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7.21 元朗襲擊事件週年」辭職警接受訪問

去年7.21當天,身穿防暴服、全副武裝的阿華,在同袍的歡呼、嚎叫聲中渡過了漫長一夜。這一晚,信仰崩潰,悲憤而無力的他選擇了「逃跑」,「再不走的話,我都不能夠面對我自己」。

「7.21 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是指2019年7月21日「獨立調查、捍衛法治、守護真相、重申五大訴求」遊行的當晚及翌日凌晨發生在香港新界元朗區的暴力襲擊事件。當晚,大批穿着白衫之疑似有鄉事及黑社會背景的人士在有預謀和香港警察的包庇以至協助下,手持武器在雞地及港鐵元朗站無差別襲擊途人和列車乘客,多人血流披面,有女性指被襲擊時遭到非禮,穿着制服的消防處救護員為傷者急救時也遭遇白衣人襲擊。事件至少有45人受傷,當中包括孕婦,有1人危殆,5人重傷。

7.21 元朗襲擊事件週年,一位化名“阿華”的前防暴警察接受香港蘋果日報訪問(鏈接)。說話語調平穩,用字謹慎,一副「警察樣」的阿華,佔中前由學堂畢業。少年時立志做警員,初衷只是單純地「想幫人」。

7.21當晚,他被調派到港島執勤,以待命為主,透過警察電台及新聞直播才知元朗發生白衣人打人事件。

在阿華身邊一同看直播的防暴警,卻對着螢光幕高呼「打得好」、「抵打」。阿華即場與同袍理論,但不獲理會,「佢哋只係專心地『享受』見到嘅片段」。那刻螢光幕播放的,是白衣人在元朗西鐵站閘口外襲擊市民的一幕。記者問阿華當時心情如何,一直對答如流的他思索數秒才緩緩說出:「覺得好荒謬。」

彷彿內外不是人,阿華最後在7.21晚上並無獲派至元朗增援,只能獨自默默觀看直播,後來更知道有朋友在西鐵上險被襲,「呢個感覺正正係我離開警隊最大原因」。路見不平,明明手上有刀,卻未能拔刀相助,令阿華更感悲憤無力,「甚至你見到身邊有人做錯事,而你無法制止」。他無奈道:「我再唔走的話,我都唔能夠面對我自己。」

阿華指出,7.21當日即使上環同時有示威,但每個環頭應有相應人手應付,以他估計,元朗警區當時單計軍裝警,應有約30至40人當值,而港島亦有快速應變部隊及速龍同樣待命中。「我當時好擔心,究竟幾時先會有人去處理?幾時先會有人制止呢件事?到底仲要有幾多人被打?仲有幾多人受傷?」阿華頓了一頓,續說:「同埋諗我會唔會被調派去處理呢件事。」惟指揮官遲遲未有命令,最後才將在西環處理衝突的PTU調往元朗。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