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是「一哥」還是「磕藥騙子」?孫楊被國際體育仲裁法庭裁決:禁賽8年

週五(2月28日)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簡稱:CAS)就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訴國際泳聯反興奮劑小組和孫楊案塵埃落定,孫楊被禁賽八年。

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在裁決中表示,孫楊未能提供令人信服的理由說明,在他認為當時採集他的血樣不符合國際檢測和調查標準程序時,就銷毀了樣品收集容器。

仲裁法庭的此案仲裁小組認為,在提供了血液樣本後,在將完整樣本保留在檢測當局手中的同時,質疑檢測人員的認證資格是一回事;而在長時間的對話交流和對有關後果的警告之後,採取破壞樣品容器行動的方式,從而消除了在稍後階段測試樣品的任何機會,這是另一回事。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對上述仲裁表示歡迎。

因揭露中國體育興奮劑黑幕流亡德國的中國國家體育總局隊醫薛蔭嫻曾指出,中國將體育作為政治工程,不惜大規模廣泛的使用興奮劑奪取獎牌。薛蔭嫻之子楊偉東表示:孫楊及中國體育受罰罪有因得。

孫楊可以在30天之內上訴至瑞士聯邦仲裁法庭,進行最終裁決。

孫楊聲稱:這是不公平的,我是清白的。

此次孫楊第二次違反反興奮劑規則,這次他被處以禁賽8年的懲罰。

事件起源於2018年9月4日,3名藥檢人員到孫楊住處取樣檢查。其間與孫楊一方發生了衝突。孫楊是在接受取樣之後填寫相關報表時對一名藥檢人員的資質進行質疑,且在諮詢中國游泳管理機構官員及自己的律師之後拒絕簽署文件,並由保安人員用錘子砸碎樣本,不交予藥檢人員。

2018年11月19日,國際泳聯就此事在瑞士洛桑舉行聽證會,孫楊本人出席聽證會。

2019年1月3日,國際泳聯反興奮劑委員會作出裁決: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此次執行的檢查無效,藥檢人員採樣過程不符合正規程序,而孫楊則未違反任何反興奮劑條例。但其破壞採樣的行為不可取。

2019年3月12日,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就國際泳聯對孫楊興奮劑檢測的裁決,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訴。

2019年11月15日,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在瑞士蒙特勒舉行公開聽證會,審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對孫楊和國際泳聯的上訴。聽證會全程超過10個小時。

一個月之後,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宣布,因翻譯不准確、雙方需要再度提供筆錄等原因,原定1月初公佈的仲裁結果將推遲公佈。

北京時間2月28日,該案仲裁結果正式公佈,最終孫楊敗訴,被禁賽八年。

據悉孫楊第一次是在涉興奮劑醜聞是2014年5月,孫楊在全國游泳冠軍賽1500米賽后的藥檢中,尿液被測出呈陽性。 2014年11月,體育局反興奮劑中心在官網上公佈了當年第二、三季度的興奮劑檢測數據包含這一內容。根據世界反興奮劑條例“14.2.2”條細則,違規事件必須在20天之內公佈,並向WADA提交處罰決定。

2019世界游泳錦標賽正在韓國光州舉行,當地時間7月21日晚400米自由泳決賽后,獲得銀牌的霍頓拒絕登台領獎,也不願意與獲得冠軍的孫楊合影。霍頓曾在2016年里約奧運會上稱孫楊是「磕藥騙子」。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