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拜登下令90天內徹查新冠病毒來源

北京對美國要求世衛組織進行第二階段調查的呼籲作出了憤怒的反應,美國情報部門對病毒的可能來源存在分歧意見。


美國總統拜登決定繼續美國對新冠病毒大流行病起源的調查,一個情報機構傾向於該病毒從武漢實驗室逃逸的理論,這讓他與中國本已緊張的關係變得更加緊張。

拜登週四表示,他將在90天後公佈調查結果,這已成為情報機構的優先事項。此舉代表著政府的政策發生了戲劇性的轉變,直到現在還把調查留給世界衛生組織。
美國周四呼籲世界衛生組織對冠狀病毒的起源進行第二階段的調查,讓獨立專家充分接觸中國的原始數據和样本。

美國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代表團說:“至關重要的是,中國應讓獨立專家充分接觸與了解病毒來源和大流行病早期階段有關的完整、原始數據和样本。”

北京做出了憤怒的反應,將拜登的這一命令描述為更廣泛的地緣政治鬥爭的一部分。中國政府質疑華盛頓的動機,並抨擊美國情報部門在2003年伊拉克戰爭前的 “臭名昭著的記錄”。

然而,正如拜登所承認的,美國情報界對大流行病的可能起源存在分歧。國家情報局局長辦公室(ODNI)週四發表聲明,承認存在分歧,而且對事實仍然缺乏確定性。

聲明說:“美國情報界並不確切知道新冠病毒最初是在哪裡、何時或如何傳播的,但已經凝聚在兩種可能的情況下:要么它是在人類與受感染動物的接觸中自然出現的,要么是實驗室事故。”

“雖然調查委員會的兩個成員傾向於前一種情況,一個成員更傾向於後一種情況–每個人都有一定的信心–但調查委員會的大多數成員認為沒有足夠的信息來評估一種情況比另一種情況更有可能。”

該聲明最後說, “國際調查委員會繼續審查所有可用的證據,考慮不同的觀點,並積極收集和分析新的信息,以確定病毒的來源。”

該病毒於2019年底在中國城市武漢首次發現,此後在世界各地傳播,造成近350萬人死亡。科學專家的廣泛共識仍然是,最可能的解釋是新冠病毒從動物宿主那裡跳到了人類,這是一個自然事件。

週四,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建說,病毒“極不可能 ”來自武漢的一個實驗室,並再次指重申了世界衛生組織代表團3月份的報告的結論。

趙說,“(美國)的一個目的是利用大流行病來追求污名化和政治操縱,以轉移責任。他們不尊重科學,對人民的生命不負責任,對全球抗擊病毒的共同努力起反作用。”

談到對2003年伊拉克戰爭和用於證明美國領導的入侵的毫無根據的情報的回憶,趙說 “美國情報界臭名昭著的記錄早已為世界所知”。

週三,拜登給了美國情報機構90天的時間向他報告,以便就冠狀病毒的起源得出一個 “明確的結論”。

他指示美國國家實驗室協助調查,並呼籲中國配合國際社會對該大流行病起源的調查。拜登說,他還要求情報部門隨時向國會通報有關此事的工作情況。

他說:“美國還將繼續與世界各地志同道合的伙伴合作,迫使中國參與全面、透明、基於證據的國際調查,並提供所有相關數據和證據。”

在去年年初中國報告首批病例後不久,關新冠病毒可能來自中國實驗室的流言開始流傳。儘管當時它被認為是一種邊緣理論,但隨著死亡人數在特朗普政府的最後幾個月開始上升,唐納德-特朗普、他的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和阿肯色州的一名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宣傳了這種理論。

該理論被大多數科學家駁回,2月,一個代表世衛組織前往中國的國際專家團稱實驗室洩漏理論 “極其不可能”。

世衛組織代表團團長Peter Ben Embarek當時說,確定新冠病毒來源的指向蝙蝠中的一個 “自然庫”,但這 “不太可能 ”發生在武漢。

然而,該組織的總幹事譚德塞在3月說,在包括美國和英國在內的14個國家發表聯合聲明對世衛組織團隊的結論表示擔憂之後,“所有的假設都還在討論中” 。
週日,《華爾街日報》援引“先前未披露的”美國情報報導說,在2019年12月初記錄第一位新冠患者之前,武漢一個重要病毒實驗室的三名工作人員出現了類似新冠肺炎的症狀,並被送往醫院。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週一援引知情人士的話報導說,情報界“仍然不知道研究人員到底得了什麼病”。“說到底,還是沒有什麼定論。”其中一位看過情報的人告訴CNN。《華爾街日報》的報導是在世衛組織決策機構的一次重要會議前夕發布的,該會議預計將詳細討論對Covid-19的起源進行調查的下一階段。

北京強烈否認該報導,稱其 “完全不真實”。週四,趙立堅還提出了中國自己的理論,但沒有證據,即該病毒可能來自馬里蘭州的一個美國軍隊基地。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