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本土抗爭派黃子悅:光明正大地做香港人

「在中共的獨裁統治下,唯有建立本土意識,才是徹底抗爭。也唯有這樣,才能保存香民族的身分、文化、價值。 解殖就是在香港當下建立本土的方向。政治上去殖民統治、文化上抗殖民入侵、思想上抗拒被殖民的習慣。 傾城起義,絕地反擊。」

黃子悅Prince Wong Ji Yuet),前香港學民思潮成員,曾經於2014年雨傘革命中絕食118小時而出名,2015年5月開始做學民思潮發言人,學民解散後參加過教育實驗學社。她現在在香港嶺南大學就讀,2017-18學年曾經因為精神健康問題休學一年;2019年,被控暴動罪,控罪指她11月18號在油麻地彌敦道近窩打老道交界參加暴動。以下是黃子悅在Telegram頻道上寫的一篇宣言:

沒有大量資金做大型宣傳,也沒有區議員背景和政黨的資源。我們只能用最土炮的方式 —— 拎著一塊牌、一枝旗、一個大聲公就周圍走,希望用努力和真誠可以彌補資源上的缺陷。

明天我們會盡最後努力,希望令多一個人聽到抗爭者的聲音,懇請大家投票給有堅定意志的本土派抗爭者。

今日擺站有奇遇,有位稱自己只是跟本土派扮friend的組織義工指我「以前係學民今日話自己本土派?」

「本土」從來不是一個組織或政黨,也不是政治小圈子,而是在今天身為一個香港人應該擁有的基本意識。我從一開始走出來抗爭,就是因為我想可以光明正大的做一個香港人。

在中共的獨裁統治下,唯有建立本土意識,才是徹底抗爭。也唯有這樣,才能保存香民族的身分、文化、價值。

解殖就是在香港當下建立本土的方向。政治上去殖民統治、文化上抗殖民入侵、思想上抗拒被殖民的習慣。

由上年反送中起,這種以本土為先的抗爭意識開始遍滿香港。最終也驅使我走到今天這一步。

幾日後我的案件會再次審理。留在香港,可能坐十年、甚至更久,值得嗎?我相信今次初選會給我、給一眾抗爭者一個答案。

即使國安法實施,香港二次淪陷,但我們一定會繼續這場未完成革命,使所有手足流過的的所有血汗淚血不會白流,直至香港民族被解放的一刻,我懇請大家,留在這裡,跟我們一起打這場仗。

傾城起義,絕地反擊,民族自強—— 而下一句,我相信終有一日可以在自由的香港高呼。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