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美國多名大學教授因向中共洩漏研究情報被捕

美國司法部消息,加州一名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教授、半導體工程師史益智盜取美國軍事技術並向中國走私出口,被陪審團裁定有罪。此外,近段時間因為類似事件被捕的還有哈佛大學系主任,堪萨斯的一名教授,和一名哈佛大學醫科學生。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半導體研發教授

據《新聞周刊》報導,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兼職教授史益智(Yi-Chi Shih)於6月26日被裁定犯有18項聯邦罪名,目前可能損失數十萬美元,同時還面臨長達219年的無數次違反法律的監禁。包括:串謀破壞《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EEPA),犯下郵件和電匯欺詐,向政府機構撒謊,訂購虛假的納稅申報表,以及串謀獲得對受保護計算機的信息的未授權訪問。。

“計劃將軍用和民用半導體出口到中國,然後他此撒謊。” 史益智和共同被告Kiet Ahn Mai試圖非法訪問由美國公司擁有的受保護的計算機,該公司生產的半導體芯片稱為單片微波集成電路(MMIC)。 MMIC被空軍和海軍用於戰鬥機,導彈和導彈制導技術以及電子軍事防禦系統。

這些芯片被出口到中國的成都高石科技公司(CGTC),該公司是一家中國公司,沒有獲得美國商務部規定的許可證。根據美國司法部援引的法庭文件,史益智此前曾擔任中廣科技公司總裁,該公司在2014年被列入商務部的實體名單,”因為它參與了違反美國國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利益的活動–具體來說,它參與了在中國非法採購商品和物品用於未經授權的軍事終端用途,”根據司法部援引的法庭文件,該公司在2014年被列入商務部的實體名單。

根據司法部發布的新聞稿,美國檢察官尼克-漢納(Nick Hanna)說,”史益智”策劃向中國出口軍用和民用半導體,然後他向聯邦當局撒謊,並沒有在報稅表上報告該計劃產生的收入,”美國檢察官說。”檢察機關將執行法律,保護我們國家的知識產權不被用於可能損害我們國家安全的外國對手的利益。 “

哈佛大學化學系主任

哈佛大學化學系主任查爾斯-萊伯( Charles Leiber )據稱向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和國防部撒謊,否認他參與了一個名為 “千人計劃 “的中國資助項目。

據《華盛頓檢查員》報導,FBI反間諜官員約翰-布朗去年曾表示,千人計劃 “導致了違反美國法律的行為,包括經濟間諜、竊取商業機密和撥款欺詐等。””美國政府對利伯教授提出的指控是非常嚴重的” 推特上說。

哈佛大學醫科學生趙松錚

2020年1月,哈佛大學貝斯以色列教學醫院(Beth Israel Deaconess Teaching Hospital)的一名醫科學生鄭昭松在試圖用襪子將21個小瓶癌細胞走私出境時候被捕。 當時他持有由哈佛大學擔保的學生簽證。(消息來源

鄭昭松準備登上從波士頓飛往中國北京的航班時,當局對他的托運行李中的小瓶棕色材料進行了盤問。鄭昭松最終承認,他是為了在中國以自己的名義發表研究報告,才偷了這些材料。

“根據我的訓練和經驗,我相信鄭先生在(貝斯以色列)的罪行並非偶然,而且他有意代表中國政府從BIDMC收集和收集知識產權。”

據《紐約時報》報導,治安法官David Hennessy下令對鄭某不予保釋。鄭的室友李佳林告訴F.B.I.說,鄭在Beth Israel實驗室的另外兩名研究人員完成了走私材料的任務。 F.B.I.局長說,這些研究人員是 “非傳統的情報收集者,他們是在中國政府的授意下行事。”

據《波士頓先驅導報》報導,有證據顯示,鄭某與中國政府有關係。鄭某每月從中國政府資助的中國留學基金委領取2000美元的獎金。

堪薩斯大學副教授

堪薩斯大學馮濤副教授兼研究員因未披露其在中國的工作被控兩項電匯欺詐和一項程序欺詐罪。據稱,他參與了一項“計劃”,將“知識產權”從美國大學轉移到中國大學。

由美國地方法院提交的長達16頁的取代起訴書解釋說,陶濤於2018年加入了長江學者教授職位,這是“由中國政府和中共發起的人才計劃”或中國共產黨。中國正在向美國的學生和教授提供這些“人才計劃”,以“鼓勵將原始思想和知識產權從美國大學轉移到中國政府機構。

儘管陶被選為“長章獎學金”和中國福州大學的專職人員,但不管堪薩斯董事會的政策是必須將外部工作通知大學,他都沒有將這一承諾告知堪薩斯大學。起訴書指出,陶濤“沒有透露選擇長江獎學金時的任何經濟獎勵,也沒有透露其被任命為福州大學的薪水。”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