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野渡:從李文亮的Twitter、微博看其從泛自由派到體制化

李文亮離世。民間有人將之稱為英雄,有人又批評他曾撐港警。更有人知道他就是平常的你我,在中共治下,慢慢消彌豐富的色彩和作為人該有自由感。廣州作家野渡日前撰文,他說李文亮不是英雄,但在極權主義這種利維坦怪物下,他已是從沉默的大多數的一員跨出了第一步。

李文亮在2009年就註冊了Twitter賬號,是中國最早的Twitter用戶之一,是在武漢大學讀碩士時加入的,並且一直有翻牆瀏覽,但基本上不發言,是俗稱的潛水者,只願了解真實信息,但規避風險,所以他是個普通人,不是民主鬥士,但也不是和趙國大部分民眾像豬一般活著。

在李文亮的Twitter關注169人中,是其關注的中國大陸唯一賬號是羅永浩,所以基本上可以判斷其是受羅永浩的影響而使用Twitter的。羅永浩在2006年創辦的牛博網號稱是中國自由知識分子的大本營,莫之許、艾未未、王小山、宋石男、梁文道、方舟子、韓寒、北風、茅于軾等人都是其上面的活躍用戶,吸引了大批網民瀏覽。無疑李文亮就是其中一個受到自由派言論影響的青年學生。

2008年底到2009年初,牛博網多次出現諸如零八憲章、民眾維權及時政批評等當局認定的所謂“敏感信息”。在2009年1月該網站被當局關閉前更是被稱為零八憲章的“主戰場”,這也是導致網站被封的最主要原因。

牛博網被關閉後,引發了大批中國自由派人士的不滿。以知識分子及文藝青年為主的豆瓣一度出現多個悼念牛博網的線上活動。相信李文亮肯定感受到此氛圍並深受影響,所以在2011年7月份李文亮發的第一條微博,就是為溫州動車事故中敢言的主持人王青雷說話,徵集簽名讓王青雷復職。在中國的政治光譜裡,他早期屬於典型泛自由派。

李文亮在Twitter 關注的除了美國前後兩任總統,還有CNN,BBC這些外媒,還關注了黃之鋒,也顯示他能並且願意接受自由真實的信息,有認知能力。

李文亮還關注了很多黃色成人帳號。在中國的語境裡,翻牆看愛情動作片代表了不認同黨國的價值觀,也是一種消極反抗的體現。因為官方是把道德標榜為共產黨的價值觀的,所以大陸的泛自由派經常公開號稱自己看愛情動作片,以此反對黨國的價值觀。

2011年7月李文亮大學畢業後成為醫生。在中國,醫院屬於體制裡的事業單位,在政治上有嚴格的限制,不能發表違背體制的言論。所以李文亮在網絡社交媒體空間不再有自由主義的論調,顯示了體制利益來收編、以高壓來分化知識分子的威懾力,李文亮無疑這時屬於此極權管控下沉默的大多數的一員。

因此,在2019年的黨國70年做護旗手還是表態支持香港警隊,雖然作為體制裡的一員,都要被強制分配任務作出這樣的公開表達,這不算是李文亮真實意思的體現,但也顯示了他完全被體制化,不敢違背體制的意思危害自己的前途。

但李文亮不是小粉紅,畢竟受到自由主義多年的影響,極權體制並未泯他最後的良知。所以即使在官僚體系的明令禁止下,仍善意提醒了同學、同僚,這是他人性的體現。

他真正的勇敢是在疫情爆發後,接受采訪時說出正常的社會不能只有一種聲音,向媒體披露了那份訓誡書,作為體制的一員,即使在疫情明朗化號,這個舉動還是需要勇氣的,這個訓誡書才在他去世後成為整個民族的恥辱,引發排山倒海的民憤,成為民眾要求”言論自由“的道具。

李文亮不是英雄,他只是被體制化後良知未泯的普通人,但在極權主義這種利維坦怪物下,他已是從沉默的大多數的一員跨出了第一步。這是我們需要為之讚許的。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19