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華人留学生發起六四事件三十一周年公開信連署

幾位旅居歐美的海外青年留学生,透過推特、電報、品蔥等網絡媒介,發起六四三十一周年公開信《我們選擇的權利》公開連署。

公開信說,「三十一年前在北京街頭倒在解放軍槍口下的學生成了中國提也不能提的話題, 民主自由在中國成了粗鄙可笑的名詞,中國公民從出生就失去了選擇的權利. 我們想要改變這一切, 我們拒絕沉默。」

公開信表示向六四死難者致敬,並主張不承認中共的合法執政地位,將積極在海外宣傳和推進中國的民主化事業。公開信說,「我們不會對中共有什麼主張,我們不做與虎謀皮的事。」

公開信討論了我們對六四事件的認識和態度、對中共現有體制的評價、對民主的認識,以及關於價值觀與選擇的權利,並提到了香港和台灣問題。

該公開信由目前在美國印第安納州普渡大學的在讀博士留學生孔志豪(Zhihao Kong)發起。連署鏈接:https://forms.gle/tbNyAEU7k1TeopLs5

六四事件倖存者、海外華人周封鎖在推特上轉發了這封公開信並幫助徵集聯署。

公开信发起者孔志豪今年層在推特發布一段關於新冠病毒疫情的道歉視頻,為受新冠病毒感染的受害者表達歉意,認為,“中共政權及中國人民應對這次的瘟疫負責。”

孔志豪在推特上稱自己是“反賊”。他表示,自己主張“加速主義”,使中共加速垮台,破而後立。

此前,孔志豪還參與聯署了由王丹等於4月發起的公開信《習近平應當下台,中國必須改變》的連署簽名。

以下是公开信《我们选择的权利》内容全文(简体字):

六四三十一年:致华人学生的一封信——我们选择的权利

前言

六四事件已经过去三十一年, 中国的民主化前途依然暗淡。我们是认同民主自由价值观的华人青年学生, 我们由于上帝的眷顾有幸能了解到自由世界的信息. 三十一年前在北京街头倒在解放军枪口下的学生成了中国提也不能提的话题, 民主自由在中国成了粗鄙可笑的名词,中国公民从出生就失去了选择的权利. 我们想要改变这一切, 我们拒绝沉默.

我们对六四的态度

我们充分赞扬六四事件中进步学生的英勇行为, 他们是用生命启蒙中国民主运动的先驱. 我们学习他们的勇敢和纯粹, 但也看到这场学生运动中的失误和教训.

我们在这里明确我们的态度, 我们既要继承六四的勇敢抗争精神, 又要提高自身的民主思想境界,并且有必要理清思路和诉求, 同时提高与集权当局的斗争技巧 (排名分先后). 中国的民主化事业道阻且长, 是要靠不懈的斗争来实现的, 并且我们青年学生是主要力量, 没有谁的战斗力能够胜过我们.

我们如何评价体制问题

这里的 “体制”特指 “政治体制”. 根据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David Easton的定义, 政治体制是 “一种可以为社会权威地分配价值的机制”. 目前人类的科技水平, 还无法实现信息和资源的自发、合理流通, 人类社会还无法做到不需要政府就可以将社会的生产和分配组织起来, 所以就出现了各式各样的 “政治体制”, 如威权制度, 民主制度, 资本主义制度, 社会主义制度,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细致地说, 这些词的含义并不互斥, 描述的范畴也并不一致. 如民主制度一词描述了政府决策形式, 资本主义制度一词描述了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形式, 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则描述了更加复杂的对象, 包含了政府决策形式, 生产资料所有制, 文化传统等诸多含义.
不同的体制有不同的侧重, 有的强调效率, 有的强调公平, 有的强调实用, 有的强调正确.我们如何去评价中国的政治体制? 评价的维度同样是千人千面. 从国民物质生活水平、精神生活水平、 政治权利, 从政府的廉洁程度、行政效率都可以进行评价.


正因为评价体制的维度是多元的, 所以中共的宣传机构才有可能掌握相当多的舆论阵地,才有可能吸引一批未谙世事的青年学生.中共虽然有着糟糕的人权纪录, 在政府廉洁、人民政治权利、宗教自由等诸多方面也颇有恶名, 但我们必须承认中国在改革开放后的经济建设是得人心的, 而且这一条评价标准在不少人心里的权重还不轻.


我们在这么多的评价标准里,应该如何选择? 这与每个人的身份有关.


首先,“我们”是谁? 这封信里多次提到“我们”. “我们” 是认同民主自由价值观的华人青年学生, 包括中国大陆及海外的从博士到初中阶段的所有青年学生.


同学们, 要知道这样一件事: 中国虽然有十几亿人, 但诉求差异之大恐怕比人和猴子的诉求差异还要大.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所说的 “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是不包括我们的利益的.学生是一个特殊的群体, 大多数学生是全职学习的, 因此可以与具体的社会阶层有较少的利益纠葛, 可以思考中国 “应当有的样子”. 这也是学生历来是进步力量的原因, 五四运动、六四事件, 都是学生在表达对中国社会的变革意愿. 而其原因与农民起义不同, 学生运动并不是因为学生的切身利益受了什么侵害, 而是基于纯粹的爱国理想与哲学思考.可以说, 学生群体有相当大的自由, 将自己的思想附着到任何一个社会阶层.


很显然中共早已意识到了这一点, 因此他们在不遗余力地 “引导”青年学生爱国爱党, 顾全大局, 从历史的角度、从民族的角度去评价中国的政治体制. 这迎合了青年学生的骄傲, 也迎合了中国文化对“纵横捭阖”、“运筹帷幄”等品质的崇拜.因此很容易使青年学生受到欺骗, 使他们沉浸在 “经世治国” 的幻想里, 不知不觉把自己的屁股坐到了统治者那边. 但是,请同学们知道, 在现在的人类社会, 无论中国也好, 美国也好, 总是少数人领导多数人, 总是存在统治与被统治.青年学生作为中共治下经济上最不受制约的群体, 如果仍轻看小民利益, 那实在是 “韭菜的命, 天子的心” 了.


因此我们青年学生,切不可在 “鸡蛋与石头的撞击比赛”中站在石头一边, 因为我们就是鸡蛋中最坚硬的那一群, 我们要 “为了不能作战的人而战”. 否则当我们不再是学生, 手里端着饭碗, 再去指望谁能不顾一切地声索 中国“应该有的样子”呢? 我们对中国体制的评价, 就是当从小民利益出发, 从民主权利, 包括言论、出版、结社、结党、新闻自由出发,去进行评价. 这才是我们的切身利益,并且是中共永远也不会替我们争取的利益.

我们对民主的认识

民主与自由是人类天然的追求, 所以被称为 “普世价值”. 中共提出的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也包括自由和民主.中共一方面不想在台面上否定这两个普世价值, 另一方面又觉得民主价值妨碍他们肆意行使权力, 于是就创造了 “全过程民主”, “西方民主” 等奇谈怪论. 同时, 中共的宣传机构在极力抹黑 “民主自由”. 在当下的中国, “民主自由” 已经成了 “肤浅”、 “民粹”、 “低效”的代名词.


当我们用“民主”描述一个对象,这个对象是什么? 是公民与政府的关系. 而当这两个词被泛化解释, 中共便可以轻易地进行污名化. 例如, 评价美国的枪击事件: “这就是自由”? 评价美伊战争: “这就是民主”? 前者是社会治安问题, 后者是国际关系问题, 并不是某种政治制度的必然后果. 换句话说, 持枪自由不必然导致枪击案, 无持枪自由也不一定避免枪击案; 美伊战争更和民主没有关系, 民主描述的是本国政府和公民的关系, 任何国家也不会和外国人讲民主 (例如在任何国家只有公民才有选举和被选举的权利).


我们对民主的认识应当是客观的, 既不抹黑也不夸大. 民主是灵丹妙药吗? 民主可以解决经济发展,社会治安, 政府廉洁等所有问题吗? 显然不是的, 反之, 也不能随便把某个问题当作民主的弊端去污名化民主制度. 民主或集权, 只是国家治理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 有些问题, 如经济发展问题不是靠民主或独裁体制就能解决的 (所以才会存在民主的贫穷国家和独裁的富裕国家), 而主要是由技术官僚的政策决定.


既然如此, 民主与否是不是就不重要? 答案是否定的.


民主制度最根本的优势是保障了权力运行和交接的稳定性. 在当下的中国, 权力的取得是自上而下的, 官僚并不对选民负责而是对领导负责.中高层领导的选拔并不是通过选贤任能, 而是通过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勾兑, 能干事的人有很多, 选谁干就要看谁最符合各方面的既得利益. 而公民社会的利益并不是各方权贵的 “最大公约数”. SARS疫情瞒报, 周永康薄熙来等贪腐案件, 武汉肺炎迟报, 李文亮、方斌、陈秋实被行政处罚等事件都是中国制度的畸形产物. 周永康薄熙来的案例也证明, 中共权力的交接如果不建立在选票这一合法性上面, 面临的是成王败寇的残酷争斗,甚至内战的深渊.习近平修宪取消任期制, 并不一定代表他有多想继续干下去, 只是他在当前体制下如果不能继续掌握权力, 将面临反攻倒算的巨大危险.


也许有人会认为集权体制在一定的历史时期会带来经济的高速发展, 韩国朴正熙时期, 台湾戡乱时期皆是如此. 这里就涉及我们即将谈到的 “选择的权利”, 如果你认为经济发展的 “代价”永远那么巧不是你的权益, 并且你也情愿放弃自己的民主权利, 那么我们尊重你的选择.

价值观与选择的权利

当世界上只有两把尺子, 我们便不能判断哪一把尺子是准确的.如果中国人情愿用民主权利交换些别的什么东西, 那么我想我们也应当尊重. 但是中共政权是否允许中国人不做这样的交易? 中共并没有给中国人选择的权利, 只是在单方面宣称中共执政是 “历史和人民的选择”.


中国人在1949年也许是做了选择, 但民主权利的让渡怎么能是一次性的? 我想稍有常识的同学都不会同意你七十岁的爷爷替你做了什么决定. 我们尊重任何人经过体会和比较做出的选择, 但我们无法接受中共灌输的意识形态. 我们要的是 “选择的权利”. 我们要选择国家的执政党, 政治体制, 大政方针; 我们要选择国旗样式, 军队规模, 经济所有制形式.我们要——从最根本的问题上做出选择——选择是否还要进行代议制, 至少在这一根本问题上要进行一次全民参与的直接投票. 虽然, 我们必须承认, 民粹和独裁是两个相反的极端, 都是有害的; 但是, 当今的中国是一副怎样奇怪的景象: 是中共领导下的独裁加民粹政治, 独裁和民粹成了互相促进而非互相牵制的两个因素, 许多民众在政治宣传下,不为自己利益代言、反而为独裁寡头代言, 这更加有害. 要扭转这种局面, 矫枉必须要过正. 我们应当毫不羞愧地成为当局语境中的 “民粹”, 我们应当毫不羞愧地声索小民的权利.

我们对香港与台湾问题的观点

主权问题


香港与台湾有着与中国大陆完全不同的文化、历史背景. 香港从法理上说确实没有主权争议, 是中国的一部分. 而台湾则不一样, 中共政权没有统治过台湾即使一天, 中共基于历史因素的主权主张是站不住脚的, 朝鲜、越南历史上也是中国的属地, 海参崴更是如此, 中共为什么不去主张这些地区的主权呢? 多数中国人对台独的仇恨是教育、虚构出来的,并无实在的思想基础. 我们认为台湾是主权国家,并支持台湾独立.


与中共的关系


六四过后三十一年的今天, 中共从未改变其独裁本性. 中共不管香港人有怎样的生活方式, 有怎样的诉求, 只要香港人威胁到中共的统治, 中共就要铁腕镇压. 我们不知道中共所代表的 “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到底是什么利益, 但总归不是香港人的利益, 也不是我们参与联署的青年学生的利益.我们认为香港的民主运动与我们的民主诉求志同道合, 因此我们支持香港市民英勇的民主抗争运动.

我们的几点主张

以下主张都是以 “我们” 起头. 我们不会对中共有什么主张, 我们不做与虎谋皮的事.
1. 我们向六四事件中死难的学生和教师致敬
2. 我们不承认中共的合法执政地位
3. 我们不会服务于中国的党政机构
4. 我们将中国的民主化事业当作自己的责任
5. 我们将积极学习民主制度的运行模式
6. 我们将积极宣传民主思想并积极声索民主权利

关于联署

鉴于中国境内学生联署的实在的风险, 本公开信接受匿名联署, 但鼓励海外华人学生实名联署.

执笔人:
孔志豪, 印第安纳, kong89@purdue.edu

联署人
姓名, 省/州, 邮箱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