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現代戰爭的新形式——中國正在悄悄吞噬不丹領土

在美国这位世界警察的盯梢下,中國不敢冒然採取軍事入侵行動,因此他正改变策略,悄悄地吞噬其鄰國。


21世紀的土地掠奪是什麼樣子的?中國在不丹的所作所為給了世界一個很好的註解。通過悄悄地從其喜馬拉雅山的小鄰居那里奪取一塊土地,北京採取那些想要改變國際秩序但又不准備正面對抗的國家所喜歡的策略。
研究人員上週在《外交政策》雜誌上披露了有關情況。 幾年來,中國通過在屬於不丹的土地上不動聲色地修建公路、村莊和安全設施,試圖穩固其西藏邊界–並獲得對南亞對手印度的影響力。
目前還不清楚不丹政府是否意識到人民解放軍實際上已經入侵了其領土的一小塊偏遠地區,或者它是否知道但無力回應。明確的是,中國的威脅不會消失。 北京已經通過在當地製造事實來執行一個既成事實。
這是個越來越熟悉的手法。這就是現代世界領土侵略的本質。
它並不總是這樣的。在1945年之前,更常見的是直接、公然地征服整個國家的行為,只要想想波蘭有多少次被強國從地圖上抹去就知道。然而,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只有一個國際公認的國家–南越–因為軍事侵略而消失。當朝鮮試圖征服韓國,或薩達姆-侯賽因的伊拉克妄想吞併科威特時,華盛頓主導的國際社會不久就使其恢復了原狀。
一些學者認為,國際法的設立使世界對弱者更加安全。他們認為,1928年的《凱洛格-白里安公約》在名義上取締了戰爭,扭轉了反對侵略的道德風潮。事實上,這種秩序的根基在於二戰後的以美國主導下的世界和平,它植根於軍事聯盟和前沿部署,為全球主要地區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安全。哈里-杜魯門總統在1947年向國會解釋說,允許不受約束的軍事侵略,就是讓世界重新陷入剛剛產生過大災難的黑暗無政府狀態。
然而,其結果並不是要消除侵略。它只是通過美國的力量來緩和它。修正主義國家知道公開對抗美國支持的後果,所以他們不得不更隱蔽地進行。佐治亞州立大學的丹-奧特曼(Dan Altman)的研究表明,自1945年以來,此類行為通常體現在有限的土地掠奪上,即侵略者迅速或隱蔽地奪取通常是相當小的一塊土地。
中國也採取了一種零碎的、循序漸進的方法來控制南海,採取一些行動–在這裡建造一個人工島,在那里奪取一個有爭議的珊瑚礁–來改變現狀,而不會引發與鄰國或華盛頓的重大衝突。北京悄悄地將部隊派往印度或不丹聲稱無法進入的地形,並通過對其海岸警衛隊持續施加低級別的軍事壓力來測試日本對東中國海有爭議的尖閣群島的控制力。
俄羅斯的戰術手段也很類似。雖然莫斯科公開使用武力來修改領土,但它通過攻擊美國聯盟體系之外的國家–格魯吉亞和烏克蘭–來繞過美國的聯盟體系。 2014年,當莫斯科從烏克蘭手中奪取克里米亞時,它做得模棱兩可,在沒有識別標誌的情況下部署了部隊,而且速度很快,趕在任何人都能做出反應之前完成。據報導,俄羅斯正繼續對格魯吉亞進行循序漸進、低能見度的土地掠奪,在黑夜中移動邊境哨所。
在某種程度上,侵略現在主要發生在這個 “灰色地帶”,這一事實證明了美國及其朋友自1945年以來所建立的秩序正發揮著作用。俄羅斯在烏克蘭和格魯吉亞的所作所為是慘無人道的。 中國在不丹的偷偷摸摸的征服使其對世界永遠不會尋求霸權或擴張的承諾成為一個笑話,但這些冒犯行為並不像世界上的小國曾經遭受的那樣可怕。
今天的修正主義大國在很大程度上尊重美國的穩定和威懾體系,即使它們對其不滿,所以它們將其擴張限制在不太可能挑起大規模戰爭的賭博上。

無論如何,目前的情況是,“灰色地帶”不只是關於有問題的那塊土地或海洋。它是一種試探性的行為,旨在確定一個機會主義大國能走多遠。當中國在2012年從菲律賓手中奪取黃岩島後只受到了溫和的批評,然後在2013年開始了造島運動,它助長了其在南中國海的霸主地位。如果它能在一次強權掠奪中逃脫國際的批評,為什麼不嘗試另一次呢?
而且,不要搞錯了,俄羅斯和中國不喜歡被美國的聯盟和軍事力量所束縛。這就是為什麼他們一直在尋求可能讓他們在波羅的海地區、黑海或台灣海峽打敗美國軍隊的實力。
讓世界保持相對有序不是沒有惡意,而是對侵略性行動所帶來的後果的恐懼。中國和俄羅斯在灰色地帶擴張行為表明,這種對於侵略性行動的恐懼已從人們久遠的記憶中抹去,以至於大家對此察覺甚少。
在烏克蘭、南中國海甚至喜馬拉雅山的土地掠奪本身就加劇了緊張局勢。更令人擔憂的是,它們所揭示的國際秩序正處於崩潰的邊緣。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