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攬炒,香港示威者和北京的命運博弈

對於一些香港示威者來說,中國強行立法通過的《港區國安法》出人意料地成了他們的“東風”。國安法令西方國際社會別無選擇,不得不嚴厲譴責並開始制裁北京,而這些傷害,是香港示威者想做卻只有習近平本人能夠做到的。

香港記者 Mary Hui 在 Quartz(qz.com)發表文章,分析了在國安法通過的形勢下,香港示威者“攬炒”的策略。

在聖經故事《大衛與哥利亞》中,小個子的大衛(David)出人意料地用幾顆精巧的鵝卵石擊中巨人哥利亞的头部,擊敗了他的敵人。我们想象另一種對決:在這種對決中,處於劣勢的人,意識到了不可能的機會,在他們進行殊死搏鬥時,緊緊抓住對手,最終從懸崖上跌落下來,相互毀滅。這就是laam caau(攬炒,發音為 “lahm tsow”),香港相當一部分示威者認為,這是他們對抗強大的專制敵人–中共(CCP)的唯一方法。

攬炒這句話在廣東話中的字面意思是 “擁抱和煎炸”,它藉用撲克牌的意思是讓你的對手和你一樣痛苦。有人稱之為焦土,或者說是 “我們燒了,你也跟著燒 “(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的哲學。其核心是認為現有的政治框架是如此的僵化,以至於在中國所規定的現行交戰規則下運作,只會導致失敗。

“本質上,攬炒是我們回擊中共的方式。”一位要求不透露真實姓名的抗議者Finn說。他因在流行的抗議者在線論壇LIHKG(連登)上以”我要攬炒 “(攬炒巴)的用戶名寫作而廣為人知。 Finn認為,攬炒是 “香港對世界上一個主要勢力的討價還價之舉……如果不允許我們自治,我們就會用自己的籌碼把中共一起拖垮。”

攬炒需要在不同的勢力範圍內追求行動,正如Finn在視頻宣言中所定義的那樣(視頻鏈接):街頭抗議、地方立法機構和國際外交。它也可以意味著支持小型民主企業–“黃色經濟圈”–而不是親北京的富豪擁有的連鎖店。每一個組成部分都相互加強,只有將戰線結合起來,香港才能 “利用[其]作為特殊城市的獨特地位對抗中共”。

這一高風險戰略現在正面臨考驗,因為中國正在採取迄今為止最積極的行動–通過實施一項全面的國家安全法,將一系列龐大而模糊的行為定為犯罪,從而對香港實施直接控制。

中國最高立法機關昨天通過了一項國家安全法,完全繞過了香港自己的立法程序。正好趕上香港從英國移交給中國的周年紀念日。甚至香港一年一度的 7月1日民主遊行已經被官方禁止,但預計抗議活動仍會發生。

直到6月30日國安法通過之前,香港政府幾乎沒有人看到法律的全文,更不用說其他人了,但洩露的立法細節表明,中國安全人員將首次被允許在該市活動;嫌疑人可能會被無限期地關押在特別拘留設施中;那些被定罪的人可能面臨終身監禁。 法律文本在當地時間6月30日晚上11點生效時才最終公佈;中國法律翻譯網有一個非官方的英文翻譯。

這部法律將以示威者所擔心的方式改變香港。但許多示威者幾乎是歡迎它的,願意中國加強鎮壓,希望引發國際懲罰。同樣的願望促使許多抗議者在去年採取了越來越多的對抗,有時甚至是暴力的手段,比如投擲自製燃燒彈和破壞對中國友好的企業。去年7月1日,他們衝進了該市的立法會。他們還在全球範圍內游說各國政府,從在G20峰會前進行大規模的全球廣告宣傳,到在街頭抗議活動中揮舞美國國旗,再到與美國政客會面,為製裁北京辯護。

中國似乎不顧一切地步步緊逼,賭咒要在香港問題上向世界叫板。籌碼已經落下,現在的問題是它們會落在哪裡。對於支持林鄭月娥的示威者來說,這個問題有點毫無意義:他們希望看到牌桌完全被推翻。這最終意味著重新劃分香港與世界的關係,因為抗議者認為北京利用香港來推動自己的全球經濟野心,同時系統性地侵蝕香港的自由。

“這是一場賭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政治經濟學教授洪浩峰(Ho-fung Hung)說。 “到最後,他們可能什麼也得不到,反而失去了更多的東西,即使他們認為自己無論如何也沒有什麼可失去的。” 不過,他說,去年的抗議活動只是加速了中國全面控制城市的行動。 “選擇是在世界沒有註意到的情況下悄然死去,還是在世界注意到的情況下有尊嚴地死去,同時創造機會給傷害香港的人造成一些傷害。”

當美國表示將開始撤銷該市的特殊貿易地位時,支持攬炒的抗議者取得了重大勝利,這將給香港和中國帶來難以預料–但絕對是痛苦的後果。根據國家統計,中國三分之二的外商直接投資都是通過香港進行的,而香港也是一個巨大的資產存放地。破壞這樣一個龐大的融資渠道,有可能破壞已經放緩的中國經濟的穩定。與此同時,華盛頓已經採取行動對中國官員實施制裁,威脅要製裁銀行,並停止向香港出口國防和敏感技術。

對於攬炒陣營來說,香港在全球地位的這種動盪,儘管付出了代價,但總比更多的什麼都不做要好,就像攬炒巴Finn所描述的香港民主派溫和派在”一國兩制”框架下與北京接觸的幾十年。在此框架下,北京承諾維護香港的自由,同時也要求以耐心換取最終給予選擇香港領導人的民主權利–但這從未到來。

“我們已經浪費了幾十年的時間來討價還價,爭取我們承諾的自由。”攬炒巴Finn說。 “一旦你意識到沒有退路,過去自由的外衣已經剝落,那麼採取行動就是唯一真正的答案。”

香港的抗議者知道他們面臨著一場艱苦卓絕的鬥爭。但面對巨大的困難和有限的選擇,攬炒還抱有某種程度的希望。

“攬炒不是為了燃燒而燃燒,”攬炒巴Finn說。 “攬炒是為了破舊立新,為香港拋出一條救生的纜繩。”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