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用大白話介紹一下劉仲敬的「姨學」

近來在牆外中文世界,「姨學」這個詞出現的頻率非常高。有品蔥網友用「人話」介紹了所謂姨學的主要觀點和幾個常用詞語,如「費拉」,「諸夏」,及「大洪水」。

姨學(Auntology),就是劉仲敬發表的一系列觀點理論。他的擁躉們把他的思想稱為姨學,也許是因為劉仲敬的分析框架中常常提及「蠻夷」。

劉仲敬是四川資中人,現旅居美國,自稱大蜀民國臨時總統。他在武漢大學期間,完成大衛休莫(David Hume)的英國史六卷本的翻譯,之後著有《經與史:華夏世界的歷史建構》,《遠東的線索:西方秩序的輸入與中國的演變》,《中國窪地:一部內亞主導東亞的簡史》等。他主張站在中國之外更宏大的視角研究近代歷史,認為華夏文明的繁榮來源於古希臘、古希伯來文明向「內亞」(亞洲大陸內陸)擴散和輸出的結果。

劉仲敬的“理論”,被許多網友戲稱為“姨學”,在人人網、豆瓣、推特,甚至Clubhouse上,都有其擁躉。一位自稱Winston的粉絲在Clubhouse上總結說,阿姨學大體上可以看做包括三個模塊:對中國歷史真相的整理,對今天中國現實政治的分析,以及對未來的預測。

劉仲敬筆下的中國歷史,化用了斯賓格勒的文明季候論:

所有文明就像一個生命體,由幼年長大,到了壯年,又到了老年,最後死去。

春天就是蠻族時代,原始豐饒。
夏天就是希臘時代,封建自由。
秋天就是羅馬時代,福利帝國。
冬天就是埃及時代,費拉順民。

他還說了每個文明的天花板高度不一樣,就好像有的小孩就夭折了,有的則是侏儒長不大。

他說中國的封建自由是春秋戰國之後就沒有了,跳過了福利帝國,直接進入費拉順民大一統時代。

他說天不生大英,萬古如長夜,英國因緣湊巧,恰好躲過了大一統,延長了封建自由,所以才有後來的英式的憲政,而美國接過大旗,變成了世界的燈塔。

他還說所有秩序的根源在宗教,愚昧的教徒才是積累,基督教勝過伊斯蘭教,伊斯蘭教勝過佛教和其他原始信仰,最差的是無神論,因為無神論者就代表散沙化,不利於號召他們多生孩子,太理性不好忽悠。

他指出,一個社會,首先 是生存能力。

比如現在馬上面臨“我的戰爭”的情況,沒有政府了怎麼辦?每個人都必須找到自己可以信任的人,組織成小團體活下去。

這就叫自組織能力。如果這個小團體不僅活下來的,還能長久繁衍下去,就代表它經歷了考驗,是未來的種子。

文明的老化的標誌就是自組織能力不斷下降,後期的文明無不是人民喪失了生育的慾望,也喪失了自我保護的能力,只能依靠大政府,也無力反抗大政府的剝削。人們都變的很聰明,只顧自己現世過的好就行。久而久之,邊緣地區的蠻族就闌入文明中心地帶,形成人口替代,最終把老化的文明給毀滅。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7083

品蔥網友利維坦說(鏈接),姨學的內核是斯賓格勒(Oswald Arnold Gottfried Spengler)在上個世紀初提出的文明季候論。這個理論認為文明有生長和衰落的周期,像季節也像生命體,從部落到封建,再到專制官僚體系崛起,​​然後到專制巔峰的時候民間小共同體解體完畢,就變成像流沙一樣沒有自我組織的費拉社會,那就是文明生命的終結。這種生長衰落過程也是“德性”的生長衰落過程,“德性”就是自保能力,體現在武力上。這些費拉無力保護自己,可以輕易征服,他們要不然是處於被帝國征服的狀態中,要不然就是帝國崩潰而他們大部分死亡。

基於這個理論,劉仲敬認為中國處於費拉社會,流沙社會沒有穩定性,容易因為征服或內憂外患而解體,而解體後的費拉因為無法自己建立秩序而會出現一堆像張獻忠一樣殘忍勢力互相攻伐而殺害大量人口,這就是大洪水。

劉向很喜歡斯賓格勒在《西方的衰落》中的一句話: “我深信,在周朝開始時,在中原、黃河地區興起的中國國家……….在他們的內部形態上,與西方的民族比起古典和阿拉伯世界的民族更接近。” 無論他對這段話的解讀是否正確,他認為這段話證明了秦國統一戰國的征服戰爭導致了”文化民族”(斯賓格勒在原文中稱其為Kulturnation)的消亡,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與文化根基脫節的費拉民族(fellaheen民族)。

費拉是姨學裏一個重要的詞。Fellah,來自阿拉伯語فلاح,原意指「耕耘農地的人」、「農民」,其對象主要是生活在埃及的農民。在斯賓格勒的語境裡,費拉指代一個被剝奪了民族命運的墮落階級。他們最顯著的特點是喪失自我組織能力和社會組織資源。所有的人都是原子化的個體,相互之間缺乏信賴和合作的紐帶。由此產生了所謂的「劫機犯悖論」,有識之士都會呼籲穩定,因為一旦亂了,個人在社會上就無從生存,就要餓死人。

為什麼費拉社會無法穩定,因為沒有自組織,為什麼沒有自組織,因為專制帝國太強。劉認為大洪水一定會發生,而之後存活的人如何防止再次專制,就要靠分裂,因為分裂之後儘管因為是費拉社會產生的都一定是軍閥一類的專制政權,不可能民主,但是因為每個勢力都很小,而對自組織的壓力比較小,因此有利於慢慢產生土豪,從而演變為類似封建社會的形態,再又封建形成民主。基於英國歷史,劉仲敬認為民主由封建產生。

生活在費拉帝國下的民族的唯一未來,是一個被他稱為”民族發明”的過程。基本上,構築一個地方文化(斯賓格勒把文化看作是種子,而文明是生長的植物)。這個過程涉及到對漢族文化的去異化和排斥(”脫支”,借用了日本人對中國的貶義詞 “支那” Chi-Na, Sina)。劉仲敬對大洪水的預言,使建立新的部落國家的需求變得更加迫切,這是一個即將到來的世界末日事件,世界上大部分的中央政府都將崩潰。

上述的概括是一個巨大的簡化,將劉的法西斯歷史學、基督教千禧年主義、陰謀論和反左派極端主義的襤褸的灌木叢中的內容修剪成一個整齊的落腳點。拋開所有的種族理論和動搖的歷史不談,劉氏認為,新疆和西藏都是被佔領的領土,只有通過軍事力量才能繼續成為中華帝國的一部分。他關於新的區域民族主義運動的想法解決了這個問題:這些地方應該也會各走各的路,西藏很可能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而新疆則被分割成與中亞和近東列強關係密切的各個民族飛地。這樣,當前的中國在未來將形成一個被稱為「諸夏」的分裂狀況。

當然,劉仲敬自己承認自己提出的諸夏是個小概率事件,因為軍閥多半還是會互相吞併。他認為他的作用就是播下一顆種子,等到這個理想的時機出現,姨學發明的一堆民族就可以被軍閥們採用。

劉仲敬認為,他是一個觀察者。他認為大洪水會發生,他自己就該趨利避害。但是那些不堪的費拉他們是必然要死的,而且德性不堪是活該去死的。這一點也許是大量姨粉成為姨粉的原因,因為實在很解氣,那些不停叫囂大國崛起的粉紅們,原來就是無德不堪活該去死,而且也一定死於張獻忠之手的“兩腳羊”。“「這真是太令人開心了。」有網友說。所以我們看到網上絕大部分的姨粉並沒有去探討劉仲敬的事實判斷部分,而把絕大多數精力都投入在嘲諷“費拉”上了。

《遠東的線索:西方秩序的輸入與中國的演變》(劉仲敬著)內容概要:

百年來對東亞歷史最大的認知錯誤是:「用神話代替歷史,誤解自己的真實地位。」

一部用秩序的輸入和輸出來解釋1912年至今百年東亞變遷的歷史與政治

  遠東的近代史,實際是國際政治體系演變的「終端」
  ──她的歷史演化路徑,決定於西方秩序(文明)的輸入,
  從而不是自己驅動或主宰
  即便是21世紀的今天也是如此

  ●沒有列強,民國無法成立
  1912年,辛亥革命爆發後,大清歲代表的內亞秩序瀕臨解體。而民國之所以能夠成立,是英國主導的列強為了維護遠東秩序的穩定,盡力推遲大清體系的解體之結果。換言之,沒有殖民主義秩序,中華民國無法成立。

  ●列強退出東亞,意味著原本秩序輸入的中斷
  一戰以後,列強忙於戰事,條約體系撤出遠東,卻被「中國」的民族主義者視為是自己成功地驅逐了殖民者。真實的情況反而是秩序輸入的中斷。北京政府一旦沒有條約體系的支持,對各省的權力就化為泡沫,這才有北伐的成功。

  ●蘇聯輸入秩序,國民黨淪為特洛伊木馬
  趁虛而入東亞的新秩序大致有三種:日本的泛亞主義、蘇聯的共產主義和南方知識分子構築的大中華主義。1922年,機會主義者的孫文拋棄了國民黨在辛亥時代堅持的泛亞主義,配合了亟欲擴張的共產國際,使國民黨淪為共產國際的特洛伊木馬。

  ●蔣介石夾在兩強之間
  1927年北伐成功後,蔣介石以重構的大中華民族主義,對抗蘇聯的共產主義與日本的泛亞主義,夾在兩強之間,以黨國體制全力吞併和破壞東亞大陸殘存的各個自治體系(指北洋時代的各省自治)。

  ●國民黨並不是敗給共產黨,而是敗給蘇聯
  二戰後,曾短暫成功的日本帝國泛亞主義破滅,被迫撤出了東亞。只有蘇聯才有辦法填補秩序的真空,希望以支持蔣介石在關內的統治換取自己對滿洲的統治。但大中華主義者蔣介石拒絕了對自己最有利的和平,史達林轉而支持毛澤東,最終導致國民黨的失敗,只能逃到台灣。

  ●中共充當韓戰的人肉盾牌
  1949-1950年,蘇聯為了支援朝鮮戰爭,為北京和平壤建立了完整的計劃經濟體系。紅色中國根據自己在冷戰當中的位置,確立了建國初期的史達林體制。毛澤東作為中共內部的梁山系,以馬基維利的手法和莫斯科支持的列寧黨苦苦周旋——中共建政後的一系列內部鬥爭都可以籍此解釋。

  ●毛投入西方陣營,中國假借美國秩序韜光養晦
  毛澤東臨死之前,切斷了黨內的列寧主義者(周恩來、鄧小平)重新投靠蘇聯的管道。1972年尼克森訪華,1978年中美建交。華盛頓-北京的機會主義聯盟解除了蘇聯的外部威脅,北京投入西方陣營,搭上自由主義秩序主導下的全球化快車,從而保持了長達三十年的經濟增長。也導致莫斯科兩線作戰,加速了蘇聯的崩潰和冷戰的結束。

  ●臺灣轉型為民主國家
  台灣在美國的保護下,社會重建漸次展開,在冷戰結束時,已經具備了恢復正常國家地位的條件,也同樣在自由主義秩序的保護下轉型為民主國家。沒有美國的自由主義秩序主導,以大中華秩序運作的台灣,絕對沒有民主化的可能。台灣屬於美國秩序的一部分,美國不允許大陸上的強權改變均勢,是它的利益所在和長期政策,臺灣做什麼或不做什麼都不會改變。因此臺灣在涉及自身安全和共同體塑造的關鍵問題上,完全可以先發制人,製造既成事實。

  ●中國企圖改變既定秩序,最大可能是自身崩潰
  21世紀,對接英美自由主義政治經濟秩序而「崛起」的中國,力圖推行自己的政治秩序(中國夢、一帶一路、新型大國關係、南海、兩岸)。這是中共革命正當性和統治合法性的最終驗證。然而中國的認知圖景和路徑選擇,和美國主導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產生巨大衝突。如果這種認知圖景是無法改變的,未來的悲劇就是無法避免的,不到資源枯竭迫使它修改認知圖景,鬥爭就不可能結束。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53416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