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海外留學生公開呼籲推動中國民主:這是我們的責任

6月7日,幾位來自美國亞利桑那州、加州、密歇根州多所大學的留學生髮出題為《這是我們的責任》公開呼籲信,表示六四屠殺30多年後,以美國為主的西方國家逐漸認清中共本質,也看清中國沒有政治改良的可有性。作為海外中國留學生,願參與海外推動中國民主的行動,喚醒更多留學生的覺醒和參與。

公開信全文:

清末,隨著大清王朝不得不開放口岸,中國便有了海外的留學生群體。孫中山的辛亥革命,主要的支持者除了美國的華僑,就是日本等國家的中國留學生。即使是共產主義運動,也有很多留學或者像鄧小平、周恩來、朱德等法國勤工儉學的準留學生的參與。海外留學生得民主風氣之先,參與並成為中國民主進程的領軍人物。

上世紀70年代末,隨著中國對外開放,重新打開國門,留學生再度出現。王炳章先生在博士學成之後,依然決定投入中國民主運動,成立民聯,創辦《中國之春》雜誌,團結吸引了一大批留學生,拉開了海外民主運動的序幕。 1989年六四慘案之後,大量的海外留學生脫離了中國領事館的控制,成立了海外的自治聯合會,聲援國內的八九民運,也在海外繼續從事民運活動。可惜隨著西方國家對中國的製裁的解除,以及企圖讓中國融入世界經濟一體,最終促使中國進行政治改革的政策的實施,中國經濟實力日增,領事館又逐漸重新控制了海外留學生。

30多年過去了,以美國為主的西方國家漸漸認清了共產黨的本質,也看清了中國沒有政治改良的可能性。特別是美國政府,已經從幾次對話聲明中表明了改變過往的政策,也表明了民主制度和專制獨裁的不可調和和對立。

作為中國留學生,我們來到了自由的土地,可以得到充分的信息。如果願意獨立思考,也會得出100多年前的孫中山先生一樣的結論,那就是:民主自由憲政是歷史發展的潮流,也是中國未來的必然選擇。因此,除了學習先進科技,了解學習所在國家的民主憲政的歷史、理論和實踐,將來在中國的民主進程中發揮留學生群體的優勢作用,這是我們的一種責任。這種責任,才是真正的愛國,才是有實際行動和實際作用的愛國!歷史將會證明,我們的選擇是站在歷史正確的方向的選擇。

可悲的是,從近幾年來海外留學生的表現,特別是被洗腦的“小粉紅”們的表現,我們看到了對真理的無知、對歷史的愚昧和對未來的盲從。他們雖然身處自由的國度,卻依然繼續接受專制的“洗腦”,即使獲得足夠的信息,但是他們的大腦已經失去獨立思考的能力。

眾所周知,美國政府一直堅定地支持民主的台灣和自由的香港。因此,中國和美國之間的對抗,不是中華民族和美利堅民族的對抗,而是民主與專制、憲政與獨裁的對抗。

我們幾位留學生,願意組織起來,重新選擇孫中山、王炳章們的道路,參與海外推動中國民主的偉大事業,喚起更多的留學生的覺醒和參與。

海外留學的同學們,1900年的梁啟超先生就對青年人大聲疾呼:“今日之責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少年強則國強,少年獨立則國獨立;少年自由則國自由;少年進步則國進步”。 31年前騎車前往天安門遊行的大學生對國際記者說“It’s my duty.”今天,是我們站出來承擔我們歷史責任的時候了!讓我們選擇站在人民的一邊,站在文明的一邊,推動中國民主、讓中華脫離愚昧落後,真正崛起於世界文明的東方!

同學們,中國進步,舍我其誰!

Jinglin Du 2020/6/6 宣言於Arizona

Christina W 2020/6/6 宣言於California

zhi fang 2020/6/6 宣言於California

Jason Suen 2020/6/7 宣言於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Ning Deng 2020/6/7 宣言於 Arizona

Kevin W 2020/6/7 宣言於 California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