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微信利用國際用戶優化審查機制

總部位於布魯塞爾的公民實驗室(CitizenLab)研究發現,微信在未事先聲明的情況下,對非中國註冊的用戶進行監控,並分析政治敏感內容,用以訓練和優化微信在中國的通訊政治審查系統。

微信是中國最受歡迎的社交媒體平台。微信也在努力實現國際化,在全球範圍內吸引用戶。和其他在中國運營的互聯網平台一樣,微信也會封禁被中國當局禁止的內容。此前公民實驗室的研究表明,微信在試圖在中國的政府紅線內和吸引國際用戶的過程中必須保持平衡。微信對註冊在中國大陸手機號的用戶實施審查制度。這種審查措施是在不通知用戶的情況下進行的,而且是動態更新的,通常是根據時事的變化而動態更新。

在這份報告中,我們表明,非中國註冊賬號在共享的文件和圖片都會受到內容監控,並被用於建立微信用於審查中國註冊賬號的數據庫。 ,我們發現,該公司對內容監控功能沒有提供明確的參考和解釋,因此,在沒有進行自己的技術實驗的情況下,用戶無法判斷是否以及為什麼要進行內容監控。因此,非中國籍用戶通過微信 發送敏感內容,可能在不知不覺中助長了中國的政治審查。

我們的實驗表明,內容監控既適用於中國註冊的賬戶,也適用於非中國註冊的賬戶。非中國註冊賬號的用戶之間的內容監控在功能上是無法被檢測到的,除非這些用戶自己進行溝通驗證,以檢測他們分享的文件或圖片是否已經被審查和哈希標記。換句話說,如果文件或圖像經過哈希標記,但文件本身並沒有 被審查,那麼就不可能知道有任何文件被分析和哈希標記了,如果有的話,也不可能用我們進行的實驗來分析和哈希標記,是否存在潛在的審查活動。

雖然有一套系統對非中國註冊賬戶之間傳輸的文件和圖像進行監控和生成哈希值,以處理引起中國社會或政治關注的內容,但我們的研究並沒有證明對非中國註冊賬戶之間的通信進行審查制度的同等應用。說白了,我們沒有看到非中國註冊賬號之間對中國註冊賬號之間的材料進行審查。甚至如此,我們還是通過進行橫向渠道實驗,而不是非中國註冊賬號之間傳播的此類材料是否存在內容監控。

此外,實驗表明,非中國註冊賬號在與其他國際用戶進行完全溝通時,無法刪除他們所發送的敏感內容的哈希值,這也是召回內容的替代。因此,雖然在用戶看來,他們可以召回他們的通信內容,但至少至少一些與這些通信相關的元數據-某些敏感文件的哈希值-與回撤系統脫離了關係。根據我們的技術發現,目前還不清楚這樣的散列寄存器是否會與個人賬戶相關聯。儘管如此,這些哈希值將被用作重建微信的審查系統。

最後,我們在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期間的多天進行的實驗一致顯示,在非微信註冊用戶中發送的文件和圖片的內容監控。然而,我們的數據無法回答非中國註冊用戶的文件被這種監視多久了,我們也無法區別這種監視行為是最近添加的還是長期存在的行為。雖然在每一天的測試中都有這種監視行為,但我們不能說明這種監視行為是否在未測試的日子裡都一致適用。

我們發現,首先,微信在用戶權利條款聲明中,在中國和國際聲明文件中都沒有向用戶明確說明,非中國賬戶的內容可以被監聽,從而產生的哈希值被用作審查中國註冊賬戶的內容。 二,我們認為國際權利聲明文件本來可以聲明允許對國際用戶的通信內容進行監控,但該公司沒有回答這些問題。 第三,我們發現尚不清楚可以在什麼基礎上與微信中國共享國際用戶通信的哈希值,並且該公司未回答這些問題。

騰訊受《個人信息保護和電子文件法》(PIPEDA)的約束,是因為它與加拿大居民有業務往來,因此與加拿大有著廣泛的商業聯繫,並且該公司的某些數據中心位於加拿大。 PIPEDA原則4.9概述了加拿大人的使用權和更正權; 加拿大人有權“被告知其個人信息的存在,使用和披露,並有權使用該信息。” 個人可能必須證明自己的身份,以便公司可以檢索其信息。 組織必須在30天內向請求者提供一些答复,並且(作為該答复的一部分)可能會通知請求者公司正在利用自己的另外30天時間來準備答复。 訪問應以最低或零成本提供。總體而言,雖然我們發現員工使用有限的數據導出工具可以快速幫助我們使用,但員工不會回答有關導出工具中未包含的數據的問題,包括如何對圖像進行哈希處理,或者是否與微信中國共享了此類哈希。

這份報告通過技術實驗,揭示完全在非中國註冊賬號之間進行的微信通信是受到內容監控的。報告發現,完全在非中國註冊賬號之間傳輸的文件和圖片被分析為中國 政治敏感性。經分析,被認為具有政治敏感性的文件被替換為無形中訓練和生成微信的中國政治審查系統。 研究發現,在微信向用戶提供的信息中,沒有一條能解釋這種監控的理由,也沒有 一條能解釋微信國際向微信中國傳輸內容哈希的理由。

騰訊公司一直沒有向國際用戶解釋其通信內容如何被用於中國註冊的微信賬號的審查機關,而且該公司也沒有解釋,清除國際用戶的通信內容是否被監視,而這些監視與中國的敏感內容的 審查無關。換個角度看,我們在本報告中討論的內容監控和散列系統至少是更廣泛的審查系統的一部分,該系統已經全面針對中國註冊的賬號進行了部署。國際註冊賬戶之間的通訊 哈希的基礎設施已經存在。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