你無我,你死我活,這是未來的大趨勢,目前是從競爭走向敵對的過程,這個過程可能慢,也可能快,可能快到我們不可想像。

       香港人對美中對抗升級要有充份估計,持盈保泰,減少風險,節衣縮食,為未來一段時間的艱難日子做心理和物質準備。

       拜登一定不是說來玩的,一定是來真的。除非美國手上沒有子彈,如果有,那彈雨橫飛的日子還在後面。

顏純鈎

筆名慕翼、斯人、冷瑩。幼年曾隨母親在香港居住,五零年代初回安海,就讀安海養正小學、養正中學,至1966年在養正中學參加文化大革命。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任職天地圖書期間,曾主持出版不少在海內外有影響力的出版物,包括「當代散文典藏」、「天地文叢」、《中國抗日戰爭圖誌》、《文化大革命博物館》、《雙照樓詩詞藁》等等。著作包括:短篇小說集《紅綠燈》、《天譴》,散文集《自得集》、《難堪的盛宴》、《心版圖》,電影文學劇本《血雨》等。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