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央視發布成都學生墜樓官方版“真相”,海外異見團體表示質疑

中國西南部成都市第49中學一名高中生在校內的突然死亡,在社交媒體上的中文使用者中間掀起了巨大的關注,甚至許多憤怒和怨恨的情緒。分析人士說,這次事件引起如此巨大的社會關注,跟人們近年來對國家和政府積累的怨恨、無所不在的監控網絡在關鍵時刻不能提供真相而產生憤怒,有密切的關係。

雖然官方在央視獨家發佈了「49中学生坠亡事件视频」,但這未能來自牆外和海外的質疑聲和反對聲。來自四川成都的海外團體「巴蜀復興會」,來自廣東的海外團體「廣東自民黨」等,在互聯網上公開地表示質疑和不信任來自官方的所謂“真相”。

“真相! 真相! 真相。”週二,在網上廣泛流傳的一段視頻中,幾十個人聚集在成都49中外喊道。他們手持白花,要求政府解釋為什麼一個17歲的男孩在那個週末突然在校園裡墜樓的原因。幾分鐘內,這段視頻顯示警察驅散了抗議活動,這是習近平主席領導下的中國政府近年來加倍鎮壓有組織異議的又一個例子。

但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在網上,對中國西南地區成都第49中學高二學生林之死的呼聲越來越高。
週日下午,也就是母親節,林偉奇的母親把他送到學校。一小時後,他從校園裡的一棟大樓上摔下來摔死了。

林的母親說,直到兩小時後,當她兒子的屍體在殯儀館時,她才得到學校的通知,也沒有被允許在校園裡與他的同學或老師交談。而且,學校官員最初拒絕了她要求查看監控錄像的請求。“我在新聞中多次讀到這種事情,但我從來沒有想到有一天會發生在我自己身上。”週一,盧女士在微博裡寫道。 她的帖子吸引了數十萬的轉發,而關於她兒子死亡的幾個標籤也從微博用戶那裡獲得了數以億計的瀏覽量。

許多人同情盧女士,要求學校和地方當局公佈安全錄像。 但是林某的死也觸及了一些在中國各地引起強烈反響的更廣泛的問題:當局缺乏透明度和同情心,新聞自由被扼殺,以及學校自殺的問題。


一個反復出現的模式

對一些人來說,林某的死亡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而是近年來引起公眾關注的一系列校園死亡事件中的一個最新的事件–由於被認為缺乏官方透明度,人們對其情況產生懷疑。

在微博上,一個被廣泛分享的帖子列舉了過去一年中另外四起學生死亡事件–在每起事件中,家長在未能從當局獲得答案和安全錄像後,都在社交媒體上懇求幫助。

4月,一名15歲的女孩在中國西南部另一個大都市重慶的一所職業學校上晚自習前摔死。根據這位母親的微博,學校拒絕給她看安全錄像,並說監控攝像頭沒有拍到女孩的墜落。當地政府在一份聲明中說,警方在女孩的手機中發現了幾條自殺信息,並排除了殺人的可能性。

11月,一名16歲的女孩在中國東部省份山東的一所高中死亡。學校說,女孩是從宿舍樓上摔下來死的,但是她的母親懷疑是欺凌或虐待等因素造成的,希望進行進一步調查。也沒有監控錄像。女孩的母親在她死後兩小時才得到通知,當她趕到學校時,她女兒的屍體已經被送往殯儀館。當地警方在一份聲明中說,它已經排除了殺人的可能性。

在湖南和江西省的另外兩起案件中,父母也對其子女的死亡的官方結論提出異議。

在成都,警方最終允許林某的家人觀看監控錄像,但並沒有拍到他墜樓的畫面,他的母親在另一篇微博中說。對於一些人來說,在一個監控網絡日益完善的國家,校園安全攝像頭漏掉了這起死亡事件,是一個令人憤怒的理由。

“周圍有這麼多監控攝像頭,它們在針對違反交通規則的人、持不同政見者,甚至是新冠病人的親密接觸者時,效果非常好。但每次發生(有爭議的)事件時,攝像頭就會出問題。”一位因擔心政府報復而不願透露姓名的成都居民說。“我周圍的人都對(當局)處理此事的方式感到不滿。長期以來,人們的憤怒一直被壓抑著,這次一下子就爆發了。”

信息真空

在社交媒體上發帖之前,死者母親說她試圖撥打媒體熱線,尋求記者的幫助 — 但沒有人願意報導這個故事。她寫道:“沒有人敢說出來”。在習近平領導下,中國媒體進行調查性報導的空間被進一步擠壓。在社交媒體上,一些評論感嘆,即使是中國最受尊敬的調查機構也避開了對林的死亡進行深入調查。

當地政府於週二上午在微博上發表聲明,稱調查已經排除了犯規的可能性,林某可能是由於 “個人問題 “而自殺。該聲明未能解決關鍵問題——如丟失的安全錄像,這種做法遭到了猛烈的批評。陸慷說,”仍有許多問題沒有得到解答”。

到週二晚上,警方發布了另一份聲明,再次排除了刑事犯罪的可能性。聲明說,林某的家人在下午被告知了調查結果,並 “沒有異議”。

死者母親的微博賬戶現在已經停止更新了。她最後一次發微博是在周二上午,分享了一張她兒子與其他三名學生在班級門口舉著獎狀的照片。“我已經好幾天沒有回家了,也沒有睡覺。這是我在手機裡找到的我兒子的照片。”她說。

公眾憤怒的罕見時刻

隨著死者母親的沉默,民族主義者開始在網上推動另一種陰謀論–對林之死的公眾憤怒是由“外國敵對勢力 ”煽動起來的,以顛覆中國政府。週二晚上,隨著成都四十九中外的小規模抗議視頻開始在社交媒體上流傳,謠言迅速擴散:一些人聲稱抗議者在為中央情報局工作;另一些人說他們在去年美國駐成都領事館關閉前接受過培訓;一些人甚至警告說抗議者所持的白花是“顏色革命”的標誌。

雖然抗議視頻被迅速審查,但許多謠言卻被允許傳播。然後,在星期四,幾家主要的國家媒體發表了關於死者的報導 — 有相同的結論。根據這些報導,沒有關於他死亡的安全錄像,因為那個地方沒有學生經常去,所以沒有攝像頭覆蓋。

那天,中國中央電視台播放了讓人揪心的錄像,錄像裡記錄了林的最後時刻。他走過各種建築,坐在地下室裡用一把美工刀割腕。據新華社報導,警方在林某的口袋裡發現了他在短信軟件上發給朋友的自殺信息,以及似乎是寫給一名女學生的遺書。報導還說,學校花了很長時間來通知林的家人,因為由於他頭上有嚴重的傷痕,老師很難辨認他。

許多中國社交媒體用戶似乎接受了國家媒體的答案,而其他用戶仍然不相信,詢問為什麼學校花了這麼長時間通知林的母親。但總的來說,許多人同意當局在披露該案件的信息方面行動太晚。“人們只能說這是一場悲劇,真相來得太晚了,因為學校和警方沒有及時解決公眾的關切。”回應這些報導的最高評論之一說。“(地方)當局和學校應該為(他們在)處理輿論方面的失敗負責。如果他們對公眾提出的問題有足夠的重視,整個事件就不會升級,謠言也不會到處都是。”

海外團體的質疑

海外的“巴蜀復興會”向本媒表示,他們不相信中國官方發佈的監控視頻和調查聲明。

巴蜀復興會的V女士向本媒透露,當時49中涉事班機的隔壁班,學生們正埋頭在自習,突然老師進來讓他們把教室一側的窗戶關掉,就是後來大家知道,朝向涉事位置的窗戶,而理由是那邊在打農藥。其實就是希望阻止大家發現,出了事情。

V女士說,“還有網上刪帖”,他們已經“非常熟練了”,不讓你們知道真相,這些掌權的壞人很狂妄地作惡,覺得“我就是這樣,你奈我何”。

V女士很痛心地說,雖然她們很不願意看到,但是“在淪陷區越來越崩潰的情況下,(類似的不幸)也許會越來越多。”

V女士希望四川和成都的鄉親們知道,“海外有自己人的組織,我們海外的巴蜀愛國者會堅定支持你們,我們可以為你們發聲。”

V女士說,當時受害人的母親在接到兒子死亡的通知時,“所有媒體都不願意報導這個事情。”但是,“很萬幸的是,巴蜀的鄉親們不屈服,終於讓外部世界知道了。”因為我們“不可以讓一個人無緣無故被消失掉,沒有任何生息地。”

關於央視“獨家”發佈的所謂真相,他們指出其中一個很明顯的錯漏:從監控錄像裡,短短兩秒鐘的時間差前後,黑色手錶從左手被換到了右手,割腕的片段,事後補拍替換監控錄像的可能性不能排除,“擺拍實在太明顯”。

涉及的監控視頻片段:

來自廣東的海外組織“廣東自民黨”也在社交媒體上發聲,嘲諷國內“小粉紅”認為說粵語就是“境外勢力”。

他們質疑說:「乜而家講粵語就係境外勢力?原來粵港澳已經唔喺中國境內啦?小粉紅主動分裂國家主權?」

廣東自民黨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p/COziyTjg2SI/?igshid=353ssi1dkaam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