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留學生群體TBD Studio拍攝視頻批評中共傷害世界

一群在外留學的中國大陸學生持不同意見的群體 @TBDStudio1製作了一系列批評共產黨傷害世界的視頻。以下是他們英雄般的個人故事,講述了他們為什麼成立這個組織。

TBD工作室是由中國大陸的留學人員組成的留學團隊。 TBD代表 “北斗七星 “的意思。以下是他們選擇的名字,是為了保護他們的匿名。

TBD Studio 表示,「自1949年中國共產黨奪取政權以來,在無數次政治運動中,數百萬中國人被迫害致死。從文化大革命到天安門大屠殺,再到對宗教和政治異見人士的迫害,以及對香港爭取自由的學生的壓迫,中國共產黨從未停止過對中國人民的迫害。它的暴政控制是首屈一指的。 2020年,冠狀病毒疫情在全球範圍內撕裂家庭,引發混亂,這一切都是因為中共對言論自由的打壓。作為海外大陸華人(海外中國人),我們沒有權利冷漠和沈默,但有責任為無聲的、無權的人發聲。這也是我們開始拍視頻的原因。以下是我們的故事。」

這是他們的Youbue頻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Np5dpJlho5BjGu297CyJQ

心怡:

上初中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對國內發生的事情相當的冷漠,不關心。考上一所好的大學是我人生唯一的目標。後來我媽媽開始使用虛擬專用網絡(VPN),她總會把她在國外網站上看到的東西分享給我。那是我第一次認識到共產主義中國的黑暗面。出國留學後,我的觀點被顛覆了。當我看了多篇關於六四天安門大屠殺的文章後,我幾乎感到絕望,我這一代人不知道中共是如何迫害我們的人民的,我幾乎絕望了。但同時,我又有一種衝動,想把不為人知的事情說出來,把六四運動的勇氣和精神傳承下去。

嘉欣:

我很幸運,在年輕的時候就知道了中共發動的災難性的政治運動。我總是會把大饑​​荒、文革、天安門大屠殺的真實故事分享給我的朋友們,希望我的微不足道的努力能給他們一個選擇相信誰的機會。然而,隨著我對維權律師、宗教異見人士、宗教異見人士的打壓,以及最近的香港抗議活動的深入了解,我對發表意見的風險感到恐懼。去年,我花了很多時間看香港運動的新聞,但由於膽子太小,不敢真正參與其中。到了2020年,中共隱瞞冠狀病毒疫情的消息,促使我不得不說出來。我意識到,中共政府怕老的是老有所憶,怕的是年輕人的激情,怕的是教堂、電影、音樂,怕的是信息的自由流通。那我們為什麼要怕他們呢?在隊友們的鼓勵下,希望大家能把一些不一樣的觀點分享給同行們。

宇軒:

在中國長大的時候,我隱約知道有些新聞可能是假的,但我沒有意識到這些謊言的嚴重性和無處不在。我也沒有動力去尋找真相。在大學裡,我接觸到了不同的視角,也了解到了中國新聞的荒唐。但是,我在政治上一直保持著冷漠的態度,因為我不認為小小的行為會帶來什麼改變。我身邊的很多朋友都非常相信中共的宣傳–這是他們成長過程中唯一的信息來源。我的朋友們大多時候都很有趣,也很善良,但一說到中國社會的問題,他們就會以愛國為名,變得極度民族主義和熱心。他們不知道自己可以選擇不同的新聞報導來閱讀。換句話說,他們已經失去了擺脫洗腦教育影響的機會。在一個社會裡,相信單一的聲音是可悲的。因此,我想把不同的觀點分享給中國年輕人,戳穿他們的回音室。

蕊蕊:

在我看來,新聞媒體是可以傳播真理,磨礪受眾心靈的東西。在傳媒公司工作,是我從小的夢想。幾年來,我曾在傳媒公司做過志願者和專職工作,從中獲得了許多寶貴的感悟。我很高興地看到了一個媒體記者把真實性作為核心價值的時候,所產生的積極影響。同時,我也意識到傳統媒體的一個弊端—-它很難接觸到回音室之外的人。我在想,我是否可以開闢一個YouTube頻道,創造自己的內容,以更容易被年輕一代接受的方式分享觀點。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