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習仲勳為保晚年榮華富貴支持六四屠殺,史上首次! 美眾議員推法案要求凍結中共資產

習仲勳為保晚年榮華富貴支持六四屠殺

圖片來自網絡

美國《自由亞洲電台》(RFA)網頁6月4日和6月7日,連續刊發該電台《夜話中南海》專欄作家高新的文章,引述當年《人民日報》報導習仲勳慰問戒嚴部隊的講話為證,指習仲勳為保晚年榮華富貴,支持六四屠殺。

高新6月4日的文章題目是:“《人民日報》白紙黑字:習仲勳堅決擁護六四鎮壓”。

文章寫道:外界一直在傳播的習近平之父習仲勳在中共黨內反對“六四”鎮壓的說法,本來僅僅是個找不出事實根據的“民間故事”,好多年來一直被一炒再炒,就被炒成了寄希望於習近平反“六四”的依據。

而當時中共《人民日報》上的白紙黑字,才應該是最有說服力的。1989年6月15日的《人民日報》第1版第二條便是標題為《15位副委員長慰問執行戒嚴任務官兵,習仲勳發表講話讚揚子弟兵的偉大歷史功績》的長篇報導。該報導中引述了習仲勳的現場講話:“6月3日凌晨起,在我們祖國首都北京,極少數暴亂分子煽動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製造了一場駭人聽聞的嚴重的反革命暴亂。在這關鍵時刻,你們在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的正確領導下,堅決執行中央的英明決策,採取果斷措施,迅速平息了這場反革命暴亂,為保衛社會主義制度,保衛人民政權,保衛首都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立下豐功偉績。”

高新的文章寫道:當時的習仲勳還在“慰問戒嚴部隊官兵”的現場講話中,特別代表他本人擔任第一副委員長的全國人大常委會表示:“我們應該清醒地看到,反革命暴亂還未完全平息,極少數暴亂分子仍在負隅頑抗,伺機反撲,不斷地製造事端。作為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的常設機關的人大常委會,負有維護憲法尊嚴、監督憲法實施的崇高職責。我們堅決支持你們捍衛憲法和法律尊嚴的正義行動。希望你們再接再厲,繼續發揚革命英雄主義精神,與製造暴亂的極少數人作堅決的鬥爭,直至取得完全的勝利,為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保證改革開放的順利進行,立下新的功勞。”

文章寫道:這裡需要說明的是,“六四”鎮壓之前的習仲勳因為身體原因,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去人大上班,“常務副委員長”的角色是由彭沖扮演的。但“六四”一聲槍響,他老人家立刻從病床爬起來,精神矍鑠地走上街頭慰問戒嚴部隊。

(法廣)

中國對加密數字貨幣粗暴措施致比特幣價格大跌

圖片來源網絡

6月21日週一,比特幣在格林威治標準時間10H30再次下跌近9%,此前北京下令四川省供電公司切斷這些虛擬貨幣“挖礦”公司的電源。

法新社說,北京當局的這個行動促使該行業的專家們思考是那些原因促使中國政府現在採取行動,以及這一變化對市場的影響。

為什麼對加密貨幣採取更強硬立場?

隨著金融系統重要性的增加,中國政府對其控制的需求也在增加。而加密貨幣,特別是比特幣,對北京來說是一個挑戰,因為中國央行無法通過這些資產追踪資金的流動。

作為補救方法,以及為了”預防和控制金融風險”,北京當局做出了禁止在中國進行加密貨幣交易的選擇。分析師指出,北京試圖控制資本流動,仍擔心非法投資和籌資的增加。

國際貿易公司Oanda的亞太分析師哈雷(Jeffrey Halley)說, “中國沒有開放的資本市場,而加密貨幣是繞過這一點的一種方式,這對當局來說是不可接受的。”

此外,對加密貨幣的強硬態度也使中國能夠推出自己的虛擬貨幣,這是自2014年以來中國央行一直在進行的項目,這將使北京能更好地控制交易。

自2019年以來,加密貨幣的創造和交易在中國屬於非法的活動,而北京最近的打擊行動,將快速導致加密數字貨幣的龐大挖礦行業失去業務。

(文章截自法廣)

台灣駐香港辦事處人員拒絕簽署「一中承諾書」,“ 過去沒簽、現在不會簽,未來也不可能簽 ”

圖片來源網絡

據《自由時報》報道,關於香港政府要求台灣駐香港辦事處人員簽署「一中承諾書」,導致台灣派駐人員無法續留及赴任,我香港辦事處自今年6月21日起調整業務辦理方式,中華民國總統府今日發表5點立場。

“第一、調整香港辦事處業務辦理方式,起因於香港政府自2018年7月起,屢次對我方駐港人員設置不合理的政治條件,要求簽署「一中承諾書」,否則不發放簽證或提供延簽所導致。對於北京當局及港府單方面違反2011年雙方換文內容,單方面背棄互利互惠的承諾,我方表達高度遺憾及譴責。

第二、港府要求我方駐港人員簽署「一中承諾書」,目的在於逼使我方承認中國對台灣的主權。對於「一中承諾書」,我方駐港人員過去沒簽、現在不會簽,未來也不可能簽。即便香港辦事處業務有所調整,基於維護台港民眾權益,必要的運作仍然會存在。

第三、我方駐港人員拒絕「一中承諾書」,對於第一線辛苦的駐港人員的努力,蔡總統表達感謝,並肯定人員維護國家尊嚴,守護民主自由的價值。對於已經回到台灣的人員,蔡總統也表示「各位不是低著頭離開,而是挺著胸膛回來」。

第四、台灣一貫的立場,是「遇到壓力不屈服,得到支持不冒進」。我們也必須正告北京當局,中國必須負起責任,避免影響臺港關係,避免兩岸關係緊張。同時,我們會密切觀察後續發展,採取必要的因應作為。

第五、基於對民主自由的堅持,台灣會繼續聲援香港人民爭取民主自由。台灣依法對於香港的人道援助、關懷行動,相關專案會繼續進行,也會隨情勢變化,進行動態調整。”

中華民國總統府發言人張惇涵最後表示,台灣也呼籲全世界支持民主自由的國家,務必持續關心香港情勢,正視香港人民對自由民主的殷切期待,給予堅定的支持。而台灣也會堅守民主陣營,捍衛民主、自由、人權的普世價值。

史上首次 美眾議員推法案要求凍結中共資產

Representative Ann Wagner (R-Mo) attends the service for slain US Capitol Police officer William “Billy” Evans as he lies in honor at the Capitol in Washington, DC on April 13, 2021. – Evans was killed and another wounded after a man rammed through security and crashed into a barrier at the complex, forcing it into lockdown less than three months after a mob insurrection at Congress. (Photo by Tom Williams / POOL / AFP) (Photo by TOM WILLIAMS/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美國當地時間6月19日,聯邦眾議員安・瓦格納(Ann Wagner)表示,中共試圖隱瞞中共病毒(COVID-19)起源的做法,違反了其在2005年簽署的一份有約束力的國際條約,該條約將允許美國對中共實施制裁,並沒收和凍結中共在美國的資產,用來補償大瘟疫的受害者。

瓦格納是在接受美國電視網絡OAN的採訪時說的這番話。她正在國會推動《美國補償法案》,如果法案得以通過,這將是史上首次在經濟上向中共追責。

瓦格納說,中共系統地、故意地誤導、歪曲和掩蓋有關病毒的致命信息,這些信息本來可以阻止這場全球大瘟疫的發生。中共的做法,直接違反了國際法。

她說,在2003年也是因為中共的故意掩蓋,導致薩斯(SARS)在中國大爆發。此事迫使2005年中共與195個國家簽署了一個具有約束力的條約。

條約規定,如果哪個國家得知潛在的全球衛生緊急情況,必須在24小時或非常迅速地向國際組織報告,否則,就應該為自己的所為負責。

瓦格納補充說,中共實際上在2019年11月就知道中共病毒蔓延,但直到2020年1月才報告給世衛組織;但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Ghebreyesus)等人,則任由中共掩蓋疫情。

瓦格納表示,幾乎每一個美國人都有關於中共病毒大瘟疫的傷心故事。他們從中受到傷害,感到害怕、失落,現在則是憤怒。

目前,這場大瘟疫在美國已經奪走了六十多萬人的生命,共有超過3,300萬人感染了中共病毒。

瓦格納是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副高級成員,她在上屆國會就提出要中共在經濟上為大瘟疫負責的議案,但由於民主黨議員的反對而擱淺。

近幾個月以來,美國政界、媒體和科學界對於中共病毒起源問題,全都大轉向,要求對中共病毒溯源的呼聲越來越高。美國總統拜登還在5月26日簽署行政令,要求美國情報部門就中共病毒實驗室來源進行調查,並在90天內提交調查報告。

瓦格納認為,是時候通過《美國補償法案》並讓中共為其在病毒問題上的所為買單了。

瓦格納在6月15日發布的新聞稿中說,「當世界本應共同努力應對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爆發時,中國(中共)卻讓敢於發聲的科學家閉嘴。」

「《美國補償法案》將確保中共為其腐敗、不道德和危險的行為買單。」

這項法案中列出了針對中共經濟上追責的具體建議措施:
‧凍結在美國的任何必要的中共資產,以便與中共達成雙邊賠償協議;
‧設立基金以賠償美國人因中共病毒造成的損失;
‧取消中共在世貿組織的「發展中國家」地位;
‧取消中共獲得世界銀行開發貸款的資格;
‧阻止中共在聯合國獲得特殊待遇;
‧禁止美國儲蓄基金在中國投資;
‧對中共官員、同夥和家屬,以及從大瘟疫中獲利的中共醫療設備和藥品供應商、高科技企業、參與盜竊美國知識產權的中共實體,及參與互聯網監控、過濾和審查的中共實體,實施制裁和/或旅行限制。

(大紀元新聞網)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