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觀點:末日將近,習近平如何令自己眾叛親離?

“中國共產黨可能正在步入自戀的意識形態,漢人可能一直以來都有一種建立在民族自豪感基礎上的一種優越感,中國共產黨太過偏執、控制欲太強、又自大、無法在地區–更不用說全球–範圍內假裝領導什麼”。地緣政治戰略家Peter Zeihan以外國人的身分發表了他對習近平領導下戰狼式的外交行動作出了評價。

Peter Zeihan是一位地緣政治戰略家(鏈接),曾在澳大利亞的美國國務院、華盛頓特區智庫社區工作,並為世界頂級的私人情報公司Stratfor開發分析模型。他的戰略分析公司Zeihan on Geopolitics,服務於眾多行業,包括大學和美國軍方。

以下是他的文章(原文鏈接)中文翻譯:

最近中國對外的宣傳………..引人注目。北京指責法國人把他們的養老院當做死亡營,指責意大利是冠狀病毒的源頭(正值意大利人死亡的高峰期),指責美軍把病毒帶到中國來,向以事實為導向的德國人拋出了一份真正令人難以置信的不實之詞的”事實單”。並把中國的大使核心人物變成了小報的傳播者—-同時依靠從聯合國到世界衛生組織到歐盟到地區立法機構的任何人和每一個人,輪流壓制和刪除任何不讚美中國的信息或分析,並迫使他們採取公開立場,對中國進行口水式的讚美。

中國人這樣做,似乎是故意破壞了他們與美國人、法國人、意大利人、德國人、捷克人、南非人、哈薩克人和尼日利亞人的關係,僅舉幾例。此外,瑞典幾乎結束了和中國的外交關係,而這還是在新冠疫情之前。

這些令人不安的轉變也不限於中國向國外投放虛假信息。國內的宣傳也在向著一個新的方向發展。公開的、公然的種族主義是新計劃的核心,政府明確地將冠狀病毒和中國的弊病歸咎於各種類型的外國人。從餐館到公共汽車到健身房,所有的東西都禁止外國人進入。一般來說,政府的法令是不分膚色的,但也有很多關於這個或那個城市或機構挑出這個或那個國籍或膚色的外國人……….特別對待,也就是歧視性政策。

而且這種詆毀會越來越具有攻擊性,自我傷害,簡直近乎愚蠢。中國4月份的宣傳攻勢是由專業人士—-真理部–呃,外事部領導的人做的。所有的謊言和一切貶低和侮辱被冠狀病毒所籠罩的國家的行為,都是上級明文規定的故意和批准的,大使級的核心人物也被指示效仿。喜歡點名的朋友,看新聞發言人趙利堅,是個享受習主席親自支持的人)。

但我們現在已經不是4月了,中國的宣傳力度更加分散,採取了更多的暴民心態。現在,整個執政機構都被放開了韁繩,包括下到地方的機構和局,平時與公關無關,更不用說官方宣傳了。再也沒有像蘇聯式的宣傳方式那樣的連貫講故事的努力了。就好像中國的“偉大復興”民間支持者和伯尼兄弟突然間成為了對外宣傳工作的一部分。

4月份的宣傳是詭辯和低能的,尤其是在影響外國受眾或達到某種戰略目標方面,更是如此。到了五月,它已經退化到了幼稚的境界。我個人最喜歡的是,當一個中國官方媒體發了一個“可愛“的帖子,說 “我們譴責死胖子”,而這個 “胖子 “就是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考慮到中共內部審查網最近一直在使用超細的網狀物,這個帖子的持續時間很長,證明了中共的努力是多麼的全面。

在過去的幾周里,中共刻意破壞了三十年來建立軟實力的努力。我從未見過這種影響力的崩潰,更不用說在全球範圍內的影響力了。即使是蘇聯解體,莫斯科也在整個拉美、非洲和中東地區保留了影響力………..然後蘇聯解體了。特朗普政府剛剛把奧運金牌 “格拉維塔斯毀滅 “輸給了習政府,而且輸的幅度還不小。

那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中國共產黨可能正在步入自戀的意識形態,漢人可能一直以來都有一種建立在民族自豪感基礎上的優越感,我們都可能對北京外交政策的新基調和實質內容都有點望洋興嘆,中國共產黨太過偏執、控制欲太強、自大、自大、碉堡,無法在地區–更不用說全球–範圍內假裝領導什麼,但我想我們都可以接受,中國共產黨不是由一群白痴來管理的。
 
不幸的是,解釋很簡單:中國領導層很清楚,軟實力不是解決他們看到的問題的辦法。中共的宣傳工作在中國內部如何解釋中共的思路是有一定指導意義的,這對未來並不是什麼好兆頭。
 
半官方的說法是,中共將4月的(官方)努力稱為”戰狼外交”,指的是最近(也是非常流行的)中國電影系列片,講述的是一個關於道德純潔的中國士兵清除世界上邪惡的美國僱傭軍的故事。我能想到的最接近的等價物就像把美國的宣傳工作稱為 “星際戰隊 “外交一樣。 (是的,這聽起來很蠢)。
 
相比之下,(比較分散的)五月的努力,被稱為義和團運動心態。它指的是19世紀到20世紀之交的一個特別混亂的時期,當時中國國內爆發了一股特別猛烈的義和團運動,以應對外國的行動。大多數非中國讀者可能不認識義和團運動的提法,但他們可能記得它在西方被稱為 “義和團拳亂”。這個問題稍後再講。
 
這個新的宣傳計劃不是關於習近平試圖說服更廣泛的世界相信中國的偉大或正確。這不是為了美國或歐洲或非洲,當然也不是為了稱霸全球。相反,它是在故意說一些離譜的話,以至於引起全球反華反彈。反擊本身並不是目的,反而是目的的手段。習近平試圖利用全球反華反彈來煽動中國國內的反華民族主義活動。簡單來說,習近平試圖讓世界對中國感到憤怒,從而讓中國對世界感到憤怒。
 
習近平覺得他需要刺激和動員足夠多的民眾,使他們能夠協助國家安全部門遏制、打擊、打擊士氣、威懾–必要時還會毆打、殺害和消失那些不買賬的人。

覺得這似乎有點………..偏激?那就好好學習一下20世紀的中國歷史,尤其是在中共如何向中國公民解釋其宣傳工作的背景下。
 
谷歌 “大躍進 “來回顧一下中國政府對自己的人民是如何刻意的殘暴,以及中國政府是如何激勵自己的公民互相迫害的。
 
回顧一下文革中的 “文革”,看看動員一部分人去鎮壓其餘的人是如何讓東德斯塔西看起來像新西蘭的社會主義者。
 
回顧一下天安門廣場大屠殺,提醒自己,即使是在 “現代 “時代,中共面對權力的威脅,也會走多遠。
 
查查義和團運動,看看這樣的過程是如何導致國家支持對基督徒和外國人進行私刑和謀殺的。 (Btw,如果你是一個製造商或投資者,而且你在中國還有人員,現在是一個光榮的時候,讓他們滾蛋吧)。
 
這其中唯一讓中國感到新鮮的部分是,這次他們有了工業和數字技術來幫助管理人口,這樣國家權力的鋒芒就可以更快地發揮出來。
 
這就只剩下一個問題了。為什麼………..為什麼習主席會覺得有必要採取這種極端行動?
 
簡單來說,習主席擔心中國的末日即將到來。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