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電文」爆料人:陳全國與中共對維吾爾犯下的種族滅絕終將受到審判!

2019年11月,國際調查記者聯盟據中國政府內部文件,揭露中共在新疆如何系統性策劃與興建集中營,居住在荷蘭的阿斯雅(Asiye Abdulahad)為吹哨人,近日她再為伊力哈木·土赫提倡議組織(Ilham Tohti Institute)撰文,歷數新疆自治區常委書記陳全國執行中共對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政策罪行。 以下為全文: 2020年的8月29日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所謂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調任新疆工作4週年。在陳全國高壓統治的這四年維吾爾人經歷了前所未有的苦難及在納粹大屠殺中的猶太人般集中營關押和種族清洗。 對於一向在意外界輿論的中共來說,在所謂的“新疆再教育營”被外界輿論嚴厲批判之後,陳全國依舊能穩坐“新疆一把手”位置毫無動搖,都不等不說明陳全國有著非比常人的“特殊”。這“特殊”的背後則折射習近平的“用人之道”。 習近平曾在公開場合多次提及“事業興衰,唯在用人;用人之要,重在導向”,因此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籍這個特殊位置和關鍵崗位,習近平則需要選用一個“特殊“的人。如同陳全國一般長年在基層積累各種鎮壓百姓的經驗、對基層瞭如指掌、“懂得”其中運作規律的官員。 從陳全國1983年從河南基層起步,有長達27年的基層治理經歷。此後,從2011年8月25日擔任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2012年5月8日,當選為西藏軍區黨委第一書記,西藏地區主政5年。直到2016年8月29日,被調任所謂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擔任黨委書記同時兼任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黨委第一書記、第一政委。 陳全國在西藏主政期間推行一系列鎮壓藏人的政策,對藏人犯下了史無前例的種族滅絕。陳全國在西藏的殘暴,讓他成為了鎮壓維吾爾人最“合適“的人選。然而在那個時期中共也一再強調要起用“李雲龍式”官員,並要求官員要“有為”。中共認為”政治立場不堅定者無法應對維吾爾和藏人問題“。 中共國務院在2010年也就是7.5事件發生後召開的“新疆工作座談會”胡錦濤曾說,“中央在各個時期關於新疆工作的方針政策是完全正確的,加強民族團結是長治久安的根本保障,維護社會穩定就是發展進步的基本前提”。 在中共新疆工作會議之前的2010年3月30日,北京曾召開過“全國對口支援新疆工作會議”,會議傳遞出中央通過推進新一輪對口援疆工作加快新疆“跨越式發展”的信號,會議確定北京、天津、上海、廣東、遼寧、深圳等19個省市承擔對口“支援新疆”的任務。當時中共實施“對口援疆”政策是以“新疆不安全、不穩定、不確定的因素依然存在,維護社會大局穩定的任務異常艱鉅繁重”為藉口。 果然在2010年的5月召開的新疆工作會議後,中共主要針對維吾爾地區南部的5地州開始實施“對口援疆”政策。中共指定北京將對口援建和田市、墨玉縣、和田縣、洛浦縣和兵團農十四師,天津對口援建於田縣、策勒縣和民豐縣,安徽省對口援建皮山縣;江西省對口支援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阿克陶縣。廣東省和深圳市分別對口支援喀什地區疏附縣、伽師縣、兵團農三師圖木舒克市,喀什市、塔什庫爾幹縣。浙江對口支援阿克蘇地區1市8縣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一師的阿拉爾市。上海對口支援喀什等地區。這些以援疆名義下實施的一系列政策其實就衝著“同化維吾爾人“為目標。 “對口援疆“其實早在1979年中共發表“中發(1979)52號文件”以“組織內地省、市,實行對口支援邊境地區和少數民族地區”謊言下以同化維吾爾等民族為目的的所謂“對口援疆” 政策。 隨後在1996年3月江澤民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會關於專題研究新疆穩定工作的會議,下發了《中共中央關於新疆穩定工作的會議紀要》的“7號文件”。文件指出“培養和調配一大批熱愛新疆,能夠堅持黨的基本理論、基本路線和基本方針,正確執行黨的民族宗教政策的漢族幹部去新疆工作”的決策部署。由此以“對口援疆”虛名下殘酷打壓及種族滅絕維吾爾人的政策正式拉開了序幕。 在2013年新疆又下發了11號文件《關於進一步依法治理非法宗教活動、遏制宗教極端思想滲透工作的若干指導意見(試行)》,同時在全維吾爾地區範圍組織學習《識別宗教極端活動(75種具體表現)基礎知識》。 在2014年5月26日召開的“新疆工作第二次會議”習近平 出: 1)“加強新疆的教育和脫貧工作,讓各民族樹立正確的國家觀和民族觀”; 2)“新疆工作要堅持教育優先,推進“雙語”教育,加大扶貧資金,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 3)“要在各族群眾中牢固樹立正確的祖國觀、民族觀,增強各族群眾對偉大祖國的認同。” 4)”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是新疆工作的總目標。必須把嚴厲打擊暴力恐怖活動作為當前鬥爭的重點,築起銅牆鐵壁、構建天羅地網,強化國際反恐合作。” 習近平在這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上還首次提出了在新疆“推動建立各民族相互嵌入式的社會結構和社區環境”的理念。其實“文革”後,中國就一直在尋找徹底制服維吾爾人的“方劑”。 “鐵腕高壓““柔性治疆“等“治疆策”幾經變化。自2014年開始,“柔性治疆”不再是中共治理維吾爾人的唯一選項,很多爭議性手段即出現。 … Continue reading 「中國電文」爆料人:陳全國與中共對維吾爾犯下的種族滅絕終將受到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