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个“新疆”汉人对“新疆”和棉花的评论

一位在新疆长大的汉族人 明明德写到: ”……你既不允许她独立,也不把那里的人当做同胞,认为他们就是二等公民。那你在心底里有把他们当做一家人嘛?反正当我坐车去市里,过卡子时警察要求维族同胞全部下车接受检查的时候,我觉得很脸红。”

以下是《一个评论,新疆,棉花》的评论全文:

我是新疆人,汉族,内地省份出生,小时候随父母去新疆讨生活,家里农村种地的,后来考到内地上了大学,现在在德国。说说自家情况(发现写了很长,不喜勿喷,我只写我看到的,不想和谁争辩什么):

1、2018年我们那边农村零散居住的,家家户户都要在自家门口装摄像头,自费,要求录像内容保存90天,不装派出所就给你家门上贴封条,当时家里花费两千多。不知道是监控谁,哪里有贼呢,90天,这比五星饭店监控留存时间都长。

2、然后要在菜刀上打上二维码钢印,信息与身份证绑定,菜刀要上锁链与厨房某处固定。购买罐装液化气要登记身份证。去加油站加油,买油需要村委会开证明,要登记。我只觉得,为什么不把所有带刃的都用铁链锁上(所有农具),还有汽车拖拉机,那东西威力更大。

3、那段时间还会突击检查所谓爆炸物,不由分说把你家里里外外翻个遍。家里种果树的,有种叫石硫合剂的药用于防止果树树皮被虫咬,那药就是石灰和硫磺熬制而成。当时还剩下往年的几公斤成药在院子里被发现了父母还被盘问了很久。好像所有人都是恐怖分子。

4、2019年起村里每周组织升国旗,汉人轮流在村口站岗放哨,遇到陌生人要登记。(不知道是防谁,不知道岗为谁站)。维族男同胞就更惨,都是农民,4-7月却被安排每天白天集中训练踢正步,走队列之类的类似军训活动,没人管你田里面是不是荒了,没人管你收入。(他们是农民吗)

5、镇子上的交通要道都有设卡,汉族人可以随意通行,少数民族70岁以下要接受身份证登记和盘问检查(要求打开手机让警察、辅警随意翻看)。

6、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初,有个所谓的”两项工作“,不知道具体代表什么,反正我们看到的内容就是,我们当地男女老少不分民族都被采集了血液DNA,全部10个手指的指纹、虹膜扫描,这事儿是穿军装的医生在登记和整理样本。很多农民干活儿的指纹都磨掉了,还被呵斥。

7、镇子中心原来是幼儿园小学居民区(都是平房)围绕着政府机关大楼,后来搞新农村平房全都推掉盖楼,但是后面盖所有的楼都离机关大楼五百米以上距离,机关大楼周围极其空旷,都是绿地。

8、过年过节的时候镇子中心几条主干道上百米一哨,一哨三人,(有一人是配步枪,三人配一辆警用摩托),另有巡逻车巡逻。(我们镇子两万人不到,没想到会需要一个一百多人的这个队伍,这人员费用,这装备,钱花在教育上不好吗)

9、新疆棉花很热,10年前,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二,每年学校都组织学生拾棉花20天到一个月。每人每天有任务,超额给劳务费。我们那现在确实都机械化采棉了,因为找不到人拾棉花,人工费太贵了。机器采摘的棉花脏得要死,评级下降,价格也下降。十年前人工采摘的棉花能卖10元一公斤,采摘人工费1块到一块五一公斤,厉害的一天能摘棉花150公斤,摘90公斤以上稍微努努力就能达到。我当时一天还能拾100公斤棉花。现在机器采棉能卖6块钱一公斤就不错了。个别人工采摘的要花2块五一公斤人工费。10前有采棉大军秋季去新疆,勤劳肯干的夫妻两个过去三个月能挣个五万块钱然后回家过年,种棉花的农民也能一年挣十几万。现在农民也没钱赚,也没有人去新疆当季节工采棉花了。今年棉花事件后,预感棉花价钱要更烂了,看看最后为爱国买单的是不是还是那些农民。

强制劳动,我不知道具体有没有,我只知道新疆现在确实是非常缺农业劳动力。棉花这种还可以机械化,我家的水果就完全不行。

10、对我们实打实的影响是

我们也算是季节性用工,前些年到水果采收的时候,每年家里都雇二三十人摘果子,那会儿找人方便,因为会有隔壁维族同胞聚居地县乡的人专门过来找活儿干,他们常常是互相认识的结伴过来摘果子,干活儿要价公道,有时候语言沟通会有点问题,但大体上活儿干的也还不错。而16年以后就不允许维族同胞随意流动到我们汉人聚居的镇子来找活儿了,硬生生地切断了这方面的联系。(官方说是可以来,但是要先有担保人,要什么什么证明,要各种登记)

现在水果采收的时候工价奇高而且找不到人干活儿。例如原来15年采摘一公斤水果工价5毛,去年一公斤水果1块2,而且要排队,等我们当地仅有的几个汉族工人在别人家干完活儿了才能过来。而水果到了成熟季节不摘就要掉,不摘品质就会下降。所以工价高也没办法,只能承受。不了解情况的朋友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工价水平,这意味着每天要付350-500元请一个工人完成最后一道工序,而果子售价才3块一公斤。父母这几年都是泪,一手培养起的果园干不下去了。对,尤其是去年我们家也为抗疫胜利贡献了20万元(损失),一百吨果子几乎快烂在地里,随后贱卖。抗疫表彰大会上不会有我们这种付出的影子。另外抗疫的时候小区封楼,新疆一城疫情全省陪跑两个月,农民离不开土地,心里心心念念地里的庄稼,很多人扛着米面在地里住窝篷。通知隔离的时候大家四散出逃(逃到地里住,以免耽误干农活),各种生活用品都带不全,过得活像野人,没水就喝涝坝水(回到了1980年代)。

想说的太多了,难免啰嗦。

11、我曾经也是不怎么红的小粉红,曾经觉得政治离我及其遥远,那是高层的事儿。生活给我上课。也要感谢文昭老师。

12、去过瑞士的朋友都知道那里有多美,我认为新疆和瑞士一样美,可是有人就把它毁了。当局的模糊,宣传上的问题,让国内有不少朋友(被塑造)以异样的眼光看新疆人。他们不认同所谓疆独(我也不),可是却认同对新疆的强力管制,说就是该好好管管,不管得狠一点哪有内地的太平日子。这在我看来就很分裂,你即不允许她独立,也不把那里的人当做同胞,认为他们就是二等公民。那你在心底里有把他们当做一家人嘛?反正当我坐车去市里,过卡子时警察要求维族同胞全部下车接受检查的时候,我觉得很脸红。(我就有这样分裂的好朋友,我认为这种分裂,国内舆论要背锅,自己的不思考也要背锅)(国内之前有过清理新疆籍维族同胞遣送回疆内的行动,我也因为身份证新疆的住旅店受到过异样关怀)

13、在新疆,你可以每天切切实实地看到无数次人的隐私就这么切切实实地被随意侵犯。穿制服的任何人,哪怕是保安都可以没有行政文件就随意搜查你,搜你家。还有好多浪费社会资源的蠢事儿就在那里,就在你眼皮子底下每天重复发生。新疆是不是监狱我不知道,但是那里的百姓确实活得像囚徒。老百姓啥都能忍,只要能活着,能有口饭吃。简单的离开只是少数人可以做的选择。更深的问题我没看到的,就不写了。所有对于新疆的关注都令我高兴,希望聚光灯打过来的时候,就是情况开始慢慢变好的时候。虽然原来胡在的时候感觉情况也没有像内地那么好,但是现在想起来,那会儿还就是新疆氛围最好的时候了。维汉百姓间可以自发合作交流,经济活动受到的干扰也比较小,现在就是强制割裂,让老百姓互相防着,制造隔阂,还到处贴民族团结。我只想说,如果我党真的爱国爱疆,就不会把事情做成上面这样。

希望我的经历可以帮助朋友们对新疆朋友多一点理解和包容,关注新疆问题,关注就是一种力量。

当自我审查变成了一种潜意识,真是一个悲哀。还想讲更多,甚至今年帮家里卖卖果子找找老板,但是,罢了。。。希望这番发言不会给自己和家人招徕麻烦。小粉红五毛喷子请远离。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