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赵婷获奧斯卡獎,中國噤聲

電影 Nomadland《無依之地》的導演 Chloe Zhao 赵婷週日創造了歷史,成為非白人女性中、以及北京出生的人中,第一位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但中國的官方媒體、主要搜索引擎和互聯網審查員都認為這一切沒有發生。

“我在中國長大,那是個遍地謊言的國家。我小時候得到的信息,後來發現都是假的,並讓我變得很叛逆”——趙婷

因為當年這則“辱華”言論,獲得多項奧斯卡大獎的導演趙婷被中國封殺。

趙婷的獲獎是第二次有女性獲得最佳導演獎,當北京時間週一上午宣佈時,中國社交媒體網站上出現了大量的祝賀信息。到了下午,幾乎所有的帖子都被刪除了。

在中國主要的搜索引擎百度和搜狗上搜索她的名字,有許多關於她以前所獲榮譽的新聞鏈接,但只有零星的關於奧斯卡獎榮譽的文章鏈接,且显示被刪除。

國家廣播公司中國中央電視台、官方的新華社和共產黨的喉舌《人民日報》全天對該獎項保持沉默。兩位國家媒體記者告訴《華爾街日報》,他們收到了中國宣傳部的命令,要求他們不要報導趙薇的獲獎,儘管他們說她是中國公民,因為 “以前的公眾輿論”。

今年早些時候,趙女士因在2013年的一次雜誌採訪中對中國的批評性評論而在中國的網上受到了抨擊。

中國外交部在周一的例行新聞發布會上拒絕就刪除社交媒體上的帖子發表評論,稱這不是一個外交問題。

《無依之地》是第93屆奧斯卡獎的最大贏家,除了趙女士的獎項外,還獲得了最佳影片和最佳女演員。 39歲的趙女士出生於北京,在金球獎上也被評為最佳導演。

中國長期以來一直在尋求像奧斯卡這樣的獎項所帶來的軟實力威望,這使得官方對趙女士的成就保持沉默特別值得注意。在中國執政的共產黨煽動下,數字民族主義激增,導致網上對瑞典服裝零售商Hennes & Mauritz AB、美國國家籃球協會和其他機構的憤怒情緒爆發,認為它們侮辱了中國的國家榮譽。

今年早些時候,趙薇在獲得金球獎後,也經歷了一場中國社交媒體的攻擊。中國社交媒體的情緒起初對趙女士在世界舞台上的成功感到歡欣鼓舞,但在用戶傳播了2013年趙女士接受《電影人》雜誌採訪時提到中國,稱中國是她成長的地方,”那裡到處都是謊言”,之後就變得很痛苦。

趙女士在上高中時搬到了美國,她在周日的奧斯卡獲獎演說中再次提到了她的童年,用普通話背誦了她說她和她父親背過的一篇中國經典文章的第一行。 “人之初,性本善”。中國社交媒體平台上的用戶以大量興奮的評論和各種開心的表情符號作為回應。

“我真的很高興,因為一個中國電影人在全球電影史上留下了華麗的一筆。無論如何都值得慶祝。”一位用戶在類似Quora的問答網站知乎上寫道。

幾個小時後,這個帖子和類似的帖子都從該網站上消失了。類似Twitter的微博平台上的用戶抱怨說,趙女士的成就被審查員刪除。

“為什麼我在國內根本找不到任何關於‘無依之地’的新聞,這真的有必要嗎?”一位用戶寫道。其他用戶建議使用相近讀音字代替的電影中文名稱,這樣可以使帖子躲過平台的自動過濾系統的檢測。

微博上,許多網民用Emoji “無1️⃣之地”或者暗語“有靠之天”(對仗無依之地)等試圖繞過牆內關鍵字審查對該電影的屏蔽。

與百度和搜狗一樣,在騰訊控股有限公司的 “萬事通 “應用程序上進行搜索。在騰訊控股有限公司的 “萬事通 “應用程序 “微信 “上的搜索結果顯示,只有一篇關於趙薇獲得奧斯卡獎的被刪除的新聞文章的鏈接。

微博、百度、搜狗、騰訊和知乎都沒有回應評論請求。

“南加州大學中國政治學教授斯坦利-羅森(Stanley Rosen)說:”想為一個出生在北京並在西方創造性領域取得成功的人邀功,與想控制關於中國有多麼偉大和成功的信息之間存在著基本矛盾。

羅森先生指出,共產黨今年正在慶祝其成立100週年,”中國不希望他們發出的愛國主義信息受到任何干擾。”

《人民日報》出版的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是中國國家媒體對這一消息的唯一提及,是周一的一篇英文社論,其中呼籲趙女士變得”更加成熟”,”避免成為一個摩擦點”。

趙女士的公關人員沒有立即回應評論請求。

相比之下,韓國媒體在該國最大的明星之一Youn Yuh-jung憑藉其在《Minari》中的角色獲得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後大放異彩,該片講述了阿肯色州的一個年輕韓國移民家庭。這是韓國人在表演類獎項中的首次獲獎。

73歲的尤恩女士獲得奧斯卡獎只是該國電影業最近的強勁表現。去年,韓國的《寄生蟲》成為第一部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的非英語電影,此外還獲得了最佳導演、國際故事片和原創劇本的獎杯。

趙女士的下一個項目是漫威影業的《永恆之城》,這是一部超級英雄電影,由安吉麗娜-朱莉、薩爾瑪-海耶克和理查德-麥登主演。中國歷來是奇蹟公司的一个重点市場。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