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中國國安打擊“九獨”地方獨立,施壓在德留學生“諸夏教會”

2020年9月以來,多名在德留學生在中國的家人受到國家安全部門的施壓。一名在德留學生Joe因為創辦“諸夏教會”,他和幾位朋友的中國家人被中國國安持續騷擾。亦有在德留學生的朋友發現有在德留學生在所有社交平台上失去聯繫,據推測可能也是由於家人受到威脅而淡出活動。

張炎楠(Joe)是一名在德留學生,他之前通過高考自主招生進入四川大學後,退學轉而前往德國留學,現在在哥廷根大學讀神學。9月14日,Joe在圖書館自習時,突然接到父親的一個電話。

原來,Joe 的父親張某9月14日上午被河南省國家安全機構、當地公安局等多個部門在其在工作單位的會議室裡長時間約談。國安人員向張父現場展示了一份由河南省副省長(負責分管聯絡河南國安聽的副省長)以及其他三名官員簽字的絕密文件,文件指張某的兒子在境外成立“諸夏教會”,涉及“分裂國家”的嚴重問題。

張父在電話中說,這份絕密文件由中國駐德國大使館參與整理,是外交部通過中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渠道傳遞至河南省國安機構的。張父對 Joe 透露,中國的德國大使館對 Joe 已經進行了很長時間的監視。

張父對 Joe 透露,國安人員對其發出威脅,指如果 Joe 不停止危害國家安全的相關行為,國家將會吊銷 Joe 的護照,而且將要求哥廷根大學令其退學,甚至讓德國政府遣返 Joe 回中國。國安人員要求張父努力勸說 Joe,甚至可以將張父張母送去德國 “見面勸說”。

根據 Joe 在網上公開的微信聊天截圖,一名負責國安事務的警察國保隊長毛玉冰要求張父整理匯報有關 Joe 從上大學開始直到最近的經歷。

“思想的事,難辦。”河南國保隊長說。Joe 向本媒強調,他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基於一個關於“諸夏”的願景。他在網上開辦了一個網站,名為“諸夏基督徒講道團”,其中有一篇文章《諸夏與中國》,講述了他有關中國與諸夏、自我身分、民族身分的看法(文章鏈接)。

Joe 現年20歲,曾經通過高考自主招生被四川大學歷史系錄取,後來從四川大學退學,申請來德國留學。他2019年8月曾經在柏林參加香港人的集會抗議,當時個人信息曾經被“小粉紅”人肉搜索在微博上展示。

在這之後,Joe更堅定地支持香港人抗爭。他說要“直至為中華民族意識形態的出逃者建立一座教會”的訴願實現為止。去年11月,他在 Telegram 建立 一個叫 “主內之諸夏” 的公開群組,並建立了“諸夏教會”組織,“讓那些注定不會在這個時代被毀滅的人聚集在一起。”在他們的話語體系中,“諸夏”出自《論語》。孔子說,“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亡也。”在他們看來,中國兩千年的大一統歷史是一部充滿謊言和認知倒錯的歷史。他說,“中國人”和“基督徒”的身分,是完全對立的。

Joe 說,他從2019年初離開中國來到德國時,就已經決定不再回去,因為“自幼見證中國社會的種種不公。”他說,此次國安的襲擊,證明了他自己過去大半年的工作是有成效的,他為“受到敵人的認可”而感到欣慰。

Joe 表示,除了他以外,“諸夏教會”的朋友中,還有至少兩名海外留學生的中國家人也被國安人員聯絡施壓。在本月中,諸夏教會的 Telegram 群組中,有一名網友在國內的家人遭到當地國家安全局的登門“造訪”,原因是“詢問與 Joe 的聯繫。”

此外,另一名在德留學生是“滿洲協和會”獨立運動組織的成員,其一名朋友向本媒表示,該名留學生這兩日“突然從全部社交網絡上失去聯繫”,據推測可能也是由於家人受到威脅,而被迫在網上淡出所有活動。

此前,有在德留學生參與維吾爾人在慕尼黑組織的抗議活動。他並聲援被中國遼寧省國保/國安誘捕的芬蘭學者王展。本媒亦最近未能與其取得聯絡。

據本媒了解,“諸夏教會”以及“滿洲國協和會”等組織,屬於近來中文互聯網上的地方獨立潮流中新成立的在線組織。目前中國國家安全委員會正在針對包括港獨在內的“九獨”勢力展開重點打擊。

根據香港《蘋果日本》取得的針對「港版國安法」的香港警方行動指引,當中提及多個危害國家安全的旗幟例子,包括「香港獨立」旗幟、 「香港國」藍白旗、 「雪山獅子旗」和 「九獨」旗幟。

旅居紐約的上海外科醫師何岸泉在Twitter上表示,「九獨」是意圖分裂中國的九種地方獨立思潮,包括上海、南蒙古、西藏、新疆、台灣、四川、廣東、滿洲、福建等地的獨立。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