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控訴武漢隱瞞疫情,母親喊冤卻被中共抓捕

一位武漢的母親楊敏女士,在新冠疫情中痛失24歲荳蔻年華的女兒,她上街發放申訴材料,希望追究武漢官員隱瞞疫情的反人類罪行,並且要求中共向所有死難者道歉。現在她已經被官方非法地限制了人身自由。

經歷女兒臨死前張大嘴巴大口大口的痛苦呼吸,就像離開水的魚無法呼吸時張大嘴巴一樣,她心如刀絞,本想天天照顧以命抵消女兒被病魔折磨的痛苦,結果女兒還是在痛苦中死去了。

這位母親打算去為女兒訴冤,卻被鎖在武昌區群星城鐵路小區裡,不讓出門了,而信訪局那邊很多警察如臨大敵。她只是覺得女兒死的太冤,若當局覺得不冤枉,出面解釋回應不就行了,卻不讓她說話,現在乾脆不讓她出門了,當局到底在隱瞞什麼或者害怕什麼?

以下是楊敏用網名“哭泣的亡魂”在新浪微博發出的申訴材料(簡體字):

申訴材料(一個武漢新冠肺炎幸存者之祭)

我是一个年近半百的普通武汉市民,也是一个武汉新冠肺炎的幸存者,更是一个因为此次新冠疫情痛失24岁爱女的母亲。当我面对她的遗照,看着跳动的烛火,就好像她在向我哭诉她所遭遇的冤屈,女儿患病时痛苦的经历犹如电影画面一样一帧一帧浮现在脑中。

据国家卫健委对李文亮事件调查报告显示:

2019年12月27日,湖北中西医医院张继先医生收治3名不明原因肺炎病人; 12月29日,中西医院再次报告发现4例华南海鲜市场不明原因肺炎病例:12月30日,武汉市卫健委内部系统下发《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等两份部门文件,后两份文件被他人上传互联网未向市民预警。同一天李文亮在微信群发出新冠肺炎病毒的小范围预警:12月31日,武汉市已有27例新冠肺炎的感染病例,他们没有向人们发出警示:2020年1月3日,李文亮医生被训诚,被各大媒体转载,武汉市依旧日未向市民预警,反而传达错误的信息; 1月6日,电视上发出通告“未见人传人”:1月10日,李文亮在接诊中被感染出现发热症状,12日入住其工作的武汉市中心医院,14日转入本院呼吸科危重病房,让国家调查组专家的论断出现医护人员感染就是人传人,此时还是未向市民预警:1月6-10日,武汉市两会热闹举行; 1月19日百步亭万家宴依然大张旗鼓的开宴,并且登上了各大本地媒体的头版头条,进一步向市民发出了错误信息。直到1月19日晚,钟南山领导的第三批专家组到汉后,才揭盖病毒人传人的盖子; 1月21日武汉市长周先旺就“百步亭万家宴”接受东方卫视采访中承认预警不够。直至今日我们才知道,就在当时武汉市已有62例确诊,2例死亡。

我的女儿是在1月16日区协和医院就医时被感染,19日晚开始出现发热症状,连续几天高烧不退,就这样医生还不敢以新冠肺炎为诊断,病情一天天加重,一直到1月25日,几经周折才转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由于瞒报导致的仓促应对,医护力量严重不足,此时女儿已经卧床不起,连喝ロ水都十分困难,排泄物更是得不到清理,完全是睡在污秽物之中。每日的打针治疗,病情并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更加严重,出现了咳血,血氧浓度急速下降的状况,在这种情况下,我不顾家人反对,于1月28日冒着生命危险,逆行到最危险的金银潭医院危病房去照顾女儿,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一一我要用我的身体我的生命去抵抗病毒对女儿造成的痛苦。然而几天几夜不眠不休的照顾,女儿并从死亡线上挣脱回来,女儿说她呼吸困难,我看她张大嘴巴用力去呼吸,就像把鱼从水里捞出来无法呼吸时张大嘴一样,我的心如刀割,我恨自己不能替女儿受苦啊!!

就这样我也开始出现高烧不退的症状,当时我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我要拼命活下去,我要活下去照顾女儿。可是我不知道的是,就在2月6日,女儿被送进icu后不久,就永远离开了爱她的家人。我的老公为了我能够有求生的欲望,一直骗我说女儿还在icu里治疗。在治疗期间我经历了女儿一样的遭遇一一呼吸困难,每吸一口气就要用尽所有的力气,肺里像有玻璃渣一样咯得疼,更不要提连续几天的高烧,烧的人意识都出现了模糊,我这才知道女儿是怎么辛苦的挺过病发时的那段日子,她是多么坚强的想活下去啊!!当我知道女儿去世后,犹如五雷轰项,我的掌上明珠就这样带着遗憾,带着冤屈离开了这个世界,她オ24岁啊!!

现在,我的身体虽然已经治愈,但是心里的创伤却难以愈合,回到家中目之所及,全部充满的女儿的影子,原本幸福美好的回忆,如今变成了最让人痛苦的回忆。

由于前期政府官员的一己之私,購报疫情,欺骗民众,至民众生死于不顾,不作为乱作为,直接导致我的女儿感染新冠肺炎病毒去世以及无数个无率群众的死亡,间接导致无数家庭的破碎,致使他们身心受到了致命推残,特向上级部门提出以下诉求:

1.追究瞒报疫情从上到下官员的法律责任及反人类罪行,并公开事实真相,向所有死难家属公开道歉

2.赔偿本人家庭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

3.本人将保留向媒体,网络,司法申诉的权利

遇难者家属,确诊患者:杨敏

2020年4月7日

微博@哭泣的亡魂

4月4日,全國公祭。楊敏女士在微博寫到:

今天4月4日,武汉虽然有太阳,但带给人的只有阵阵寒意。上午十时,江河呜咽、汽笛长鸣黑纱摇曳、哭声裂肺。国家在为新冠肺炎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悼念。这是国家在为那些一心只有自己私利,让武汉和国家蒙受巨大损失的污吏买单。                   女儿离开我58天了。我现在才知道什么是度曰如年、心如刀绞、痛不欲生。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不是因为自己还要为女儿讨回公道,我怕一天也坚持不了。一些事情让我觉得奇怪,女儿七七的时候,我写了一篇祭文。竟然有政府的人要我不要再这样在微博发了。难道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诉求告诉大家都不行吗。我在之前也告诉了你们,可无人问津,你们还要有冤屈的老百姓有活路吗。你们如果做的对,你们怕什么!

4月7日,楊敏女士在微博上寫了她向官方反映的經過:

今天应约到社区和街道的金书记谈申诉的事情。进社区气氛很好,几个桌子围成一个圈,街金书记首先表达了对我的慰问和同情,然后很亲民的问了我的诉求,同时对我的诉求内上容关于瞒报疫情表示了不同意见,特别强调了政府在12月31日已经在网上通告了疫情!和我对信息来源的不通畅表示不同的看法,这个信息让我大吃一惊,终于让我见识到了什么叫厚颜,什么叫老太太的嘴。至到我说出1月21日我们的周市长接受东方卫视的专访内容后,说一句大概听说过,哈哈哈!

楊敏女士於4月10日在微博上說:

昨天家人去汉口殡仪馆接女儿的骨灰到石门峰,准备安葬。家人安排侄女,侄女婿同去。因为女儿未婚,属于夭折,长辈是不能参加接她和安葬事宜。我在家,看着她的像片,这大个人,转眼之间变成一把灰,还要同龄的姐姐去接她。窗外绿荫连绵,网上晒年轻人的各种作,各种美食,现在都与她无关。曾经几时她也是其中一色,笑闹跳脫。妈妈,半秋山出烤肉了!我们去吃小糖人吧!妈妈看我买的衬衣,妈妈烧虾子我吃吧!妈帮我把快递拿回来,妈我帮你买了最新的小黑炭的手机套。妈你真抠,妈记得喝水、妈我帮爸爸下了手机铃声!还有病中看我的眼神儿,女儿呀,我要怎样坚强才能承受这一切。这一切本来是可以避免的,我该向谁去说,去讨公道!还我女儿

5月4日,面對微博網友的冷嘲熱諷,楊敏女士在微博回應說:

昨天看了回复,也回了几个,确实感到心累,也感到义和贼的无知和愚昧,我就这些做个统一回复。   

一:做为公民我有权住在这里,同时有权申诉,在这个国家警察没有逮捕我,和定罪之前,我是没有犯罪的!请标注自己爱国的尊重你爱的国家的法律,同时也尊重自己的智商!你不是法官。               

二:我所有公布的数据都是国家公布的,经过官方认可,巜统计法》也是国家发表的。你们既然爱国,为什么不想让这个国家有法制,依照你们的想当然想所谓的失误!小学生都知道的有困难找警察,在你们眼里法律就是摆设,还有,行政是代表不了法律的,犯罪不是下台能了事。杀一人都要判无期,何况几千条人命!你们这些爱国人士是否能认同?。                                                                

三:不要仇视他人或者国家,在这个地球上人应该是共存的,别人的伤痛不是你们嘲笑别人的理由!别人做的好坏也不是你做的好的尺子!技术的不同,采用方式和价值观也不一样,请不要用阿Q的眼光看问题!。                                                        

四:说我台湾人也好,美国特务也好。最起码在你们认知面前是认为这些地方是有想法的人该去的地方,在这里告诉你们一个事实,千正万确的,几乎百分之六十的官员子女在国外,官员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为了让子女们打入敌人内部?他们不应该比你们更爱国吗?。                                          

五:所谓的疫情面前需要时间应对,了解,可是不能瞒着民众。早在12月都知道,而且死亡人数有百例。为什么有训诫,为什么有辟谣,为什么通知他国,为什么有万家宴,还有两会,这个病毒传播速度是多少,你们知道吗?是倍数!多一人染上就会成倍的人倒霉,早三个星期就不会如些惨烈!死亡这么多的人难道不该反思,不该追责吗?给外部势力递刀子,这个刀子是我制造的吗?造这个刀子的人才是罪人,你们这些爱国贼不去追究造成这一切的人,反倒找受害人撕扯,是因为受害群体没有权势,你们可以欺负对吗?你们的爱国就是禁止一切跟你们不同的声音,家里人枉死不许说,不许哭,不许写!还要感谢凶手的恩赐

5月10日,母親節,楊敏女士在微博哭訴:

今天母亲节,睁眼时眼泪已经浸湿枕头,女儿,没有你的母亲节妈妈还给谁当母亲,妈妈的思念和泪水你能感受到吗?你在那边也在想妈妈吗?病中你说作梦梦里没有妈妈,你到处找。现在在那边梦中一定有妈妈,因为妈妈天天在想你! ​​​​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