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武漢病毒所科學家曾協助中國軍方搜集野生病毒

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學家們曾參與了中國軍方組織的動物病毒研究,據英國星期日郵報報導。

英國星期日郵報獲得的中國內部文件顯示,從九年前開始,一個主要國家機構指導的全國性計畫,以尋找和發現新的病毒,也就是生物學中有關疾病傳播的“暗物質”(比喻)。

一位知名的中國科學家曾在2020年1月向全世界發布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他參與了上述全國性計畫,僅在項目的前3年就發現了143種新的致病病原體。

該計畫的五位組長就包括武漢病毒研究所(WIV)的病毒學家石正麗。她曾因在中國野外的山洞尋找蝙蝠樣本而被叫做“蝙蝠女”。該計畫的組長還包括中國軍方將領、生物恐怖主義問題的政府顧問、北京微生物學和流行病學研究所所長曹務春上校。

石正麗否認了上述指控。她說,“我不知道武漢病毒研究所有任何涉及軍方的工作。”

然而,曹務春上校在上述項目報告中列明的職位是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研究院的研究員,並且是中國軍方生物安全委員會專家組主任。他同時也是武漢病毒研究所諮詢委員會成員。去年,中國軍方派駐一個小組進駐作為新冠疫區的武漢,曹務春是該小組中繼陳薇少將之後位列第二的中國軍方官員。該小組被中國政府派往武漢應對新冠病毒疫情並參與疫苗研發。曹務春曾經在英國劍橋大學學習流行病學。

英國星期日郵報獲得的中國內部文件詳細列明了一個標題為“發現野生動物協帶的動物病原體”的重大項目,其目標是尋找可能感染人類的病原體,並研究病原體的進化。該項目於2012年啟動,由中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資助。項目負責人是徐建國。徐在2020年一月還公開否認了新冠病毒的“人傳人”可能性,他說“這個疫情是有限的。如果下星期沒有新增病例,疫情就會結束。”

該項目2018年的一份中期報告說,項目團隊使用基因組分析技術發現了1640多種新的病毒。這個研究組也發現了RaTG13,目前已知的距離SARS-COV-2病毒最接近的病毒。RaTG13曾經被處存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後者當時是亞洲最大的蝙蝠冠狀病毒儲蓄庫。

石正麗教授後來承認,2013年在雲南一座廢棄銅礦中發現了一種與新冠病毒類似的冠狀病毒RaBtCov/4991,當時六名工人因為清理蝙蝠糞便感染上一種嚴重肺炎,三人死亡。

澳大利亞病毒學家愛德華福尔摩斯( Edward Holmes  )認為,在自然條件下,RaTG13病毒需要50年時間的演化才能和 COVID-19百分之百地匹配。

倫敦國王學院的生物安全專家 Filippa Lentzos說,上述最新消息證實,來自北京的公開披露表現出一種“自相矛盾”的模式。“他們仍然不透明。外界沒有關於新冠疫情來源的實質數據,不管是關於動物來源或者實驗室事故洩漏,我們都沒有直接的答案,這完全無助於建立信任。”Lentzos說。

美國國務院近期也曾經對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涉及對病毒進行“功能增強“研究的實驗表示關注。武漢病毒所的研究人員曾經在武漢爆發疫情前幾個星期就發生了類似新冠病毒感染的症狀。

曾為中國政府工作的韓連潮說,曹務春作為中國軍方的生化武器和防禦體系負責人,很可能參與了武漢病毒所對新冠病毒的研究。

原中共中央黨校的蔡霞教授引用“中國軍網”(www.81.cn)網站信息,“由於基因武器是剪出來的新病毒”,遺傳密碼只有設計者才知道,對方很難及時破譯並研製新的疫苗與之對抗。即使有了疫苗,仍有源源不斷的新基因武器整裝待發,研發疫苗的速度趕不上“投毒”的速度。這樣一明一暗的較量,對防守的一方十分不利。“只要找到基因密碼的突破口,就很容易將它們改造成殺傷力巨大的‘生物原子彈’。”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