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歷史學者章立凡:一言堂製造執政危機 

隨着大陸疫情在數字上的消退,最高領導人巡幸新冠肺炎發源地——武漢。姍姍來遲的親自現身,將此前標榜的「兩個親自」(親自指揮、親自部署)變成了三個。按照中共「壞事變好事」的傳統,「收割勝利的季節」正在到來。

点击原文链接:刊于2020年3月14日《蘋菓日報》

與新加坡、日本的「佛系」防疫不同,領導人將疫情防控形容為「人民戰爭」,不斷重複「總體戰」、「阻擊戰」、「保衞戰」、「武漢勝則湖北勝,湖北勝則全國勝」……,出現頻次最高的字是「戰」和「勝」。爭強好勝的個性化語言,繼承了毛時代戰天鬥地的紅色基因。

「人民戰爭」也令人回憶起歷史上的「人海戰術」,一種以人員巨大傷亡換取戰爭優勢的戰術,在國共內戰和朝鮮戰爭中屢試不爽。此前坊間曾有「把小事拖成大事,再集中力量辦大事」的譏評,最近有位網民提供了另一種敍事:「世間本無『戰』,硬要拖延隱瞞成『戰』,再去打保衞戰。——庶民的死,如螻蟻。」近期高官屢屢以「戰時狀態」和「舉國體制」詮釋抗疫動員,彰顯了中共領導人的傳統癖好:毛時代利用朝鮮戰爭發動土改、鎮反、三反、五反、統購統銷,文革中的全國「軍管」,鄧時代的北京戒嚴和屠城,都是清除異己穩固權力的故技。疫情中利用大數據、網格化、人臉識別等科技手段,強化社會管控,是以往治術的升級版。

打擊「吹哨人」、欺瞞公眾導致了疫情失控和擴散。從2019年12月中旬出現人傳人,到地方政府12月底上報中央,互聯網存有記憶。領導人稱1月7日主持政治局常委會時,就對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從1月7日至20日的13天內,領導人有出訪緬甸、視察雲南、出席春節團拜並講話等各項活動,卻不見與疫情有關的任何訊息。23日武漢封城後,央視春晚照舊歌舞昇平。

中美領導人2月7日通電話時,美國總統被告知:新型冠狀病毒很可能在4月因高溫而死亡。這種預測與中國農曆節氣相契合,也符合中醫學對瘟疫規律的表述。儘管今年的兩會因擔心權貴精英交叉感染而推遲,領導人卻毅然冒險強推復工復產。利用這段時間差,一場以草民性命為成本、不惜一切代價保經濟的豪賭,在全國迅速展開。對沒有選票背書的政權而言,保經濟就是保政權。

播撒兩三個月的瘟疫種子,在全球百餘個國家連續開花。面對國際油價及股市暴跌,黨國喉舌難掩幸災樂禍心態,「中國引領全球化」的造勢又蠢蠢欲動。新華社轉守為攻,理直氣壯地大吼:「美國欠中國一個道歉,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瘟疫成了「人類命運共同體」「為全球治理提供中國方案」的新由頭,力圖將瘟疫的發源地和輸出國,包裝成全球抗疫的領導者,成為最新的大外宣套路。

舉國體制「毛」病依舊

與外宣配套的對內宣傳,卻欲速而不達。歌功頌德的《大國戰「疫」》一書,因輿論洶湧延遲出版;副總理孫春蘭視察武漢社區遭遇喊「假」;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強推「感恩教育」,招致體制內外同聲痛罵;湖北省委書記應勇急速補台,稱讚「武漢是英雄的城市,武漢人民是英雄的人民」,告誡武漢人「識大體、顧大局」。連番受挫的種種試水之舉,其實都是在為巡幸武漢黃土鋪路。

民意的抗爭,在武漢之行中達到高潮,熱點卻不在武漢。3月10日一早,《人物》雜誌對武漢醫生艾芬的訪談〈發哨子的人〉,上網遭遇秒刪,引發網民的反審查「狂歡」。自媒體轉貼不斷被刪,網友用倒排、側排、繁體字、英文等多種版本持續接力,更變換甲骨文、顏文字、摩斯密碼、火星文、盲文等50餘種方式,對抗官方審查。這場輿論風暴的背景,是對人禍的問責,一些官方媒體、官員和紅二代,眼見體制大船被帶進危險海域,也以不同方式加入了問責的行列。試圖抹去全體正常人新鮮慘痛的記憶,在互聯網時代是一種無用功。

兩個多月來,從中央到地方,上上下下展開了多方位的「甩鍋大戰」。近期召開的17萬人電視電話會議,在中共黨史上規模空前。台上僅見一人講話,稱「實踐證明,黨中央對疫情形勢的判斷是準確的,各項工作部署是及時的,採取的舉措是有力有效的。」回顧1962年的「七千人大會」,黨內幹部群起問責大躍進、大饑荒的決策失誤,毛澤東被迫檢討:「凡是中央犯的錯誤,直接的由我負責,間接的我也有份,因為我是中央主席。」毛尚存自知之明,沒有要求中國人民向他感恩。相形之下,不着一句自我批評的17萬人大會,開成了名副其實的一言堂。

1957年,張奚若教授以「好大喜功,急功近利,鄙視既往,迷信將來」十六字,批評中共體制的四大傾向,令毛澤東耿耿於懷。63年過去,「毛」病依舊。一黨專政導致個人獨裁,歷史教訓深刻。舉國體制之弊,在於領導人一旦出錯,則全黨全國全局皆錯。一個無聲的黨國,才是中共執政以來最大的危機。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