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數名印度尼西亞醫生接種中國科興新冠疫苗以後死亡

一家醫學協會表示,即使在接受了中國的 SinoVac 疫苗注射後,印度尼西亞仍有十幾名醫生死於 COVID-19。

印度尼西亞醫學協會 COVID-19 緩解小組負責人 Adib Khumaidi 博士說,自冠狀病毒大流行開始以來,已有 401 名醫生死亡。據華爾街日報報導,至少有 20 名死亡醫生接種了 SinoVac 的疫苗,其中 10 人僅在 6 月份就發生了。

這一進展引發了人們對正在世界多個國家/地區使用的中國製造疫苗的質疑。

報告稱,據醫學協會稱,大約 90% 的印度尼西亞醫生(總共約 160,000 名)接受了 SinoVac 的注射。

流行病學家現在呼籲對醫務人員的死亡進行調查,以確定是否有其他因素,如醫院護理不當或既往疾病,也起了作用。

今年早些時候進行的研究發現,SinoVac 成功地避免了 COVID-19 感染者住院或死亡。

在巴西,研究人員發現這種疫苗在預防嚴重的 COVID-19 病例方面有 50% 的效果。

在智利,發現疫苗注射在預防症狀性感染方面的有效率為 67%,在預防住院方面的有效率為 85%,在預防 COVID-19 死亡方面的有效率為 80%。

“它改變了這種疫苗的遊戲規則,我認為它非常形像地批准了關於其功效的討論,”智利貿易副部長羅德里戈·亞內斯 (Rodrigo Yanez)在 4 月份告訴路透社。

話雖如此,關於 SinoVac 疫苗針對更具傳染性的 Delta 變體的有效性的研究很少。目前尚不清楚本月死亡的印度尼西亞醫生中有多少感染了這種高度傳播的菌株。

Adib 博士告訴《紐約時報》,COVID-19 緩解小組目前正在討論向醫務人員注射另一種 COVID-19 疫苗(如阿斯利康)的第三針以提高免疫力。

週日,印度尼西亞創下了每日 COVID-19 感染的新記錄,衛生官員報告了 21,000 多例病例。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數據,這一數字使該國的感染總數達到 2,093,962 人,死亡 56,729 人。

然而,印度尼西亞健康專家表示,真實數字可能更高。在 5 月齋月結束後數百萬人旅行後,印度尼西亞的COVID-19 感染激增。

“預計將在未來兩到三週內達到峰值,”COVID-19 工作組發言人 Siti Nadia Tarmizi 告訴曼谷郵報。

此前,據路透社6月中報道,印度尼西亞官員表示,中爪哇省的350多位醫生和醫療人員儘管都接種了中國科興疫苗,但還是感染了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其中幾十人需要住院治療。有關科興及其他一些疫苗對傳染性更強的變異病毒有效性的憂慮在不斷增加。

報道表示,印尼中爪哇省古突士區的衛生局長巴戴·艾斯莫尤(Badai Ismoyo)表示,大多數確診的醫護人員都沒有病狀並都在家中自我隔離,但有幾十人因高燒和血氧飽和度下降而住院治療。

在擁有5000多名醫護人員的古突士地區,近期因為被稱為Delta的更具傳染性的變種病毒出現了新一波疫情,使得該地區的病床使用率已超過90%。

印尼是亞洲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之一。截至週一,確診人數超過200萬,其中有超過53,000多人死亡,雅加達和其他疫情嚴重地區的住院率超過了75%。

被指定為優先群體的醫護人員在今年1月開始接種疫苗時,是印尼第一批接種群體。但是,目前至少已有1,000名醫護人員死亡,使印尼的醫療系統受到重創。

專家對大量醫護必須住院感到擔憂,表示這似乎意味著中國疫苗在面對Delta病毒變種時可能缺乏保護力。

路透社的報道表示,中國科興和印尼衛生部沒有就科興疫苗對更新的變種病毒有效性的質疑立即做出回應。

另據報道,哥斯達黎加衛生官員6月16日表示,在評估中國科興疫苗的臨床研究報告之後,認為該疫苗防止新冠病毒感染的功效不夠高,決定目前不予以採用。此前,一些國家為本國民眾大規模接種科興疫苗之後,新冠感染率依然居高不下。

至5月下旬,中國已經向拉丁美洲國家提供了1.65億劑新冠疫苗,這被認為是北京把握時機、實施疫苗外交的一部分,以增強它在「美國後院」的影響力,同時引誘或迫使疫苗接受國實施對中國更有利的政策。

目前在拉丁美洲已經注射疫苗的人口中,多數人使用的是來自中國的疫苗。但是按人口比例計算,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依然是世界上新冠疫情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