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陳虎:大裂變,這次“他們”真要與中國脫鉤了!

陳虎日前撰文,他認為:現在中國即便重新想再來韜光養晦,大門也基本關上了。無論主動還是被動,無論抗爭還是化解,無論願意還是不願意,無論有準備還是沒準備,大麻煩很快會找上門來。

堅守改革開放和保持良好國際關係,應該是中國生存和發展的基本國策,過去,我也特別就中美關係等寫過多篇文章,因為,中美關係是核心中的核心。

但無可奈何花落去,在中美關係惡化的背景下,冠狀病毒的潘多拉盒子突然打開,更糟糕的局面提前到來,世界原有運行秩序和穩定結構出現大裂變,而其中更核心的主線之一是:這次,“他們”真得會全面與中國脫鉤了。至於“他們”是誰,請繼續往下看。

這會是另種世界大戰,但並不會演變為大範圍熱戰,最多是重要節點的局面熱戰。即便是中國應對,歷史上觀察,即便有戰,也主要是內戰,而無法全面外戰,而即便是美國應對,也絕不會與中國進行一場全面熱戰,只會是短平快的高地制服戰。

全球化被肢解,聯合國可能名存實亡,國際衛生組織或許解散,WTO基本歇菜。

    現在,即便重新想再來韜光養晦,大門也基本關上了。無論主動還是被動,無論抗爭還是化解,無論願意還是不願意,無論有準備還是沒準備,大麻煩很快會找上門來。除非有特殊變化出現。

    而“脫中”引發的中國自衛,這時候才能看清到底有那些國家會為中國站隊,而不論什麼原因導致重新閉關鎖國,一旦失去外部世界營養供給,國力和國人的真正成色會面臨終極考驗。過去的“厲害了我的國“不算數,現在的“厲害了我的國”才算數。

    不想就此再行的長篇大論,也不想過多講為什麼,有些災難的降臨當然是有因果的,有些災難也是必須要承受的,因為災難本身是我們自己造成的。

一,他們是那些國家?

    他們,是以美國為首的歐美日等發達國家聯盟,包括美國、歐洲大部分國家、日本、澳大利亞、新西蘭、加拿大、韓國、印度、巴西、沙特阿拉伯等等。

    在過去若干年中,美國和歐洲關係一度出現游離狀態,儘管軍事上北約組織仍然保持了一體化,歐洲曾經努力打造一個在政治和經濟上獨立的歐盟。但這次冠狀病毒疫情加上英國脫歐,歐盟架構無論在形式上和內涵上,事實上受到很大的肢解。在這樣背景下,又基於趨同價值觀和製度鏈接的報團取暖,歐盟的主要國家會更加站隊美國一邊。

    還有另一部分國家,比如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度尼西亞等,雖然不單是以政治制度站隊,與中國的經濟依存度比較密切,但也會在重大選擇上偏向於美國。

    俄羅斯無論從歷史還是現實考量,都不會是中國的堅定盟友,在骨子裡是排華的。在危難關頭,就此必須有清醒認識,不能有絲毫僥倖。俄羅斯對中國的歷史傷害就不贅言了,現實觀察是,這次冠狀病毒疫情防控對中國人強橫不友好可以窺見一斑。而伊朗,也是靠不住的。

二,“脫中”和“排華”是一碼事嗎?

    “脫中”概念:主要是指美國極其盟國與中國進行大尺度的政治經濟脫鉤。不僅撤離中國不玩了,並在貿易、科技、金融、教育、網絡、軍事乃至太空上對中國形成系列封鎖和對抗,而在他們的國內,會對與中國政府關聯密切的人和資產進行反滲透清理。不就範的話,必然演變為不同製度和不同價值觀的全面硬衝突。

    “脫中”的步驟上,先是和中國最大限度的進行全面切割,同時,打破原有國際組織束縛,建立新聯盟和朋友圈,在夯實自身安全情況下和中國進行對應清算。有些站隊美國的國家,“脫中”不會那麼徹底,但一旦格局劃定和朋友圈對號入座,“親中”空間也是比較狹小的。

    除中國本土14億人口,散居於世界各地華人有大幾千萬。華人和中國人,國際認知是有一定區別的,“脫中”和“排華”不是一個等同概念。也不會形成不問青紅皂白的所謂排華潮。

    海外華人相當部分已加入外國籍,是對應國家公民一部分,大多數情況下,遵紀守法的華人不會受到打壓和歧視,但“脫中”會累及對華人的重新審視,形成一定軟傷害。即便“脫中”過程中會出現種族歧視的死灰復燃,但“脫中”本源基與種族歧視沒有太大關係。

    就此,對應的各種口炮式陰謀論或更加的甚囂塵上。 “他們”沒有“脫中”而“友中”時,有些人就各種招數非要逼出“脫中”來。再就是,非政治站隊基於防控冠狀病毒對應的閉關鎖國,也與“脫中”站隊關係不大。陰謀論擁泵者會藉此順水推舟,“他們”果然這樣吧。

三、冠狀病毒甩國為何不可承受之重?

    冠狀病毒導致世界範圍生命和財產損失會是史無前例的,不單是直接的死亡人數,也要考量它對人類精神傷害以及過往生活方式的大破壞,橫掃200個國家和地區,被沉重打擊的,也不只是抽象的國家或政府,更是直接對民間社會一次系統性的大摧毀。

    圍繞冠狀病毒來源最終正面激烈對決無法避免,將成為今後國際局勢的最重要的變量要素之一。因為傷害太深,已經產生了政府和民間上上下下連鎖發酵和強烈怨恨,這個鍋大到那個國家都背負不起來,但最終總是要找到背負者的。

    現階段世界各國當務之急是控制疫情蔓延,系列追責還暫時沒形成大範圍一致行動,由於全球化造成一些資產和醫療資源中國化之投鼠忌器,“他們”還會短暫虛與委蛇,但各種跡象顯示巨大風暴正在醞釀之中,已有一些國家和組織及個人正式提出巨大賠償並發起追責。對應國家執政者也必須順應民意,為解脫責任也必須追根溯源。除非美國等國家被冠狀病毒徹底搞垮而自顧不暇。

    二戰後,隨著世界運行規則和秩序重新建立,歐美日等國家一直在和平穩定環境中生活,經濟不斷向上,科技日益發達,也沒有脫離宗教牽引。相對於政治家和精英階層,普羅大眾思想挺簡單,很多人其實對中國幾乎也不求甚解,但如果冠狀病毒和中國真的聯繫在一起,會徹底改變歐美日等國家政府到民間對中國認知態度,“他們”往往是一根筋,當然,這也與中國怎麼做也關係密切。

    中國是全球化最受益國家之一,中國政府更是較大推展了國際話語權,中國富裕階層也史無前例大量移民世界最發達國家。歐美日等國家同樣不同程度享受到了中國改革開放紅利,但幾十年紅利加起來,都抵不過這一次冠狀病毒派生的巨大損失。之前達成的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議執行,之前歐盟與中國經貿往來的討價還價,中國和伊朗之前盟約等等,一下子變次要了,只談經濟不談政治的國際合作就此止步。

    當務之急是盡快找到充分證據並公諸世界,與冠狀病毒來源及對應生化武器猜測進行全面切割,這個問題解決的如何,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中國今後國際境況如何。冠狀病毒防控上的援助世界,主要應該基於人道主義層面,我們本身沒有更大能力。一些劣質產品輸出反而引發了有些國家強烈抵觸的反作用。

四、全面撤僑是什麼信號?

    在冠狀病毒橫行世界的形勢下,撤僑本是政府職責的應有之舉。

    美國最近頻繁的要求本國公民回到美國本土,這是美國國務院230年曆史中第一次在世界範圍內開展跨如此地域規模和復雜程度的撤離,當然有些不尋常。很多人認為這是美國可能要發動戰爭,我則以為這是“脫中”的一部分,也是基于冠狀病毒愛護公民的態度表達。當然,也會包含防止擦槍走火帶來的對應危機。

    中國也準備接應大批量海外留學生和其它人員回到中國,光是中國海外留學生大約有百萬之眾,外匯流失的一個重要途徑。無論是父母呼喚還是自己覺得中國最安全,無論是生活不便打理或者是出於愛國,既然是中國人,撤回中國理所應當的,否則,就是我們自己在“脫中”和“排華” 。

    中國留學生也應該上這堂冠狀病毒課,或許比他們出去留學所有啟蒙還要大。很多中國留學生雖然人出國了,但思想上仍活在微信和抖音裡。既然愛國,就要義無反顧回中國,既然資本主義已經沒落,何必再去學習他們的“垃圾知識和落後技能”,留學的錢來支援自己祖國,言行一致最好證明。至於留學生這次回到中國,以後還能不能繼續出去完成剩餘學業,就要自己權衡了。

    在俄羅斯的中國人應該有上百萬之多,目前,以冠狀病毒防控名義,不是驅逐而近乎驅逐,導致大量中國人正在陸續開始返回中國。這俄羅斯有點讓人看不懂了,而愛國者也有點讓人看不懂了,如此嚴重的“排華”事件,為什麼不像反擊美國一樣的反擊俄羅斯呢?

    撤僑,有些是出於愛護,有些是出於無奈,有些是出於需要,有些是戰略,無須主觀解讀。

    冠狀病毒對中國之重創無法用簡單數據表達,一般性經濟評述已經無意義,不斷增加貨幣供應是真的,失業嚴重、物質短缺、物價上漲等等,會實實在在影響到普通人的生活。

    特別是這次最受衝擊重點是中國的一二線中心城市,不僅是全球化,以一二線城市為龍頭的中國城市化也正式結束了。此上,我在兩年前文章有過預判,但原本緩慢過程現在變急轉直下過程了,一二線城市賴以生存兩條國內外大血管被生生冠狀了。

    無限度推導物質慾望維繫統治和發展的模式正在全面破滅,無法自我糾錯,冠狀病毒強制性來個當頭棒喝。之前我就冠狀病毒給中國帶來的“六憂”有過論述,擔憂正在變成現實。

    社會群體分裂正愈演愈烈,內部平穩改良大門基本關閉,健康社會具備的常識啟蒙和法治倫理價值普及提前毀滅,冠狀病毒又導致很多人精神更加扭曲,在物質慾望的海市蜃樓突然消失下,內鬥升級互相傷害會促發複合災難,更應防止不惜耗幹所有資源將錯誤進行到底的極端情況。

    “他們”並不天然承擔拯救中國人的義務,目前國人狀態,也不敢解放出來去散發到全世界,不自救下誰都救不了。今後相當長一個時期,大部分國人只能是爭取活著,少部分中國人還能夠超越活著,就必須從制度層面重建國家和抑制人禍,走出重複付出慘烈代價和無法累積文明的沼澤灘,在自己國土上完成鳳凰涅槃,如果我們確實是鳳凰的話。

    真金不怕火煉,既然中國已經強大,應該不怕他們“脫中”吧,也無須再爭論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看看離開中國的他們怎麼抗擊冠狀病毒,看看離開中國的他們怎麼活下去!

    在過去十年文章裡,就一系列重大政治經濟問題我做過諸多超前預判,並且大部分被驗證,一方面讓我有成就感,另一方面,真心不希望發生的,它一一在發生,又讓我產生深深絕望感。或許,這就是中國宿命,有點想休息了,該如何就如何,就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