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李文足:王全璋 傻了嗎?

下個月將獲釋的709律師王全璋,在武漢疫情爆發後一直毫無音訊,王全璋妻子李文足探視被阻。近日山東爆發監獄大規模爆發感染武漢肺炎病毒事件,令人擔憂王全璋處境,李文足多次致電臨沂監獄亦未獲准通話。 3月11日晚間,王全璋疑在監獄的監控下致電父母,並要求李文足不要在獲釋日前往臨沂迎接。

中共當局對獲釋709律師一直採取嚴密監控和軟禁措施,早前709律師江天勇獲釋後,一直被軟禁在河南父母家中。有數名國寶和地方僱傭的看守全天候監控。

王全璋是維權律師,早前曾代理信仰、土地維權等敏感案件遭當局報復,被稱為「709最後一人」,在被秘密羈押1200天後,2018年年12月被秘密庭審,2019年1月28日當局宣判王全璋有期徒刑四年半。當年4月被轉至山東臨沂監獄服刑。

以下為李文足公開事件全文

傻了嗎?

         昨晚,全秀姐告訴我:全璋下午給父母打電話了。
        我盼著王全璋3月份的電話能打給我,我還給監獄打了9次電話要求這件事,我的手機24小時開機,音量調到最大,結果還是這個結果,極度失望。
        可能跟以前的原因一樣:我的電話打不通!
        我是北京國保口中的“潑婦”;
        是老家巴東政府傳言的“賣國賊”;
        是共青團中央命名的“顏色革命者”!
        所以,臨沂監獄千方百計阻止全璋跟我聯繫,和他們一幫人保持一致了!
        不管怎麼說,總算有了全璋的消息!
        全秀姐生氣的說:以前全璋跟父母兩人都能說上幾句話,每次能聊天二十多分鐘。可是這次沒說幾句話就斷線了,才3分多鐘。全璋的父母守著電話等了半天,還以為全璋能再打過來!老人家也特別難過。
        父母告訴姐姐:全璋說疫情很嚴重,北京也很嚴重,讓文足不要去臨沂監獄接他了,搞不好一家人就回不了北京了。
        全璋在監獄裡,只能看新聞聯播,電視上都是正能量,壞消息只有臨沂監獄給的。
        全璋還說要先去濟南辦理身份證和銀行卡,辦完了再回北京。
        母親說:兒子啊,你得先回北京啊!回北京和文足泉泉在一起啊!
        母親沒說完,電話咔嚓就掛斷了。
        我明白了,監獄為了把王全璋弄到濟南,最早是威脅逼迫他還要在濟南被監管幾個月;在我公開投訴控告後,有幾個月不說去濟南了。現在,又欺騙他去濟南辦理身份證銀行卡!
        王全璋竟然相信了臨沂監獄的鬼話!說明全璋已經被他們迫害傻了!
        身份證已經全國聯網,而全璋的銀行卡也都是在北京開戶的。
        我和全璋結婚4年,全璋每次出差回來,都以最快的速度往家趕。全璋對老婆對兒子的疼愛,經常被朋友同事們笑談。 709之後被迫分別了4年9個月,王全璋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你們這些傷天害理殺人不見血的土匪, 你們給王全璋灌了多少藥啊,讓他變成任你們“擺佈”的木頭人?
        王全璋4月5日刑滿釋放,他就是自由了!絕不能再由你們限制他的行動!
        全璋回家倒計時24天!
                                       李文足
                             2020年3月12日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