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為黑暗辯護的人:NMSLESE誕生記

“nmsl”是一部分小粉紅在出征泰國網站時所使用的著名髒話,即中文拼音“你媽死了”的首字母縮寫。當這些毫無理智且幼稚的髒話在推特、ins以及其他外網大肆出現後,泰國一些網友也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開始把這些人稱為nmslese。最終獲得眾多外網網友共鳴,

作者:重木 原文在國內網站上已遭和諧

近日在網上——不僅是諸如國內的微博,還包括國外的推特和ins——由中國飯圈內一部分粉絲(這類粉絲也被籠統地稱為“小粉紅”,所以我在這裡也籠統地使用這個稱謂。至於二者的區別,下文會提及。如果沒提及,那大概是我忘了)出征泰國所掀起。而至於此事的來龍去脈,也便是最近在國內大火的泰國耽美劇《假偶天成》中的一名男主角靚仔的現實生活中的女友轉發了一條關於此次新冠病毒可能來源於武漢的新聞,並加以評論;以及當靚仔評論其女友很漂亮,像個“中國女孩”時,女友回复說是像“台灣女孩”……

大概諸如此類的言論被一些小粉紅抓到,而立刻甩上“辱華”(在圈內,“辱華”被縮寫成rh;這些字母縮寫在很大程度上體現了這些小粉紅對國內網絡審查的敏感,以及由此進行的自我審查和閹割。然而這些卻未引起他們的任何不適或批評,不是很有意思?)的帽子。

於是粉絲——好像許多都是《假偶天成》的觀眾——開始翻牆到靚仔的推特和ins等社交媒體上(還包括泰國在微博上的大使館賬號、泰國國家旅遊局(旅遊局被罵,最後只能選擇關閉留言功能)等官方賬號,以及泰國明星賬號、字幕組和旅遊營銷號),要求其表明態度,並且令其女友道歉……整個原本無傷大雅的小事,最終在營銷號大V以及一些敏感和極端粉絲的忽悠下,立刻在“原則”、“愛國”和“辱華”等一系列大詞的界定下成為一件“國際大事”。

於是一方面使得粉絲們立刻表忠心,出現了我們常見的所謂“國家面前無偶像”、“原則問題不能退讓”等一系列未經反思而被奉為真理的偽原則;另一方面,大概是擔心受到小粉紅的批評,一些翻譯《假偶天成》的字幕組也紛紛宣布“國家面前堅持原則”,不再製作此劇,而進一步把此事往上提。

最後在兩者的共同作用下,一個國外明星的素人女友的幾句話,讓大半個粉紅圈興師動眾,感覺國家及其名譽已經到了岌岌可危之地,需要他們維護和出征。於是,小粉紅出征推特、ins等國外網站,沒想到的是,此次卻遭遇了最佛系、消極和心大的泰國網友。不僅未能侮辱到他們,反而自己被羞辱和諷刺的顏面掃地,最後賠了夫人又折兵的同時,也讓泰國網友造出一系列新詞,成為推特熱議話題榜首,從而讓全世界都知道中國的這樣一批小粉紅,及其行事手段。

這一番操作對這幾年小粉紅所謂的“亮劍”和“出征”如果有了解的便會發現,都十分相似,即把某個原本可商可量、以辯論和理智來解決的問題,迅速上升到民族和國家層面,然後在各種所謂“原則”和“愛國”這些看似絕對正確和正義的雞毛令牌保護下,出征其他地區或國家的網絡媒體。

至於他們所使用的手段,則大都非正常的討論,而往往屬於一種罵戰或是你死我活的網絡戰。在此次出征泰國網絡時,一大批小粉紅繼續使用這一戰術,結果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就如許多泰國網友所製作的圖片,小粉紅往往難以拿出完整的論辯依據或過程,或是對自己的觀點進行理性的陳述,以及對他人用來反駁的觀點的無能為力,最後就只能通過各種“國罵”。一方面來掩蓋自己無論在知識、思考和理性上的缺陷,另一方面不願意接納別人的意見、指出的錯誤。於是“國罵”成了最後的武器和遮羞布,只是沒想到最終卻被泰國網友抓到,於是便出現了昨天在推特上熱度第一的“nmsl”以及由此衍生的一系列新詞彙: nmslese、nmsland與nmslism等。

“nmsl”是一部分小粉紅在出征泰國網站時所使用的著名髒話,即中文拼音“你媽死了”的首字母縮寫。當這些毫無理智且幼稚的髒話在推特、ins以及其他外網大肆出現後,泰國一些網友也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開始把這些人稱為nmslese。最終獲得眾多外網網友共鳴,而被推上熱度第一,urban dictionary也收錄了“NMSL”這一新詞。自此,在小粉紅們的努力下,這個既帶著羞辱又夾雜著惡搞的nmslese成為外網對中國的另一個認識。

許多人或許難以理解,為什麼一開始僅僅只是個泰國明星的素人女友的“辱華”言論會引起如此大的風波。在我看來,除了上面我們說的小粉紅在此事上的敏感和聳人聽聞之外,還與這個群體自身所存在的種種問題和局限有關。

對於組成小粉紅的主要成員,他們所能擁有的對於一件事情的判斷往往一方面受制於在網絡中把握著話語權的各種營銷號大V(此次《假偶天成》事件最終掀起的便是各種娛記大V營銷號,所以也使得一些網友懷疑這背後是否有一隻“看不見的手”;以及一些網友也指出,可能是《假偶天成》在國內的爆火,擋了一些公司或人的路,因此出手挖坑。當然,這些看法大都是猜測,暫時也沒有具體證據);另一方面,他們也受制於自身的學識、思考和反思的能力以及對社會和世界的了解。

無論在飯圈還是一部分小粉紅,他們行事的邏輯中帶著強烈的非理性色彩,即很容易被“主流”意見影響,而在一些旗手的指揮下,立刻攻城略地,而期間似乎完全未經過自己審慎地思考和質疑。在前段時間的ao3事件中,也不正因為肖戰粉絲中的一兩個極端粉頭的引領,開啟了潘多拉之盒,鬧得不可收拾,最終不僅冒犯了眾多同人圈的朋友,也傷害了他們愛豆肖戰的形象和利益。

也正是從這裡,我們能夠看到小粉紅的這一缺點使其成為一把雙刃劍,像一股洪流可以被利用來摧毀一個目標,但也可能在此過程中形成反噬。此次出征泰國所導致的nmslese的出現,不正是如此嗎?

除此之外,因為缺乏反思的能力所導致的從眾心理,在缺乏寬容和對於自由、民主和言論自由等觀念的理解下,往往變得咄咄逼人。並且極有可能形成連坐、擴大化和嚴重化趨勢。此次《假偶天成》事件,原本只是個小事,一個外國明星的素人女友在網上發了幾則辱華的言論,如何可能造成當下興師動眾的局面?

正如一些文章所指出的,許多外國網友對中國的政治和社會了解十分有限,因此說話出錯或是有了侮辱也在所難免。難道我們國內的網友在討論其他國家或是外國人的時候,不會因為了解有限而可能冒犯或是羞辱了別人?這本是人之常情之事,但隨著小粉紅的上綱上線,抓住不放,而使得整個事情迅速成為沙塵暴,裹挾著所有人。

當我們觀察那些口口聲聲宣稱“國家面前無偶像”的粉絲時,他們似乎是出於一片愛國之心,但他們的行為、思路和手段最終產生的結果卻是對國家的抹黑和羞辱,並且還帶上了所有其他完全一臉懵逼、不知發生了什麼事的國人。

許多小粉紅似乎存在著某種孩子般的天真和幼稚,並且具有強烈的自我中心感,然後根據此來想像這個他們或許涉足有限的社會、國家和世界,以及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交往和辯論等。

當許多粉絲看到《假偶天成》的靚仔未能按照他們的要求發表道歉聲明時,他們就好像是傳統的“怨婦/臣”,感覺自己遭受了所愛、效忠之人的背叛,而徹底心碎的同時為了彌補這樣的羞恥,而又立刻轉向對其的仇恨。

這一心理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也十分常見。而導致這一心理的原因便是因為他們從一開始就錯誤地以自己的想像為中心,來想像他人,而最終當他們發現他人和自己所想像的不同時,不是修改和反思自己的一廂情願,反而是通過羞辱、謾罵和仇恨他人來彌補自己的所遭到的“背叛”。這本身或許就是一種不成熟的心理。

也正因此,我們才會看到當泰國網友以各種戲謔、惡搞和揶揄的手段來化解和揭露小粉紅們的幼稚、無知和驕縱時,小粉紅們卻在憤怒的同時,也感到被傷害,覺得“我為了愛國才做的一切”,難道有錯嗎?尤其當國內眾多網友也對其行為批評和不滿時,這樣的心理似乎更加強烈。於是,我們也由此再次看出這些小粉紅在心智和智識上的有限,甚至缺陷。

在此次小粉紅出征泰國的諸多手段裡,一個頗有意思的便是希望通過羞辱泰國政府和國王來讓泰國網友感受下自己的國家所遭到的羞辱。然而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泰國這些網友竟然如此“不愛國”,並且還鼓勵小粉紅們盡情且更大聲地批評他們的政府和國王。

這一結果或許是小粉紅始料未及的。以他們的想法或許難以理解泰國網友的這些行為的,因為在他們看來,為國“出征”是最高尚的愛國行為;而由此去攻擊那些羞辱國家的人不就是愛國者最正義的行動嗎?然而小粉紅這一套帶著強烈國家主義色彩的觀念,在泰國網民那裡遇挫,並且也可以算作學了一門課

通過諸多泰國網民的評論和反駁我們能夠看到,他們許多人對國家、政府和國王有著清晰的現代政治意識,往往不會混為一談,並且也深知民眾沒有義務或被要求去愛自己的政府和國王,因為政府是政府,民眾是民眾。對前者的批評或羞辱並非就是對後者的批評與羞辱,而作為一個公民,也有權利來批評它。這些原本屬於現代基本政治觀念的法則,在小粉紅那裡始終一無所見,他們所使用的依舊是“粉愛豆”的偶像崇拜模式。即把國家或政府(他們常常也沒有能力分清二者的差異)當作偶像,進行粉和崇拜。

也正是在這一觀念下,許多網友產生了“國家至上”的誤解,認為所有民眾都只能服務和聽命於它,而並非一個自主且擁有對其進行批評和反對的主體。這些言論和我們在初高中政治課本中所學到的“人民當家作主”的基本觀念截然相反,當法律和國家賦予我們主人的地位時,這些小粉紅卻甘願做著奴隸,豈不可笑又可驚!

南非偉大的曼德拉曾說“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護”。此次當出征泰國網絡的小粉紅發現眾多泰國網友竟然如此“不愛國”和他們的國王時,竟然還反過來教育起這些泰國網友,教他們該如何愛國忠君(因此,有國內網友諷刺作為共和國民眾的小粉紅竟然開始輸出保皇黨觀念);甚至有小粉紅通過泰國網警去舉報泰國網民那些“不愛國”的言論……這些行為,不正是曼德拉所說的那些適應了、習慣了黑暗的人,只知道為黑暗辯護嗎?不就是中國古老的成語“為虎作倀”的意思?而也正是這些小粉紅們這一反理性、反民主的觀念,才讓外網發明nmslese來嘲諷和羞辱他們

當一些對小粉紅行為感到羞恥和羞愧的網友到推特或ins表達自己理智且平和的觀點時,泰國網友也有好地指出,他們一直在區分Chinese和nmslese,而非如小粉紅般進行連坐和擴大化來牽連眾多的無辜者。當微博中人們搜索nmslese會發現,許多人對小粉紅這些極端行為所造成的污名感到憤怒與羞愧,並且也開始積極地參與與其他國家網友的交流,希望能洗刷小粉紅們所造的孽。

但即使如此,一些小粉紅依舊覺得自己無辜又冤枉,覺得自己一顆赤城的愛國之心怎麼最終會讓後者蒙受更多的污名?這種又當又立的心理再次揭露出他們反思能力的匱乏,以及只看見自己,而完全沒弄清楚這個世界和社會中還存在著無數可能與他們觀點不同的其他人。他們缺乏尊重、不了解寬容在現代民主社會和討論中的重要性,以及自我反思的能力,而只知道“我只要是愛國,那做的一切肯定都是對的。他們反駁我,都是不愛國”。或許也正是這樣的心理作用,會讓這些看起來如此“真誠”和“純潔”的小粉紅成為社會中最不可捉摸、可怕和極具破壞性的力量,威脅著最基本的社會和政治常識。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