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澳大學生帕夫洛撐反送中或遭開除, 2.5萬「手足」聯署促校方罷手

澳洲昆士蘭大學(University of Queensland)一名20歲學生帕夫洛(Drew Pavlou),在校內組織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集會,與踩場的中國留學生發生激烈衝突後,便開始在校園與社交媒體,批評昆士蘭大學與中共之間的關係。上月,昆士蘭大學突然提出包括損害校譽等11項指控,並稱考慮舉行閉門聽證會,決定是否開除他。消息傳出,有人發起網上聯署,要求昆士蘭大學不要開除這名學生的學籍。

帕夫洛(Drew Pavlou)是在Twitter上自稱為人權與民主活躍人士、反對貧窮運動家、昆士蘭大學校董會學生代表成員,還有另一個身份–「根據中國官方媒體的報道:反中暴徒」。

據悉,自帕夫洛去年7月在昆士蘭大學舉辦了一場挺香港的和平示威行動,其間遭中國留學生踩場。當時有超過200個中國留學生包圍集會及動粗,又指罵參加的香港學生是「港獨」。其後,中國駐布里斯本總領事徐杰,發聲明指控該場集會是「反華分裂活動」,官媒《環球時報》更點名帕夫洛是集會主辦人。帕夫洛隨即在社交網站遭受辱罵及死亡恐嚇,他入稟昆士蘭法庭申請頒令,強制徐杰收回言論及對他作出道歉。

雖然遭到死亡恐嚇,但帕夫洛仍不時在校園與社交媒體上,激烈的批評昆士蘭大學與中共之間的關係,並多次在社交媒體上公開聲援香港的反送中示威者,還公開譴責中國迫害新疆的維吾爾人。去年3月,帕夫洛更在中國駐悉尼的總領事館前,焚燒《習近平談治國理政》英版一書。

然而,帕夫洛早前表示,昆士蘭大學上月在他準備就控告中國駐布里斯本總領事徐杰一案,出庭作證前一周,突然透過電子郵件,寄給他一份長達186頁的文件,對他作出11項指控。根據帕夫洛的說法,大部份的指控都與他過去9個月在校園所發起的抗議行動,或是透過他個人的社交媒體賬號所發表的諷刺言論有關。他指,昆士蘭大學表明將針對他的行為展開一場閉門聽證會,並根據學校的相關規定,來評斷是否該將他開除。

消息傳出後,澳洲各界與各國媒體都十分關注事件。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在上月24日更發文,聲稱就讀昆士蘭大學的中國與澳洲學生都支持該校考慮開除帕夫洛的決定。

帕夫洛認為,昆士蘭大學校方是為了不傷害與中國政府的關係,所以急於透過強硬手段來逼他噤聲。他說:「因為我時常批判昆士蘭大學校方與中國共產黨之間的關係,所以他們想要找到方法讓我無法再公開質疑校方的許多決策。他們過去九個月不斷對我搜集證據,並試圖在校規中,找出可以『合理化』我行為違法的規定,並藉此開除我的學籍。」

最過份的是,校方對他提出的指控,近乎羅織罪名,包括他曾在校園內的一間書店,在沒付錢的情況下,用一支筆做筆記,然後再將該支筆放回原位。帕夫洛說:「他們怎麼連我在書店用了一支筆這種小事都知道?這讓我感覺他們自從去年7月之後,便不斷的在搜集我任何『罪證』,然後打算用這些罪證來開除我。」

不過,昆士蘭大學在該校網站上,特別針對帕夫洛過去幾個月對該校所作出的指控逐一回應,當中披露他們多次告知帕夫洛,停止以昆士蘭大學的名義,在公開場合發表任何言論。

帕夫洛強調,他並不會因遭受死亡恐嚇而放棄自己對人權倡議的熱忱與堅持。他說:「我一直都相信普世人權,所以沒有任何事能阻擋我去繼續替全世界任何人的人權發聲。這是個我深信的價值觀,所以我寧願失去生命,也不會放棄繼續進行人權倡議。」

在3周前,請願網站Change.Org有人發起聯署: https://www.change.org/p/the-university-of-queensland-prevent-the-university-of-queensland-from-expelling-drew-pavlou-for-unjust-reasons,希望能藉此阻止昆士蘭大學透過威脅開除帕夫洛來迫使他噤聲,目前已有超過25 ,000人聯署,但距離目標35,000人,還差10,000人左右。

曾經和中國小粉紅進行罵戰的泰國明星Nnevvy也在Facebook呼籲大家參與連署:

鏈接:https://www.facebook.com/photo/?fbid=126001682406918&set=a.107536354253451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