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德國臺商商會前會長郭琛:可怕的中共病毒

德國臺商商會前會長、歐洲台商聯合總會諮詢委員郭琛日前撰文《可怕的中共病毒》,指出世界各國在遭受武漢肺炎病毒疫情重擊後,才深刻體會中共病毒的可怕。

人類歷史上病毒釀成幾次大瘟疫,死了上千萬的人,病毒為何如此可怕?它如何殺害人類呢?病毒不具細胞結構,所以本身無法通過分裂的方式來完成增生,須侵入宿主細胞,再迫使宿主細胞複製病毒的遺傳物質(RNA或DNA),直到宿主細胞被榨乾死亡,近日似乎成為人類公敵。但世上還有另一類病毒,也曾經造成世界各國上千萬人的死亡,那就是思想病毒。

思想病毒如同病毒利用偽裝的謊言,把仇恨的理論,植入感染了宿主的思想。以往有納粹思想侵入日耳曼精神,感染了當代德國人,開始只是迫害德國境內非納粹思想的人群(工會、民主人士、猶太人…),然後侵略週邊國家,最終亦毀了德國自己。還有共產病毒危害人類近百年,曾成功地感染許多國家,但最後被受害後覺醒的人民推翻了,在大量為害的惡行被公諸於世後,共產病毒如同納粹病毒,亦被全世界人民所唾棄與禁止。但為何在中國仍存在共產病毒呢?

共產病毒

任何思想病毒的本質都是「仇恨」,共產病毒在中國也是用脅迫貧民清算地主來進行暴力革命,後來藉著日本侵略中國的機會,中共就披上了「民主」外衣來改變表面抗原,成功地感染了許多學者、人民、軍隊。建國後中共就立刻竄改了抗戰史,將「造假」移植入新中國的DNA,接著赤裸裸地表露共產原有「仇恨」的特質,毛澤東自喻和尚打傘-無法無天,而整個黨國機器也助紂為虐,先是進行三反、五反、土改等運動,殺害反抗分子,也把全民的土地財富洗劫一空。 1957年號召整風、反右運動,再把超過五十五萬的知識分子送去勞教、關押達二十多年,至今沒有反思與追責,從此「良知」的DNA被抽離了新中國。接著超英趕美的大躍進等三面紅旗,整個中國各級政府與官員感染了共產病毒的「造假」DNA,更導致三年餓死千萬人的大飢荒。接著中共內部兩派為了奪權,不惜鼓動無知的學生、小孩造反,前後近10年的文化大革命裡,共產病毒的「仇恨」、「造假」交叉感染了家庭、學校,中華民族傳統的道德、文化在中國已被嚴重感染。

在多次政策殺人後的劫後餘生人民,多少對共產病毒產生了抗體,但在「六四」抗爭失敗後,中共將共產病毒的原先刺突蛋白做了改變,不提馬列共產主義而是偽裝為愛國主義,使得「仇恨」得以「愛國」繼續感染中華文化與中國近代史,許多中國人民竟然受到感染而不自覺。而成功把共產病毒變異為中共病毒後,不再赤裸裸的為惡,「造假」變異為「隱瞞」,當被發現過失造成的問題,立刻解決是「吹哨者」而不是問題,事後更刪除罪行的記憶,最後再將成果,粗暴地佔為己有,沒有真相、沒有道歉、沒有檢討錯誤,只有聚焦在偉大的犧牲,導出千篇一律的結論:「感恩總書記、感恩黨,聽黨話、跟黨走…」。每當被批評指責違背普世價值時,中共就可寡廉鮮恥地對受害者說,這是”境外勢力”企圖滅亡中國、傷害中國人民感情、汙衊中華文化,與中共病毒過失無關。

除了中國人民受害最深外,全世界就屬中華民國(台灣) 因浩劫餘生而最了解中共病毒,原先靠台灣海峽來保持安全的社交距離,近幾年來年輕一代還產生了抗體,增加了台灣對中共病毒的免疫力。若要免於危害,了解中共病毒的DNA結構外,還得清楚中共病毒的可怕之處。
中共病毒的可怕
如同新冠病毒的致死率並不比MERS、SARS強,但可怕的是它的潛伏期,能讓受害者在不知情下,淪為加害周遭親人、朋友的工具,結果造成更大的災難。同樣中共病毒並不是本身比納粹、資本病毒的毒性大,而是多了可怕的「造假」基因,這種「指鹿為馬」的基因會造成令人痛心的體制性大災難。

中共病毒感染下的法律,不再是捍衛者人民的權利,而是中共專政的工具、感染的文化不再有善良而是仇恨,成為中共為惡的工具,最可怕的是感染下的中國政府,比正常國家還多了上百萬的城管、網管、武警,與法治外的機制,當受害的倖存者尋求真相和公正時,網管進行封號封組、對公益律師進行警告與封殺,最後公安的威脅和監視。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說過「…最大的悲劇不是壞人的為惡,而是好人的過分沉默。」。而在病毒感染下的中國,為了中共病毒的生存,指使黨國機器逼迫好人完全沉默,打壓人民良知的覺醒,任由社會上的罪行視而不見。

如果忽略身體的疼痛、發燒、拉肚子,則人體不是突然病倒,而是終於病倒。對受害者的抱怨、抗議進行封口、打壓,也終有釀成大禍的一天。今日世人的問題是,若不處理中共病毒,它會繼續傳染導致大災難。 
看看2018年8月非洲豬瘟開始在中國大陸危害時,中共對此是掩蓋冷處理,結果不但中國各省一個接一個淪陷,導致中國養豬產業遭受滅頂之災,撲殺了全球總量近四分之一的豬隻。進入2019年後, 1月蒙古、2月越南、3月柬埔寨、5月香港和朝鮮、6月寮國、8月緬甸都相繼淪陷。再回顧90年代的愛滋病、2003年的SARS、2008年的奶粉醜聞,中國政府明知各種疫情的危險性,卻因為自身經濟或政治的利益選擇隱匿疫情,到最後終於釀成大災難。
這次新冠疫情開始時,唯獨不相信中共的中國各地方政府、北朝鮮、越南與台灣,才能阻絕災情於邊境,不致擴散到各自境內。即使到3月25日中共宣稱疫情解除後,江西省九江縣還調動大批特警壓制湖北黃梅的警察,為的是堅決不讓湖北黃梅居民自由進入九江市。當年被SARS燙過的國家知道痛,今日懵懵懂懂的世界各國,在這次遭受重擊後,才深刻體會中共隱瞞實情的危害,隱瞞的特性比病毒本身還可怕。

人不認錯,錯誤重複;體制不改,災難重演

世人不能對受中共病毒感染的中國、中國人與中華文化等受害者,等同於中共對待。要知道中共已把病毒的犯罪行為以「愛國」來包裝、教育,對於疫苗的出現就鼓動人質裡的「仇恨」來對抗,不惜犧牲人質的生命、財產來層層保護中共病毒,要消滅中共病毒除了用標靶定位外,還需要受害者有唾棄病毒的自覺。

在這次新冠疫災時期,許多受害者表達了求救的心聲、先知者發表反思的留言,雖然在中共網管大量而快速的刪文下,沉默的大多數還是在黑暗虛假中,看到如流星般的反思留言,這些落入心田裡的良知種子,終有一天會被陽光雨水喚醒後抽芽生長的。

新冠病毒起源掀起中美外交的口水戰,是來自野生動物,還是從實驗室意外洩漏,至今依然成謎?但好萊塢電影曾警告,人類發展的人工智能型機器人,會失控而反被機器人殺害與奴役。果真人類在培養更有感染能力、更有致命能力的病毒,最終會玩火自焚被病毒所荼毒。

隨著經濟全球化,成果與災難亦會是全球化。災難的預防應遠比災難的處理重要,這次新冠疫情造成全球各國巨大的損失,已有122個國家在本屆的WHO會議上呼籲並通過對疫情的起源進行獨立調查。至於是否能追究責任與要求賠償並不是最重要,但為了不再有類似的慘劇重演,須從頭到尾把還原真相,以便制定有效的預警系統。要監督全球未來的天災、人禍,除了避免區域災難再擴散到全球,還能為世界全體公民爭取人權、自由的普世價值。要繼續全球化,不能有國家再隱瞞錯誤,否則全球性的災難就必會再重演。

郭琛,1956年出生在台灣新竹,畢業於國立清華大學電機系, 1988年1月派駐到德國。 2014年將累積的經驗,寫入《孫子兵法—品牌行銷白皮書》,在台灣、德國、荷蘭、中國有超過30場次有關行銷與經營管理的演講。
目前任職歐洲臺商聯合總會的諮詢委員、世界臺灣聯合總會的顧問,與歐洲華文作家協會理事。

(左为郭琛)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