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風⾬如晦,逆風起飛 — 中國⼈權律師團律師「709大抓捕事件」五週年聲明

中國人權律師團於「709大抓捕事件」之際發表聲明,回顧艱辛歷程,亦明心志:在⼈權和法治的領域,我們會⼀直在場。

聲明全文:

⾃怨⾃艾,⾃吹⾃擂,⼈權律師過去沒有,現在也不會,將來亦不為。

五年前,從王宇律師夫婦被抓開始,⼀場針對⼈權捍衛者的運動式掃蕩開 啟,⼈權律師⾸當其衝,這⼀天也被作為“中國⼈權律師節”。 ⼀個劫難⽇被作為節⽇對待,這份內在的堅韌與達觀,這份對苦難的⾃覺承擔與消解,與⼈權律師群體的精神⽓質⾼度契合。

⼈權律師這五年的歷程,可謂⼀路荊棘,詭譎凶險。多⼈遭到抓捕判刑,多⼈經歷長期羈押,多⼈被吊銷和註銷執照,⾄於被傳喚約談騷擾,被各⽅⾯重點“照顧”技術化地阻撓正常執業,更屬家常便飯。有些沒有失去⼈⾝⾃由的,也長期處於隨時可能失去⼈⾝⾃由的恐懼中。

這是⼀群懸崖邊的舞者。

這五年來,他們逆勢⽽上,愈挫愈堅,因著受難與不屈的抗爭,⼈權律師這⼀群體浮出⽔⾯為世⼈所知,收穫諸多讚譽,這不是他們主動追求的,他們原本如農夫⼀樣只顧埋頭耕耘,是迫害者為他們戴上公義的冠冕。所以這五年,對⼈權律師⽽⾔,是⼀場鍛造,⼀場艱難的成⼈禮。

在這之前,有些律師怀揣著⼀點點興奮和好奇在參與,對⼈權捍衛的事業抱持浪漫的想像,及⾄狂風暴⾬襲來,在恐懼與利益權衡下,⼀些⼈中途離場了,也可能是暫時離場,這⽆可指摘,但⼤多數堅持了下來。這些⾝體和⼼理從未離場的⼈,歷經諸多考驗和歷練,已如鳳凰涅槃。

⼈權律師經歷的這場暴風⾬,從⼈民⽇報海外版提出“新⿊五類”那天就已經註定了,維權律師名列“新⿊五類”之⾸。維權律師可看作是⼈權律師這⼀集合的⼦集,在官⽅定位的政治光譜⾥,維權律師可能是有更強的社運⾊彩,與公民有更多交集的⼈權律師,其代理⽬的和代理模式也有更強的公共性。

尤其在⼈權律師團這⼀抱團取暖的平台成⽴後,更是在對民間⾃組織能⼒極端敏感的有司⼼底投下更多陰影。回看這⼏年被迫害被打壓的律師,⼏乎都是⼈權律師團的律師。但是任憑他們如何打壓,在⼈權案件層出不窮的當下,在⼈權律師的執業風
險仍然⾼企的當下,⼈權律師抱團取暖的意識不會降低,這⼀鬆散平台也就不可能被拆解。

雖然我們屢遭打壓迫害,但我們⼼⾥沒有仇恨沒有怨懟,我們願意把⾃⼰所遭受的困厄置於更長的歷史階段來審視,從⽽消解內⼼的不平之⽓,甚⾄以喜樂的眼光看待它。

作為⼈權律師,我們從不諱⾔,我們對未來中國葆有美好的想像,她應當是尊重個體權利和基本⾃由的憲政民主國家,她應該是各民族平等友善相處的樂⼟。

但律師職業天然的保守傾向,決定我們雖然怀揣理想,但不是做事的理想主義者,我們會堅持以現實主義的眼光來看待各種問題,也許我們經常站在弱者⼀邊,但不會因此就美化弱者,更不會認為弱者就代表正義,也從不敢認為⾃⼰就⼀定代表正義。我們⼀直對民粹主義和理性主義保持著警惕。謙卑、成熟、理性、溫和仍然是我們做事的基調。

我們遭受了很多迫害,但也收穫了很多讚譽,有很多喜歡我們的⼈,但也不乏有嫌惡我們的⼈,但我們想說的是,我們不會因為別⼈喜歡⽽被束縛,也不會因為被別⼈嫌惡⽽躑躅不前。我們不會刻意討好誰,也⽆意挑戰誰,更不想顛覆誰。

正義是我們看重的,權利是我們要捍衛的,但我們看重的正義不是抽象的正義,⽽是附著於具體權利和具體⾃由的正義。

我們將⼀如既往秉持溫和理性不激進的做事姿態。這不是基於恐懼的機會主義的策略,⽽是基於我們的理念和對⾃⾝的定位。我們是⼀群⼈權捍衛者,是法治的促進者和助產師。

在⼈權和法治的領域,我們會⼀直在場。

對那些仍然被監禁的同道,我們不會放棄,對那些因踐⾏憲法保障的權利⽽失去⾃由的公民,我們不會放棄,我們會⼀直關注直到他們獲得⾃由。 709⼤抓捕,因為它的規模,因為它的殘酷,因為那些⼈權捍衛者們不屈不撓的抗爭,已經成為⼈權捍衛者⼀座歷史的豐碑。它注定會被載⼊法制史冊。

中國⼈權律師團律師
附:
1.仍然被監禁的同道名單:周世鋒律師、李昱函律師、餘⽂⽣律師、陳武權
律師、夏霖律師、陳家鴻律師、覃永沛律師、張展律師、公益法律⼈郝勁松等。
2.那些因踐⾏憲法保障的權利⽽失去⾃由的公民:包括但不限於如陳樹慶、
呂耿松、秦永敏、吳淦(屠夫)、胡⽯根長⽼、⼽覺平、許志永博⼠、丁家喜
律師、王怡牧師、程淵、吳葛健雄、李⽟鳳、魯揚、王默、劉艷麗、沈良慶、
陳秋實律師、⽅斌、鄧傳彬、凌浩波、王藏、劉進興(追魂)、尹旭安、吳其
和、孫茜、張海濤、謝⽂飛等。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