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香港活動家羅冠聰給匈牙利總理的信——匈牙利決不能再阻礙我們為自由而戰。

羅冠聰是一名來自香港的民主活動家和政治家。

親愛的維克多-歐爾班:

很難想像一個在年輕時與一個共產黨的殘酷鎮壓作鬥爭的人,後來會成為另一個共產黨的堅定支持者。 然而,越來越多的人像你一樣做到了這一點。
作為在20世紀80年代以抵抗蘇聯壓迫的民主青年組織起家的菲德斯黨的創始成員,你應該很清楚,當沒有製約或平衡來約束權力時,權力會是什麼樣子。 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絕對控制體係與你年輕時抗議的蘇聯沒有什麼不同–那麼,作為匈牙利總理,你為什麼選擇站在北京一邊,阻止歐盟支持那些在香港爭取自由的人?

人們可能會問,為什麼一個面臨政治指控和潛在監禁的流亡民主活動家和前立法者會關心匈牙利政治。 答案是,因為在布達佩斯發生的事情對香港發生的事情有影響。

自2010年上台以來,你與中國政府的關係越來越親密,在涉及侵犯人權的問題上,歐盟很難對北京施加壓力。 匈牙利是第一個在2015年加入中國 “一帶一路 ”倡議的歐盟國家,為北京向世界輸出其威權模式鋪平了道路。 而在此後的幾年裡,貴國一直擔任中國在歐盟的最大辯護人。

今年3月,你們的外交部長Péter Szijjártó批評對中國和緬甸的個人和實體的製裁是”毫無意義的”和”有害的”,即使在緬甸有數百人在抗議活動中死在街頭,北京在新疆進行種族滅絕的時候。 而在5月,匈牙利阻止歐盟發表聲明,譴責中國政府鎮壓香港的民主–其他所有歐盟政府都準備簽署這一聲明。

本月早些時候,你為這些決定辯護,聲稱你正在努力防止 “冷戰政策和文化在世界政治中的重新出現”。 但威脅要回到那些黑暗日子的是北京,而不是西方。

多年來,民主國家奉行與中國接觸和建立橋樑的政策,希望隨著這個國家越來越富裕,它將逐步實現自由化和民主化。 相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推出了他的 “自信主義”–建立他的極權主義模式,反對西方自由主義。 任何批評–無論是來自中國人民還是關注侵犯人權行為的國際社會–都被斥為尋求進行 “顏色革命 ”的 “外國敵對勢力 ”所為。 這就是冷戰心態的表現。

歐爾班先生,如果你真的擔心全球分裂的回歸,防止這種事情發生的最好辦法是作為民主聯盟的一部分,對中國對世界的控制權實施制衡。

當我老了,回顧我的生活,我不希望成為20歲的自己會討厭的人。 我相信你也有同樣的感覺。

歐盟的建立是為了維護和平與民主。 因此,它必須明確譴責危及世界和平的侵犯人權行為–匈牙利決不能阻擋它。

(来源:Politico)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