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美國務院兩年前曾關注武漢病毒所和疾控中心的安全隱患

在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爆发的兩年前,美國大使館官員曾经多次訪問中國武漢市的病毒研究所,並通過內部電報向華盛頓發出兩份官方警告。这些电报稱,武汉病毒所正在研究蝙蝠的冠狀病毒,该研究属于高风险,且安全性措施不足。现在這些電報重新引起美國政府內部的关注。美国安全人员怀疑,武汉的实验室是否是病毒的源頭,儘管目前还沒有結論。

華盛頓郵報報導,2018年1月,美國駐北京大使館採取了不尋常的舉措,多次派美國科學外交官前往武漢病毒學研究所(WIV)。 該所在2015年成為中國首個達到國際生物研究安全最高水平的實驗室(被稱為BSL-4)。

美國官員在訪問期間了解到的情況令他們非常關注,以至於他們將兩份被列為敏感但不保密的外交電報發回華盛頓。

這兩封電報警告說,武漢病毒所實驗室在安全和管理方面存在缺陷,並建議給予更多的關注和幫助。其中第一封電報還警告說,實驗室在蝙蝠冠狀病毒及其可能在人類傳播方面的工作,有可能引發新的類似SARS的大流行病。

2018年1月19日的美國國務院電報稱,”在與武漢病毒所實驗室的科學家們交流時,美國代表團發現,新實驗室嚴重缺乏經過適當培訓的技術人員和調查人員,而這些是這個高危險實驗室的安全運行所必須的。”

美國國務院電報認為,美國應該給予武漢實驗室進一步的支持,主要是因為其對蝙蝠冠狀病毒的研究很重要,但也很危險。

該電報是由美國大使館環境、科學和衛生部門的兩名官員與武漢病毒所的中方科學家會面後起草的。 美國代表團由駐武漢總領事Jamison Fouss和大使館環境、科技和健康參贊Rick Switzer率領。

熟悉這些美國電報的人士說,這些電報是為了敲響警鐘,說明武漢病毒所實驗室存在嚴重的安全隱患,特別是關於蝙蝠冠狀病毒的工作。美國大使館官員呼籲美國對該實驗室給予更多的關注和支持,以幫助其解決問題。

美國國務院拒絕就此事和其他細節發表評論。

2018年3月27日,武漢病毒研究所用英文發布了關於美國官員最後一次訪問的消息。上週,武漢病毒研究所從其網站上刪除了這一聲明,儘管它仍然在互聯網上存檔。

美國國務院的電報指出,美方來訪者會見了該研究項目的負責人石正麗。石正麗多年來一直在發表與蝙蝠冠狀病毒相關的研究報告。 2017年11月,就在美國官員訪問之前,石正麗的團隊曾發表研究報告稱,他們從雲南一個山洞中採集的馬蹄蝠很可能來自2003年滋生SARS冠狀病毒的蝙蝠種群。

“最重要的是,”電報中說,”武漢病毒所的研究還表明,各種SARS樣冠狀病毒可以與ACE2—SARS-冠狀病毒的人類受體相互作用。這一發現強烈地顯示,來自蝙蝠的SARS樣冠狀病毒可以傳播給人類,導致SARS樣疾病。從公共衛生的角度來看,這使得繼續監測蝙蝠中的SARS樣冠狀病毒,並研究動物與人類之間的相互作用,對未來新出現的冠狀病毒爆發預測和預防至關重要。”

在過去兩個月裡,這些電報又開始在美國政府內部流傳,因為官員們在爭論實驗室是否可能是疫情的源頭,以及對美國的疫情應對和與中國的關係有什麼影響。

在特朗普政府內部,許多美國國家安全官員長期以來一直懷疑武漢病毒研究所或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實驗室是新型冠狀病毒爆發的源頭。一位美國政府高級官員說,這些電報又提供了一個證據,間接支持這次新冠疫情大流行是武漢實驗室洩漏事故所造成的結果。

武漢病毒所的中國研究人員當時正在接受美國德克薩斯大學(University of Texas)醫學分院加爾維斯頓國家實驗室(Galveston National Laboratory)和其他美國組織的援助,但中方要求提供額外的幫助。

武漢病毒所說,這項研究的目的是預測下一次類似SARS的大流行病可能出現的方式,從而防止下一次類似SARS的大流行。但即使在2015年,其他科學家也質疑石正麗的團隊是否冒了不必要的風險。 2014年10月,美國政府曾下令暫停資助任何使病毒更致命或更具有傳染性的”功能增益 “實驗研究 。

正如許多人指出的,目前沒有證據表明現在困擾世界的病毒是經過病毒生物工程化改造處理出來的;科學家們基本同意病毒來自動物。但這並不等同於說,它不可能是來自實驗室洩漏,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信息學院的研究科學家肖強(音)說,實驗室花了多年時間在動物身上測試蝙蝠冠狀病毒。

“這封電報告訴我們,長期以來,人們一直擔心,如果這個實驗室的研究沒有得到充分的保護,這些研究反而可能會對公眾健康造成威脅。”肖強說。

附近的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實驗室也有類似的擔憂,該實驗室的生物安全級別為2級,比武漢市病毒學研究所實驗室宣稱的4級標準要低得多,肖說。這一點很重要,因為中國政府仍然拒絕回答有關新型冠狀病毒的來源的基本問題,同時限制了任何一個實驗室是否參與其中的調查。

關注新冠病毒的起源,這不僅僅是為了指責。這對於了解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是如何開始的至關重要,因為這將告知我們如何預防下一次流行。中國政府必須透明化,回答關於武漢實驗室的問題,因為它們對我們科學認識病毒至關重要,肖強說。

肖強說,我們不知道新型冠狀病毒是否起源於武漢實驗室,但美國國務院電報指出了那裡的危險性,讓我們更有動力去新型冠狀病毒爆發源頭。

“我不認為這是個陰謀論。我認為這是一個需要調查和回答的合理問題,”他說。 “弄清楚這事究竟是如何產生的,是防止今後發生這種情況的關鍵知識。”

中國政府最初說,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來自於武漢的一個海鮮市場。這種已經受到了包括中國研究者在內的質疑。中國專家在1月發表在《柳葉刀》上的研究表明,12月1日確定的第一個已知患者與武漢海鮮市場沒有任何联系。此外,第一個大的病例群中超過三分之一的病例也與海鮮市場無關。而且,該市場上也沒有賣蝙蝠。

中國政府對病毒來源的相關信息進行了全面封鎖。1月11日“擅自”公佈新型冠狀病毒基因組的上海實驗室很快被有關部門要求 “整改”關閉。 早期報導過這起傳播的醫生和記者中,有幾位醫生和記者都已經消失了。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