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不要使“中國法治的吹哨人”王全璋陷於家人分離的悲劇 ——709妻子致司法部、公安部的公開信

709律師王全璋將於4月5日刑滿釋放,當局欲繼續限制王全璋的自由,試圖以防疫為由將其帶至濟南隔離。 4月4日上午在獄方脅迫下王全璋打電話說服妻子李文足同意官方安排,欲前往監獄迎接的王全璋的姐姐也被國保阻截並與外界失聯。 3位709妻子致信司法部及公安部長。

傅部長、趙部長:
        我們是中國警察口中“舉世矚目大案”709案的家屬。自2015年7月9日,我們的家人被失踪,被酷刑,等到他們歸來時,已經是被折磨得面目全非。
        而這些人犯了什麼罪呢?這些人不過是做了中國法治的“吹哨人”。他們和武漢疫情的吹哨人,做的是同樣的事。
       提起武漢疫情吹哨人群體,哪一個中國人不是心存巨大的敬意和感激? !因為李文亮這些醫護們的“吹哨”,許多人倖免於武漢肺炎。因為李文亮這些醫護們的被訓誡,許多人失性命於武漢肺炎——包括李文亮醫生本人。李文亮一家,妻子失去了丈夫,孩子失去了父親。李醫生去世的那晚,群情激動,人心洶湧。數以萬計的人們曾懷疑李文亮醫生是被官方報復。
      如同醫生髮現病毒人傳人後會向社會示警,這些律師則是在與社會各階層密切接觸的工作中,發現“破壞法治”的病毒,向全社會示警。這些律師和醫生,出於對事實和科學的尊重,發出了示警,認真履行了自己的職業職責。
       
       這些醫生吹了哨,被訓誡,在疫情中有的失去了生命。
      這些律師吹了哨,也被“訓誡”——在“破壞法治”病毒的肆虐中,被失踪了,被判刑了。他們曾用職業生涯的代價辯護過的嫌疑人或許洗脫了罪名,但是他們自己被扣上了重罪,失去了工作,失去了人身自由。這其中,就有王全璋。
        傅部長,趙部長,寫到這裡,我們的心在滴血。想起被殘酷折磨的家人,悲從中來。
709這些人失踪後的幾年,當得知他們還活著,作為家屬的我們就鬆了一口氣,之後就盼望他們平安健康的回家。萬萬沒想到,王全璋與摯愛的妻兒,分離近五年。在武漢肺炎病毒肆虐的時期,王全璋刑滿獲釋卻不能回家,理由是需要隔離,但是這個去濟南隔離的理由太牽強! ! !王全璋的妻兒,都在北京生活,要隔離,回北京隔離是最合情合理的。王全璋不是湖北籍,完全符合回京條件。而且,在官方鼓勵各地紛紛復工的同時,按照北京、山東的相關規定,王全璋符合回京自行隔離的條件,是合法的,但官方卻設置障礙不讓他一家人團聚。
這是司法部要繼續“訓誡”這個法治的“吹哨人”嗎?要懲罰他嗎?要報復他嗎?
寫到這裡,我不禁疑惑:
武漢“訓誡”吹哨人的後果,還不足以成為泣血的教訓嗎?
武漢肺炎已經從“中國的災難”變為“世界的災難”了,為什麼不吸取教訓,對“法治吹哨人”王全璋手下留情,還給他本來就該有的自由的權利,別再乾涉他獲釋後的生活了!

在這個舉國哀悼的日子,我們哀悼的人中,就有吹哨人李文亮醫生。難道司法部和公安部,要一邊哀悼武漢肺炎吹哨人和因國之災難喪命的同胞,一邊又繼續迫害法治吹哨人和他的家人嗎?

停住吧!
請不要再使吹哨人陷入家人分離的悲劇中了!

此至 中華人民共和國 司法部
         中華人民共和國 公安部

709妻子 王峭嶺
                 原珊珊
                 劉二敏

於2020.4.4 中國.哀悼日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