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人口普查終於公佈,數據凸顯人口問題迫在眉睫

經過數週的拖延,中國發布的人口普查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的人口增長微不足道。根據報告,中國人口在2020年達到14.1億,比前一年略有增加。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將不得不比預期更早面對其人口挑戰。

人口普查結果是在推遲數週後發布的。統計局曾說它將在4月初發布數據,但後來說它需要更多時間。在《金融時報》援引熟悉數據的人士報導說北京將在幾十年來首次出現人口下降後,統計局在4月29日的一句話聲明中說,去年的人口有所增長,人口普查將有更多細節。

今天新公布的這個數字高於2019年的14億官方數據。數據表明,自2010年的上一次人口普查以來,中國的人口只增加了7200萬。

在發布後的新聞發布會上,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說,去年有1200萬新生兒,比前一年的1465萬下降了18%,這一趨勢可能會增加中國政府放鬆剩餘生育限制的壓力。這是在2016年中國結束30年的獨生子女政策後的第一年,出生人數連續第四年下降。

寧吉喆說,中國的生育率–一名婦女在其一生中生育的平均數量–去年下降到1.3,他承認這是個低水平。相比之下,美國也處於生育率低迷的狀態,上週報告的總生育率為1.64。

與此同時,中國的老年人口繼續膨脹。

數據顯示,60歲及以上的中國人的比例急劇上升,從2010年的13.3%上升到18.7%。

2020年,15至59歲的中國人的比例為63.35%,低於2010年的70.1%。

這場大流行對人口數量的影響還不清楚。雖然中國迅速控制了其境內的感染傳播,但人口學家說,冠狀病毒的擔憂可能有助於抑制出生。

中國的人口狀況在很短的時間內就上升到了北京經濟問題的最前沿。多年來,取代日益增多的退休人員的年輕人越來越少的趨勢已經很明顯,但處理這一問題在很大程度上被踢到了路上,因為領導人一直專注於不斷增加的債務、與美國的貿易戰以及對曾經自由自在的私營部門的約束。

現在,北京再也不能忽視長期增長的人口陰影了。中國東北部鏽蝕帶的養老金短缺,迫使中央政府要求國有企業以及南方更富裕和更年輕的省份幫助解決養老金問題。

總部設在美國的研究人員、長期批評中國人口政策的易富賢說,由於獨生子女政策導致育齡婦女的數量減少,未來幾年的出生率可能會進一步下降。

易富賢先生說:“數據背後對中國經濟來說是災難性的,是基本的人口轉變。”

人口老齡化預計將成為中國儲蓄的主要消耗。就在中國轉向消費作為增長動力的時候,擔心養老金支付的老年人–而且只有一個孩子幫助他們度過晚年–可能會變得不願意消費。

中國領導人長期以來一直指出,自動化將有助於抵消勞動年齡人口的下降,根據官方數據,自2012年以來,勞動年齡人口一直在萎縮。但經濟學家對這一戰略表示懷疑。 3月,中國央行的研究人員發布了一份文件,呼籲對該國嚴峻的人口前景採取更有力的應對措施。 “它說:”我們必須認識到,教育和技術的進步很難彌補人口的減少。

政府智庫中國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去年年底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預測,中國的人口將在2027年達到峰值14.17億。這比北京在2017年的預測早了三年。目前還不清楚在人口普查結果出來後是否有必要進一步修訂。

中國仍有望超越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但一些經濟學家警告說,如果工人數量持續萎縮,中國可能無法守住這一位置。與美國不同,中國並不依賴移民來幫助補充勞動力。

2016年,中國開始允許所有夫婦生兩個孩子,但政策制定者希望的嬰兒潮並沒有實現。獨生子女政策有助於形成一種心態,即把一對夫婦的所有資源都集中在一個孩子身上,許多家庭覺得他們根本負擔不起第二個孩子。

而且,只要中國的生育限制仍然存在,想要兩個以上孩子的罕見夫婦就有可能受到懲罰。

杭州一名33歲的前地方政府工作人員(她只願意使用自己的姓氏)正在起訴她的雇主,在她去年生下第三個孩子的四個月後,雇主讓她離開。中國法律禁止雇主在孩子出生後的幾個月內解僱員工。

今年年初,李女士求助於杭州的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該委員會裁定,由於她違反了計劃生育規定,她不屬於產假保護範圍。

在微博社交媒體平台上發布的一份聲明中,李女士說她覺得 “在我們國家,生育可能是一種罪過”。

近年來,一些地方政府開始悄悄地允許家庭生育第三個孩子,而不會產生通常的影響,父母和人口學家說。

即使是長期支持中國計劃生育政策的官員和研究人員,現在也改變了他們的言論,強調需要提高出生率。

2015年,在中國表示將取消獨生子女政策後,時任中國計劃生育委員會副主任的王培安稱計劃生育是中國應該長期堅持的 “基本國策”。兩年後,王先生對中國面臨人口短缺風險的說法提出異議。他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說:”現在不會,100年後也不會。”他預測到2020年,每年的出生人數將達到1700萬至1900萬。

相反,在2016年上升到1786萬之後,隨後每年的出生人數都在下降。

據該諮詢機構經營的一份報紙報導,4月,現為共產黨政治諮詢機構成員的王先生呼籲 “對人口政策進行重大調整”,以支持鼓勵生育的措施。

然後在3月,中央銀行發表文件說,取消生育限制不能再等了。 “如果我們在[改變方向]方面有任何猶豫,我們將錯過改變人口政策方向的寶貴窗口,”央行研究人員寫道。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