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索羅斯:歐盟必須認識中國本來面目

慕尼黑—歐洲公眾和歐洲政商界領袖都沒有完全理解習近平的中國所帶來的威脅。習近平作為一位獨裁者,試圖利用尖端科技完全掌控中國社會,但歐洲人仍主要把中國視為重要商業夥伴。他們沒有認識到,自習近平成為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以來,其所建立的體制的指導原則與歐盟的立盟價值觀完全背道而馳。

原文英文鏈接

原文中文鏈接

英國則比歐盟本身還要急於接受習近平。而它自身也正在與歐盟分離。英首相約翰遜想盡可能與歐盟保持距離,建立一個不受歐盟監管約束的自由市場經濟。他不可能成功,因為歐盟準備採取反制措施阻止約翰遜政府想要的去監管化。但與此同時,英國將中國視為潛在夥伴,希望重塑前財政大臣喬治·奧斯本(George Osborne)在2010至2016年間所建立的合作夥伴關係。

帶有美國總統特朗普獨特個人印記的特朗普政府在管理對華關係方面表現要優秀得多。它制定了兩黨都支持的政策,宣布中國為戰略對手,將科技巨頭華為和其他幾家中國公司列入所謂的實體清單,禁止美國公司在不經政府允許的情況下與它們交易。
只有一人能打破這一規則而不受懲罰:特朗普本人。不幸的是,他正在這麼做。他將華為作為與習近平談判的籌碼。 2019年5月美國將華為列入實體清單後,商務部授予華為多次三個月寬限期,以免給華為的美國元件供應商造成不必要的困境。

華為是一家非常不同尋常的公司,從某些方面講,可以說獨一無二。它的創始人任正非在解放軍工程兵服役期間接受了技術教育,而解放軍也是他的第一批大客戶之一。 1987年華為成立前後,中國的所有技術到需要進口,任正非的目標是用本地研究人員逆向工程外國技術。他取得了遠超最初設想的成功。
1993年,華為發布了中國最強大的電話交換機。隨後,它獲得了解放軍的大單,建設第一個國家通訊網絡。後來,它又受益於1996年實行的培養本國通訊製造商的政府政策,該政策講外國競爭者排除在市場之外。 2005年,華為的出口規模已超過國內銷量。 2010年,華為進入《財富》雜誌全球500強公司名單。
 
習近平掌權後,華為失去了曾經擁有的自主權。和其他所有中國公司一樣,它必須遵守中共的指令。 2017年以前,這一點仍不過是潛規則;隨著2017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情報法的生效,這成為正式義務。
不久,華為員工便捲入了波蘭間諜醜聞,華為還受到其他幾宗間諜案的指控。但間諜不是歐洲最大的威脅。讓歐洲最重要的基礎設施依賴中國技術意味著對勒索和破壞敞開大門。

在我看來,很顯然習近平的中國是對歐盟立盟價值觀的威脅。顯然,不論是歐盟成員國,還是其產業界領袖(特別是德國),都沒有清楚認識到這一點。

歐盟面臨著巨大的挑戰:沉默的親歐大多數發出了聲音,說他們的主要關注點是氣候變化,但成員國在預算問題上互相扯皮,更關注取悅習近平而不是維持跨大西洋關係。

美國和歐盟,或歐盟自身,不應該糾結於華為主導5G市場這一輸掉的戰鬥,而應該聯合作講愛立信和諾基亞建設成有力競爭者。

習近平將在9月萊比錫中歐峰會商會見27個歐盟成員國國家和政府首腦。歐洲人必須明白,這講讓他獲得急需的政治勝利,除非他被問責或質疑在(特別是西藏、新疆和香港)人權方面的問題。

只有中國政治領導層能決定習近平的未來。他處置冠狀病毒疫情不力赤裸裸地表現在中國公眾眼前,政治局必定也已認識到這一點。歐盟不應該明知故犯助力他的政治生存。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