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中國大學的LGBTQ微信公眾号一夜之間全被封殺


中國社交媒體平台騰訊微信週二晚間屏蔽並清除了中國頂尖大學校園LGBTQ群體賬戶的所有過往內容,此舉對中國LGBTQ意識和權利造成了重大打擊

許多大学LGBTQ社团從未被官方承認或寬恕,中国政府对其的态度一直是抱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默許其在網上發佈內容,並在可能的情況下在不定期的情況下進行部分活動。

然而,從昨天晚間開始,這類微信公眾號突然被封,甚至與有關性別的學術研究協會的社交媒體用戶群體,也已在網絡上被抹去。
“根據相關投訴,所有內容因違反《互聯網用戶官方帳號信息服務管理規定》而被屏蔽,該帳號的所有使用已被暫停。”

現在被封殺的微信公眾號包括,清華大學的非官方LGBTQ 俱樂部;北京大學的非官方LGBTQ 俱樂部Colorworld;復旦大學的知合社;武漢大學的性別平等研究會;南京大學的性別平等同藝術天會;學院的橄欖樹研究小組 ;中國人民大學的性別與性別會以及華中科技大學和華東東師範大學的類似研究型小組等等。

各種各樣的 LGBTQ 夥伴發揮了不同的功能,但都為中國社会對 LGBTQ 問題的認識和对中國 LGBTQ 學生的支持提供了一個空間。 例如,Colorsworld 每週組織志願者英雄的在線支持小組和問答會議,而知和社則更願意關注研究,成為分享性別學術學術的空間。 目前活動研究已經存在了多年。

樊波波是一位中國電影人,現在在柏林工作,過去與曾經的海洋曾經合作,看他關於LGBTQ問題的一些電影(《華夏獨白》) 》,《媽媽彩虹》)。

這樣的伙伴是非常重要的,她“已經有或全部轉入地下了,”範文芳說。 “即使是他們擁有的空間非常有限,現在都不願意了,這實在是太可惜了。學生說,他們的支持是如此之高,因為他們願意接受來自大學、政府和社會媒體審查的壓力,但 仍繼續做他們的工作。”

2015年,范冰冰起訴中國最高審查機構,因為他的紀錄片《彩虹媽媽》(Mama Rainbow)講述了母親接受其同性戀子女的性身份的故事,也在一夜之間從主要的視頻流媒體上神秘地消失了,而這些視頻流媒體之前曾毫無問題地播出了該內容。 法院判決宣布,審查機構本身並沒有發布要求刪除該影片的具體指令。

在周二的案件中,沒有給出目前關閉賬戶的理由。 在中國,民間社會的賬戶經常在對活動主義的鎮壓中被關閉。

一些微信用戶週二報告說,如果他們點擊進入現已關閉的LGBTQ賬戶的頁面,該賬戶在退出時將自動從視圖中隱藏起來,並且仍然只能通過 “未命名公众号”間接搜索。

“我不能接受這些賬戶就這樣消失–它們幫助了這麼多像我一樣的人,”一位微信評論者在博客上寫道。 “這種清理行動無異於對中國性少數群體的公然歧視和迫害。”

LGBTQ 微信賬戶在中國被封鎖。 图片来自微信

清理 “同性戀內容”

公司如果不遵守中國嚴格的審查標準,可能面臨經濟和其他後果。 當局要求他們在自己的平台上進行審查,並為審查埋單。 在沒有明確指示的情況下–就像長期存在於灰色地帶的同性戀內容一樣–他們傾向於謹慎行事。

在過去的一個月裡,這種謹慎的態度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因為在兩個高度政治化的周年紀念日的雙重打擊下,審查力度加大:6月4日的天安門廣場鎮壓,以及7 月1日的執政的共產黨建黨100週年。

中國在1997年取消了對同性戀的定罪,但對LGBTQ公民提供的法律保護仍然很少。 儘管有所改善,特別是年輕一代的態度,但同性關係在中國仍然是禁忌,與鄰國台灣不同,台灣是亞洲第一個將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的國家。

含有同性戀內容的外國電影在中國受到審查。例如,之前北京國際電影節突然取消了《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的放映,《波西米亞狂想曲》中所有關於皇后樂隊歌手弗雷迪-默克里的性身份和艾滋病的內容都被刪掉。

然而,以前也有過幾次,中國主流社交媒體改变了刪除LGBTQ內容的決定。


2018年,作為打擊色情、暴力或非法內容的一部分,微博在其平台上開展了 “清理 “同性戀主題帖子的活動,引發了公眾的強烈抗議,以至於該社交媒體巨頭改變了其政策。

2019年,在數百萬人觀看並發布支持女同性戀和雙性戀女性的標籤後,微博也對其關閉一個名為 “les “的著名社區的決定進行了反悔。

“我希望在我們的有生之年,我們能夠在網絡空間看到不同的意見和不同群體的聲音,而不是少數人利用他們的權力將其他人的聲音消音和刪除,”一位匿名的微信用戶在一 篇帖子中寫道,惡意抹殺LGBTQ賬戶。 “國家和人民已經為政治犧牲了太多。”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