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加拿大夫婦在「新疆」見證中國對維吾爾人的鎮壓

曾經定居“新疆”的加拿大人加利 戴克說,“隨著拘留營地的建造,人們在幾個月後被帶走,沒有任何反抗,沒有任何鬥爭,因為那裡有如此多的安保,他們(維吾爾人)作為一個民族,被壓倒了,完全無法反抗。”

人權組織稱,多達100萬的維吾爾人,現在被中國政府留置在拘留營中。他們主要是信奉伊斯蘭教的突厥族,其文化與中國佔多數的漢族不同。

中國強烈否認關於人權的指控,稱這只是培訓計畫、工作計畫、再教育項目,目的是消除西北地區的極端主義,並提高當地人收入。

戴克夫婦(Dyck)能說流利的中國普通話和維吾爾語,他們在2007年開始在新疆定居,經營農業廢棄物和堆肥業務。

“(當時)我們真的很享受生活,享受和維吾爾人在一起。我們被歡迎,被接受,加入各種關係和文化,那是一段非常特別的時光——直到它不復存在。” 安德莉 戴克 (Andrea Dyck)在他們位於加拿大的家中告訴法新社(AFP)記者。

安德莉說,在2009年的暴力騷亂之後,“傳統的維吾爾鄰里社區開始被拆散。人們被迫搬家,搬到遠離他們自己社區的公寓樓裡。”

加利 戴克(Gary Dyck)說,中國政府“非常有條理地”針對維吾爾文化進行打壓,一開始是限制伊斯蘭教的傳統,後來擴大到食品、服裝、甚至語言。

戴克夫婦說,一開始,一些版本的《古蘭經》被禁止,後來,所有的維吾爾語書記都被禁止了。

“在一個很大的市場,我看到一個牌子說,這裡不允許說維吾爾語。”安德莉說。

安德莉解釋說,“每一件事情,都被規定,只有一種方式被允許。”

2016年,隨著對維吾爾人的打壓的加劇,這對夫婦說,他們開始發現警察變得越來越多,在每一個主要的十字路口都設立了檢查站,而且到處都安裝了攝像頭。

“突然間,你必須通過機場級別的安全檢查,只為了進入一家雜貨店。”安德莉說。

“隨著拘留營地的建造,人們在幾個月後被帶走,沒有任何反抗,沒有任何鬥爭,因為那裡有如此多的安保,他們(維吾爾人)作為一個民族,被壓倒了,完全無法反抗。”

甚至在距離戴克夫婦家不遠的路上,就有一個拘留中心,北京稱其為職業培訓中心,旨在應對恐怖襲擊,減少伊斯蘭極端主義。

加利說,在拘留中心周圍的牆,大概有15英尺高(4.5米),上面有鐵絲網,並且有安全攝像頭,警衛巡邏監視。

“我們的兒子當時15歲,他的幾個(維吾爾人)朋友很快就要滿18歲了。他們很害怕,因為他們就要到達法定成年年齡,他們不知道他們接下來是否會被帶到這些營地。所以他們很害怕滿18歲。”加利說。“世界上還有哪裡的17歲孩子會害怕變成18歲呢?”加利感歎道。

許多年輕人開始在社交媒體上發布自己吸菸喝酒的照片,以便“顯得不穆斯林。”一位朋友開始重新抽菸,為了自己的安全,此前他曾經因為健康原因嘗試戒菸多年。

局勢高度緊張,當局不斷警告,可能有恐怖襲擊。

安德莉說,“我們已經習慣了這種無孔不入的‘安全’。”她講述了自己五歲的女兒和朋友們如何為她們的布娃娃們想像一個魔法世界,“而你進入這個魔法世界的方式,就是通過一個‘安全’系統。”

“這裡有太多的限制。”加利說。“我們只是覺得我們和一千兩百萬維吾爾人一起生活在一個巨大的監獄裡。”

“而且我們覺得我們正在成為我們周圍維吾爾人的負擔。那些認識我們的人,可能會被因為任何原因被帶到集中營,而認識我們可能是原因之一。”加利說。

一張來自“新疆司法行政”微信公眾號的維吾爾人被囚禁的圖片

本文英文報導來自HongKongFP(原文鏈接)。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